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年代文炮灰重生+番外 作者:辞辞曙天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池迟作天作地,娇气惯了,刚下乡就开始后悔,好不容易开放高考,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天却被人从山崖上推了下去,池迟只看到模糊背影和手腕上的疤就昏死了过去。

  一觉醒来,池迟发现自己回到了下乡的前一夜。

  刚下乡,被拖拉机颠了一路的池迟就看到来接他们的生产队小队长手背上缠着绷带,池迟睁大狗狗眼,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小心翼翼的观察小队长。

  程长夜,程家村生产大队第一小队队长,一身的腱子肉,老有村里的小姑娘偷看他,可他发现最近下乡的小知青也老是偷看他,下地也要抢着和自己分在一起。小知青细皮嫩肉的,一块地哼哧哼哧一下午也种不好,训两句就红了眼眶。一双狗狗眼望着你,让你想不心软都不行。

  ———————————————————————

  刚开始,程长夜:“你怎么天天都来偷看我。”

  小狗狗:“我没有,我不是,小狗狗的看怎么能算偷看呢。”(理不直气还壮)

  后来,程长夜浑身别扭把池迟堵住,:你怎么不来看我了

  1v1小甜饼

  内容标签: 种田文 重生 甜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作精要被糙汉攻宠宠宠

  立意:幸福要靠自己努力争取

 

 

第1章 重生

  还没下雪,天气已经开始冷起来了,就算没了树叶的遮挡,树林里还是暗的压抑。山上落叶枯木一地。人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

  池迟跺了跺脚,裹紧身上的衣服,把自己裹得像个圆圆的球,头上的呆毛一翘一翘的,弯腰捡地上的树枝都颤颤巍巍的,手指和鼻子被冻的通红。

  接连打了一串的喷嚏,”你也太娇气了,咱们这还没出来多久。”旁边的男人调笑到。

  “没办法,这天也太冷了。”池迟拧了拧鼻子,声音都变得有点哑,说话含含糊糊的。听起来就像是撒娇。“这么冷的天,就得呆在床上啊!”

  “今年都是你下乡的第三年了吧。”

  池迟点了点头,扶正帽子,唰的哈出一口白气,眼睛亮晶晶的,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一样。

  哪怕已经下乡三年了,池迟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下地干活过的样子,脸上还有婴儿肥,一双杏眼,左看看右看看,娇气的很,甚至于手上连个茧都没留下,今年也不过才20,像个一直被娇养着的小少爷。

  男人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日常的劳作已经让他的手指变得黑且粗,人人都喜欢池迟,不管是他做什么,所有人眼里池迟都要比他好得多。

  男人看着池迟的脸,捏紧了握在手里的树枝,眼里闪过一丝妒忌。

  “我听说,隔壁村的女知青刘琴上上周就收到录取通知书了。”

  “唉。”男人叹了口气,压下心中浓浓的不甘,瞄了一眼池迟接着说,“都今天了,通知书还没下来,看来我今年是没希望了。”

  看着池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偷瞄了他一眼,似乎是担心,又不敢说话的样子。

  惺惺作态,男人心里不屑,但不只是他,池迟的通知书也没下来,这是他唯一能平衡一下的地方了。

  长的好看又怎么样,所有人都喜欢又怎么样,他都通不过的高考,这样的小少爷,就更加不应该通过了。

  男人心里快意,面上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你别灰心啊,说不定一会儿咱们的通知书也到了。”池迟看着男人无精打采的表情,一双狗狗眼水汪汪的看着他,连忙安慰道。

  “没关系,你这么优秀,一定可以考上的,你别伤心啊。”少年脸急得通红。

  “今天咱们柴也捡的差不多了,回吧。”池迟原地蹦了两下,赶忙转换话题,走过来就要去拉男人的手。

  “那里就差不多了,你这才捡了半筐。”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天实在是太冷了,我捡不动了。”池迟拉着男人的手摇了摇,“这么冷的天,我们快走吧。”

  池迟围着男人不停的打转“走吧走吧,我们快走吧。”,就差长出一条尾巴来晃一晃了。

  “好啦,我们走吧。”

  池迟看着男人终于笑出来,这才放心的背起背篓高高兴兴的往回走。

  自己明明讨厌死他了他还感觉不出来,蠢货。男人幽深的目光盯着前边一蹦一跳的池迟满不在乎的样子。

  池迟捡起地上的一片带着孔的叶子,转过身,把叶子放到自己的眼睛上,兴冲冲的面对着男人。

  “快看,我捡到的这片叶子,他的孔是狗狗形状的啊。”

  “池迟!”听着山脚的声音,池迟猛地转身回头看,头上的呆毛像天线一样,瞬间支愣了起来,树林遮住了声音的方向,看不见人。

  “怎么了?”池迟边踮起脚,边朝着山下喊。

  “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快来拿。”

  池迟愣在原地,转身蹦到了男人身上:“我考上了,我真的考上了!”欢快的声音就快要突破天际。

  男人愣在原地,池迟还抱着他兴奋的跳了两下。

  怎么可能,他怎么配。

  “快来吧,这是咱们村最后一份通知书了。”

  男人咬咬牙,眼睛里闪现出一抹凶光。

  “我就知道,我一定能考上的。”池迟放下背篓,像只撒欢的小狗狗,急匆匆的朝山下跑。

  “我马上就下来啦!。”

  “啊”

  山上的坡比较陡,一直以来池迟都很小心的走,可他今天太兴奋了,刚跑了两步,一股大力突然从背后传来。

  天旋地转,池迟还来不及用手护着头,就直直的撞到了一颗大石头上,鲜血模糊了视线。

  “你这种人,你怎么配考上大学。”

    • 上一页
    • 17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