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养狼为患+番外 作者:青端(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人民教师陆清则一朝穿书,成了倒霉催的帝师。

  身边群狼环伺,要么倒戈权倾朝野的宰相,要么把少年皇帝栽培成一代千古明君。

  出于职业习惯,陆清则选择了后者。

  无人不敬畏将少帝一手养大的帝师陆清则,朝里朝外无数帝师拥趸,传闻陆清则面貌丑陋,所以总是戴着一副银面具,深居简出,鲜少露在人前。

  只有少年皇帝知道,那副面具之下,是怎样一张清艳绝尘的面容。

  在解决完麻烦后,陆清则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一手培养大的崽是个狼崽子,现在共同的敌人没有了,小皇帝开始动他身边的人,下一个要人头落地的就是他,走的是兔死狗烹的戏码。

  陆清则:不陪玩。

  陆清则潇洒地以假死脱身,换了个身份,无拘无束地游山玩水。

  却不知京中阴云密布,人人畏惧的暴君以手扶棺,望着棺中焦黑的尸体,枯红了一双眼,生生呕出口血。

  快快乐乐地逍遥自在几年,陆清则掐指一算应该安全些了,偷溜到京郊准备给老朋友烧烧纸,一抬头就撞上了双目发红的小皇帝。

  陆清则哽住了。

  -

  宫中盛传,陛下突然娶了位皇后,夜夜盛宠,据说是到郊外踏青之时,见那人长得容颜如玉,一见倾心,为色所迷,直接将人掳进了宫来。

  朝里朝外都对这个莫名其妙空降而来的皇后异常不满。

  从前的下属与对头们最看不起花瓶,见陛下对陆清则敬重爱戴的模样更是不忿:这人哪里比得上帝师一根毫毛!逮着陆清则就要冷嘲热讽一顿,言语中多有提及帝师,追忆无限。

  陆清则:……我以前在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

  许久之后。

  陆清则终于忍无可忍,闯进书房:你就不怕下地狱吗!

  宁倦垂下眼,微笑着:不怕。

  从三年前起,他就已经身处地狱。

  雍容淡定稳中带皮一步三喘美人受x呜呜呜老师我是你的军大衣微病娇占有欲旺盛狼崽攻

  大概是一个我以为我把狼教成了狗没想到他只是缩起爪子獠牙装作狗暴露了真面孔后我跑了又被逮回来最终狼自愿被我驯服同时他也驯服了我……的故事。

  攻第十五章 长大

  年下,狗血XP文,年龄差7岁,HE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清则(陆怀雪),宁倦(宁霁微) ┃ 配角:郑垚,陈小刀 ┃ 其它:令人感动的师生情

  一句话简介:病秧子vs狼崽子

  立意:爱不是掠夺

 

 

第一章 

  “公子,求你了,快醒醒吧!”

  耳边传来的一声声焦急呼唤叫醒了陆清则。

  他的意识飘飘忽忽的,想睁眼却睁不开,呼唤声越来越大声,直到脑中嗡地一下,灵魂好像猛地一沉,获得了身体的掌握权。

  陆清则勉力睁开眼,眼前却是张全然陌生的脸,肤色微黑,五官机灵讨喜,年岁不大,眼睛红得像个兔子。

  见到陆清则终于睁开眼,少年眼底迸发出喜色:“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

  他喉头一哽,眼眶顿时更红了。

  陆清则愣了愣,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屋内的环境。

  这是间布置古色古香、颇为清雅的屋子,身下是张拔步床,虽然十分软和,但显然并不是他小姨从泰国背回来的进口乳胶床垫。

  他想坐起来再看仔细点,身体却不怎么使得上力,反而因为意识的回笼,浑身上下都泛起了骨头发酸的密密匝匝的疼,冷汗顷刻间就下来了。

  少年吸着红通通的鼻子,眼眶里滚着泪:“您从被狱中救出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这些日子我天天守在您身边唤您,大夫说您今日若是再不醒,就再也……呸!不能说这种晦气话。”

  陆清则咬着牙才吞下痛吟,有气无力地掠他一眼。

  虽然他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小朋友你家公子恐怕是真没了。

  否则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兀自惊喜完了,猛地一拍脑袋:“我、我太高兴了,都忘了,公子您感觉怎么样?我这就去叫孙大夫来给您看看!”

  陆清则看他拔腿就跑,来不及叫一声,门就被打开了。

  一股凉到骨子里的冷风从门缝肩挤过来,他不慎吃了口风,喉间一痒,顿时咳得惊天动地,喉间泛起股尖锐的疼,隐有腥甜气息,几乎咳出了血沫。

  少年一个哆嗦,蹿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砰地关好门,慌忙跑过来扶他坐起来顺了气,看他终于不咳了,又去倒了杯水过来:“公子慢点喝,别呛着。”

  陆清则咳得头晕眼花,脑子里嗡嗡的,要死不活地就着少年喂水的动作喝了两口,温凉的水滑过喉头,方才舒服了点。

  少年看他脸色苍白如纸,密密垂下的眼睫都被冷汗濡湿,好生生的人成了个病骨支离的纸人儿,恨得咬牙切齿:“那群天杀的阉人,竟在狱中那般折磨公子,叫我说卫首辅只叫他们掉了脑袋太便宜了,就该千刀万剐……”

  阉人,卫首辅?

  陆清则眼皮一跳,突然反应过来,眼底涌过一丝震愕,张了张嘴,沙哑地吐出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现在是哪年了?”

  少年立刻咽下愤愤不平的话,小心回答:“您是去岁被关进去的,现在是建安二十五年,二月底。”

  陆清则眼前一黑,确定了。

  他穿成了昨天打学生那儿没收的小说里,一个同名同姓的角色。

  昨天晚自习,他从一个女学生那儿没收了这本小说,小姑娘连声求他千万别看。

  陆清则本来不打算看,反而被激起了好奇心,回到办公室就把书一目十行翻了一遍。

  这本书讲的出身世家望族的主角推翻暴君的故事。

  暴君年幼失怙,侥幸逃脱了阉党之乱后,又遭女干臣所挟,身边一个真心人也无,他忍辱负重长大,解决了大女干臣。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暴君对身边人毫无信任,残暴扭曲,鹰犬遍布朝野,大臣敢有违抗,当庭斩杀,满门抄家,对外又穷兵黩武,嗜杀成姓,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