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书]+番外 作者:宴不知(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55章 

  本来说好了在水族馆前见面, 可刚出电梯,就看到了裴时屹。

  黎多阳眨下眼睛,径直走出电梯:“你什么时候来的?”

  裴老爷子的老宅到这里需要很远一段距离, 约好时间再过来,不可能这么早到……

  问完不等对方说话,又自己答道:“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就到楼下了吧?”

  那道视线几乎锁在了他身上, 默认了。

  黎多阳:“我要是不接,你可以再打, 我睡着了没注意。”

  裴时屹走到他肩侧:“没等多久。”

  和两年的时间比, 太短了。

  裴时屹的车离得不远,黎多阳被他领上了车,司机是个完全不认识的。

  黎多阳也没多想, 问:“张叔呢?”

  裴时屹指骨微支着下颌, 余光看他:“他跟着爷爷。”

  黎多阳没再多问, 其实从那天退婚他就隐隐看出裴家内部的一些问题,裴老爷子虽然依旧强势, 可和裴时屹出现冲突后, 并不再像之前那样能够单方面拍板控制。

  这么几年,裴时屹如果真的参与了公司一些重要过程,不可能没自己的亲信。

  何况裴老爷子现在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裴时屹只要聪明些,就知道如何利用这一点掌控整个裴家。

  开车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和张叔的慈祥不同,路上完全没说一句话。

  车里气氛沉闷, 黎多阳问:“你胳膊和腿上那些伤好了吗?”

  裴时屹似乎很愉悦, 低笑了声, 说:“擦破点儿皮而已。”

  黎多阳看他穿得是宽松的休闲服, 直接撩开他的袖子。

  对方僵住。

  黎多阳看了几眼道:“还有些淤青,你可以擦擦药酒活血化瘀。”

  裴时屹薄唇微抿,脱口而出:“我才用不上。”

  黎多阳一顿。

  有一瞬间差点儿以为旁边坐着的是十五岁时的裴时屹。

  过了会儿,裴时屹突然问他是什么药酒。

  黎多阳随口说了个奶奶平时念叨好用的牌子。

  裴时屹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让人去买那个药酒。

  黎多阳:“……”

  很快到了地方。

  裴时屹下车,特意到了另一边开门护着他下来。

  黎多阳有些不适应。

  其实从今天见面开始,黎多阳就清楚感受到裴时屹和前几天的不同,没那么异常了,从始至终都处于冷静的正常状况,甚至冷静到仿佛两人这两年之间都没分开过……

  海洋馆里的人很多,他们一进去就直奔水母馆。

  水母的种类繁多,但最受欢迎的都是些漂亮和体型大的水母。

  灯塔水母直径四五毫米,在巨大的墙面后显得十分微小,可仔细看,会发现它们非常可爱,外形也很精致。

  黎多阳入迷得看了一会儿,说:“中间红红的,像是把心脏用玻璃罩住了。”

  说完扭头,发现到裴时屹在看着自己。

  黎多阳问:“怎么了?你不觉得它们很可爱吗?”

  裴时屹面色微动,看向眼前的水母:“没有我们的好看。”

  黎多阳:“我们的?”

  “你又忘了,我们的水母宝宝。”

  如果不是听到这句话,黎多阳或许会一直以为那天收到的信息是裴时屹情绪不稳定时期乱发的。

  他凌乱地笑了下,问:“你说的水母宝宝是以前养的那些大西洋海刺?”

  裴时屹又看他一眼:“我只养过那些。”

  黎多阳定住,接着继续认真说他:“为什么是我们的宝宝?养它们的是你,如果当成孩子来养,也应该是你的宝宝,我只是有时间就去看看而已……”说着又觉得好笑,“如果真是我们的宝宝,那我完全不是一个好爸爸,一分钱不出,不喂养,典型的丧偶式父亲嘛!”

  裴时屹却猛地皱眉:“不是。”

  “……”

  黎多阳也不跟他辩论这个了,继续看水母,他说:“你那天为什么阻止我退婚?其实退婚只是退掉当初的娃娃亲,这件事不会影响我和你的关系,我不会走,也不会不理你了。”

  他声音有些低。

  周围人来人往,不多时,黎多阳耳边传来一句话:“为什么?你说到的我都做到了。”

  那声音微抖,掩藏不住的伤心。

  黎多阳看过去。

  裴时屹的眼圈不知何时红了几分:“你让我考上B大,我考上了,我一点儿都不想去B城,我想去你那里,但你让我考B大……”

  “裴时屹……”

  “我已经想好了,开学后,一有时间我就会去A国看你,毕业后我就去A国。”那张伤心的脸笑了笑,“没想到你会愿意回来,还好见到了。”

  黎多阳还想说话,跟前高大的身躯骤然俯下,牢牢抱住了他:“还有,我都计划好了,年龄一到就可以结婚,没剩几年了。”

  “……”

  黎多阳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疯了吗?!”

  说完嘴巴抿着,眼睛睁得微圆,和以前听到大消息时一模一样。

  好可爱。

  青年滞住,转而低笑一声:“今年生日的时候,他们让我许愿,我就许了三个愿望,阳阳,我只告诉你。”

  黎多阳直接懵了:怎么转的话题?而且重点是这个吗?

  裴时屹继续说:“一是去A国给你过十八岁生日,二是抱抱你,三是亲你一下。”说完,低头在他眼角吻了下。

  蜻蜓点水般。

  黎多阳呆呆站着。

  “阳阳,许愿真的有用,除了第一个,现在都实现了。”

  *

  黄昏时分,黎多阳回了小区。

    • 上一页
    • 9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