当前位置:

从海棠市逃出来的男人/要你寡[穿书]+番外 作者:莲鹤夫人(上)

Ctrl+D 收藏本站

《从海棠市逃出来的男人/要你寡[穿书]》作者:莲鹤夫人

  文案

  【原名《从海棠市逃出来的男人》!】

  易真睁开眼,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身下是只在海棠文里见过的八百平米大床,头顶是光芒四射的意大利吊灯。他身上烫得似乎是发了高烧,脚上……哦,脚上还拴了个大金链子。

  什么情况?

  他还没反应过来,床前就嗡地出现了个男人的影像。

  “终于开口了。”

  苍白英俊的男人露出温和微笑,关切地端详易真:

  “我还以为,嫂子永远不会求我了呢。”

  -

  容鸿雪,海棠寡嫂文知名参与用户,资深冷酷无情小叔子,人生存在的意义唯有复仇二字。姓格狂放不羁,为人神经病,不将任何嫂子放在眼里。

  自从他当家做主之后,时时沉浸在成功复仇,自己是个带孝子的喜悦中。某天一时兴起,决定探望一下被他得手的,身娇体软的小嫂子——

  ——那天他后院起火,被苏醒的寡嫂一套连招,掏到吐血三升。

  普通的寡嫂:人格和人生只有一个能够保全,面对强势小叔子毫无还手之力,每天忍气吞声,以泪洗面。

  特殊的寡嫂:刺客大师,制毒王者,八百里开外一箭爆掉敌人的飞艇,生嚼活蝎而面不改色。

  普通的小叔子:恃强凌弱,禽兽不如,视世俗道德如草芥。

  特殊的小叔子:恃强凌弱,禽兽不如,视世俗道德如草芥,嫂……然后被嫂子抡起拳头一顿毒打。

  —————

  阅读指南:大改了主线,不土也不雷了,但还是爽文;

  星际背景,这次玩古风赛博;

  攻和受都挺不要脸的,都不是正常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真,容鸿雪 ┃ 配角:很多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要努力改变,这个黄书的世界!

  立意:建设精神文明,争做精神小伙。

 

 

第1章 

  易真面色木然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身体板得像具尸体。

  耳边的机械音还在喋喋不休。

  [……男主既然是个狼心狗肺之人,那么他看上自己的寡嫂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从这点上说,角色的行为逻辑倒不算太难理解。而从寡嫂的角度来看,这个角色的人物设定,就是姓格上软弱、缺乏决断……]

  易真有气无力:“大哥,别念了。”

  [……以及身体上容易出水。]那个声音固执地朗诵完了下一句,[他无力反抗强势的小叔子,身边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他,他只有用胴体!诱惑的胴体,在黑暗的人生中挣扎出一条路。此处突出的是他内心的背德感,以及负罪感。]

  抑扬顿挫,可谓抑扬顿挫。

  易真委实快要崩溃:“大哥!别念了,算我求你,好不?”

  那个电子音却不管他,硬是维持着毫无起伏的声线持续棒读,直到整段说完,才停下来,冷冰冰地说:[你好,玩家,我是你的指引系统,太阿。]

  “阿哥,”易真立刻改口,“我错了,行不?我刚才不该跟您老人家出言不逊,你放我回去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真的没空陪您在这玩什么高科技游戏……”

  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一觉睡醒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晚上起夜都得爬上半天的豪华大床上这种事的,易真也不例外。

  他慢慢坐起来,怀着一种做梦般的心态扫描四周,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身体,终于能够确定,这张陌生的脸不是自己的脸,这具陌生的身体,也不是自己的身体。

  “我还没睡醒。”易真掀开被子,想下去走一圈,“我还在梦里。”

  哗啦一声,他的脚腕突然一紧,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易真回头一看,只见他现在的脚腕细白纤长,上面还栓了一根亮闪闪的金链子,在光润柔软的锦被下一路蜿蜒,终点在床尾柱绕了一圈,上面还挂了一把同色小金锁。

  ……大金链子,小金锁。

  这都什么跟什么?囚禁、失忆、豪华大房间,五百年了,怎么还有这种烂俗到极点的开场方式,老天爷,我求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活在什么狗血小说里!

  面对此情此景,易真终于开始慌了,与此同时,他还听见了一个奇异的声音,吭都不打一下,就在他耳边开始徐徐朗诵什么世界剧情……

  易真遂重新坐回床上,声情并茂地问候了一番诡异声音的血脉双亲,还有它双亲的双亲。

  回想到这,易真忽然恍惚了一下。

  上有老,下有小……吗?奇了怪了,他以前是什么情况来着,为何一点也想不起关于过去的事情了?

  [我认为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太阿的语调没有一点起伏,[来到书中世界,就意味着忘却前尘,过往的一切再与你无关。凭一个普通人类的精神和灵魂,你也无法穿越世界之间的屏障,回到出生的故乡。]

  “书中世界,”易真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结合刚才听见的所谓故事梗概,他忍不住就开始揪上嘴唇的干燥死皮,“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在一本书里?这本书还是个黄书?”

  [我认为这很好。]太阿说,[你终于抓住了重点,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和你介绍的事情。]

  易真将信将疑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的面前正悬浮着一本书,封皮上赫然写着《欲闯情关:小叔放过我》这九个不堪入目的大字,易真皱着脸盯了一会,书页便徐徐翻开,字迹也随之一行行显现。

  太阿说:[也许把你这样的人,称为世界的入侵者会更加直观,但按照大多数人的意愿,更乐意称呼自己为玩家,或者穿书者。]

  易真犹豫地伸手,胡乱在书上翻了两页:“你是说,现在我成了穿书者,而你就是来指导我的?”

  [我认为这很正确。]

    • 上一页
    • 15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