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成仙+番外 作者:岁迟(上)(2)

Ctrl+D 收藏本站

  “笨死了!”

  他重新关上窗,又躺回床上发了会呆,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对,却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总归自己今天对于所有跟严绥有关的事情都感到了隐约的抗拒。

  明明只是一个梦罢了,况且梦里的一切都荒谬到了极点,师兄怎么可能会叛出师门?更不用说是为了区区一个小狐妖,就算是天塌了,这都绝对不会发生。

  那可是严绥,无极宗宗主的嫡传大弟子,外人或许不太清楚,但江绪心底可是明白得很。

  他绝不会是个耽于情爱的人。

  “说不定只是因为师兄此次历练去得太久,”他轻声咕哝着,试图宽慰自己,“雅师姐他们又成天胡说八道的,才会做这个梦。”

  江绪就这么继续发了会呆,等到天边微微泛亮,晨钟自远处传来时才磨磨蹭蹭地起身换了衣服出门,早春尚且寒冷,琼霄峰上的草木都还蔫耷着,连接着主峰的长锁桥上都结着层霜,他走了一半,锁桥忽地摇晃起来,有人在冷风中搭住他的肩,嗓音大咧咧回响在薄雾中:“江师弟,早啊!”

  眼角瞥见一角绯红袍子,招摇地朝着这边飘过来,江绪心想:这还真是巧了,昨晚才在梦里见过,今日又在这处见到了正主,还当真是稀罕事。

  “程师兄早,”他只好对着来人笑了笑,“你今日可是起晚了?平日里这个点可只有我会在此了。”

  “这不是春寒困倦,”程阎坦然地搭着他的肩往前走,“再说了,今日剑堂的师父可是简阳子长老,起早过去作甚!”

  那倒也是,简阳子是师尊的师叔,早就到了潜心修养的年纪,平日里最讨厌有弟子催他去剑堂教书,江绪几乎是被程阎扯着往前滑,忍不住反手拽住他,问道:“今日为何又是他?”

  明明简阳子长老是最讨厌来剑堂上课的。

  程阎却对他挑了挑眉,说:“不是吧?江师弟你竟还不知道大师兄今日会回来?其他长老们此时都等在无极殿中了。”

  他说完,也不等江绪回些什么,又长长噢了声,眼神在他身上梭巡了个来回:“我懂了,江师弟,你倒也不必如此……羞涩。”

  这都是哪跟哪!

  江绪一时语塞,只能对他不停摆手:“程师兄你误会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师兄今日回来。”

  明明前两天师尊说的还是一月后,怎会如此突兀地改了行程?

  他正思忖着,程阎的眼神却更加了然起来,他搭在江绪肩上的手拍了拍,安慰道:“没关系的师弟,我们都懂,都懂。”

  说完又嘿嘿地笑了两声,江绪张了张后,最后只能垂下眼,道:“你们哪里懂了,我都说了好多次,师兄就只是师兄而已。”

  程阎根本没把他的话当真,却还是哈哈笑着拍了拍他,权当做安慰:“知道了知道了,江师弟,你不要跟宗主学得那么死板,瞧瞧大师兄,他哪里会成天板着脸的!”

  江绪却好半天没说话,程阎放缓了脚步,优哉游哉地在他身边哼着不成调的曲,等快下了桥才听见江绪突然问道:“我平日里……真的一直板着脸?”

  “倒也不是,”程阎嘶了声,有些为难,“你除了上课的时候外,从来都不出琼霄峰半步,许是跟我们接触不深……对了,江师弟你拜入无极宗有多少年了?”

  江绪愣了愣,道:“我也记不太清,约莫是三百多年吧,怎的突然问这个?”

  他边说,边回想着这么些年在无极宗里都是怎么过的,似乎除了上课外,自己的生活里只剩下了师兄跟练功,也不知是不是那个梦的原因,他现在倒真觉得自己有些疏于交际了。

  这样可不太行,江绪不由得想,再这么下去,万一哪天真的死在外面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程阎长长地嘶了声,一阵牙疼:“你也真是待得住,三百年都在琼霄峰上,说吧,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

  江绪呆了呆,道:“没有,无极宗的一切都很好。”

  程阎便不怀好意地笑起来:“那你便是喜欢大师兄咯?”

  最后要问的还是这句话,江绪一时无语,只能果断地对他摇头:“不,我不喜欢师兄,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喜欢!”

  但程阎还是一副不信的样子,扯着江绪闷头往前走:“你自“m”“'f”“x”“y”%攉木各沃艹次拜入宗主门下后便一直被师兄带着,生出点什么情愫正常得很,再说了,无极宗又不是隔壁的无情宗,放心吧江师弟!我们都支持你们的!”

  “你们真的误会了,”江绪试图垂死挣扎,“我跟师兄真的没有任何私情,真的!”

  怪不得雅师姐他们会说程阎比狗都烦,一个大男人,怎么成天都在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他一边腹诽,一边试图将自己从程阎的魔爪中拯救出来,到最后气喘吁吁,只有那句“真的”四散传开,还带着回音。

  倒还真的得到了回应,温润的嗓音清凌凌地自远处传来:“什么真的?”

  江绪呆了呆,下意识循声望去,刚好瞧见了桥头立了道修长的身影,高鼻薄唇,着了身水青色长衫,神情温和地望过来,又笑了笑,对他招手:“江绪,你过来。”

  “嗳。”

  江绪本能地应了声,扒开程阎的手臂朝严绥奔去,露出个有些心虚的笑来。

  “师兄,你怎么在这?”

  岁迟

  鹦鹉是严绥送的

 

 

第2章 假纯良

  “哟,大师兄!”程阎大大咧咧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长老们都在无极殿中等你,怎的会跑来剑堂这边?”

  江绪的脚步微不可查地一顿,也是,明明此次历练事大,师兄本应第一时间跟长老们汇报此次心得,又为何来了剑堂?

  严绥可从来都不用到剑堂上课。

  但根本不容他细想,严绥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他身旁,敛着眼抬手替他理了理领子,道:“师弟方才是在说什么真的?”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