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养狼为患+番外 作者:青端(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八章 

  暖阁里一番交谈后,原本还有点僵硬的气氛也缓解下来了。

  宁倦笑眯眯地给陆清则捏了会儿肩,小心翼翼地询问:“老师能不能留下来陪我用晚膳?”

  像只做错事了,怕咬到人的小狗似的。

  见他这副模样,陆清则心里也不好受,即使心里警告了自己很多遍“减少肢体接触”,也还是没忍住,伸手在宁倦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揉了下:“你最近怎么闻起来一股茶味儿?”

  宁倦乖乖地给摸,轻轻蹭了下他的手掌,眨眨眼:“老师是在夸我吗?”

  陆清则:“……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为夸奖。”

  宁倦暗暗眯了眯眼,从陆清则前后的语气里,隐约理解到了陆清则那个形容的意思,不以为然。

  出卖点脸皮就能让陆清则心软,不是很值得吗。

  陆清则收回手,忍不住又多看了眼宁倦,这么个俊美英挺的美少年,天潢贵胄,身份尊贵,撒娇卖乖起来却半点不含糊,也不知道将来哪位姑娘受得了。

  陆清则起身,离开暖阁时又回头多看了两眼,才跨了出去。

  宁倦跟条尾巴似的,陆清则上哪儿他就上哪儿,如影随形地跟出来。

  见俩人气氛和谐的样子,长顺欣慰地掏出小帕子擦了擦眼角。

  小金碗和大宅子保住了!

  陆清则觑见长顺的样子,有一丝好笑。

  最CAO心他俩关系如何的,好像就是长顺了吧。

  仔细想想,似乎是从江右一行后,他和宁倦就时常闹矛盾,也难怪长顺总是心惊胆战的,一副生怕他俩会打起来的样子。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宁倦在撩火,也不知是到了叛逆期,还是单纯的气姓大。

  亦或者是因为……其他。

  陆清则下意识地不愿再深思,钻到南书房里,借了纸笔,边在脑中回想今日在吏部看过的文书里错综复杂的关系,边慢慢写了份名单,递交给宁倦:“我只看了两年的京察记录,就发现了这些人的调任升降皆有问题。”

  听起来轻描淡写的,但两年的京察记录,涵盖的文书垒起来能顶到屋顶去,要分析里面庞杂的关系,看着不仅伤眼还伤脑。

  宁倦安静了一瞬,权力能捆住人,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将权力送到陆清则手上,最好是一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但他又不想陆清则劳心劳神。

  等解决卫鹤荣之后,他不会让陆清则再费神。

  宁倦按下翻涌的心绪,扫视了一番那张名单,沉吟片刻:“郑垚在提审张栋和鲁威,这份名单或许能派上更好的用场。”

  陆清则看他那副盘算着搞什么幺蛾子的表情,颇有种孩子又长大了的感觉,笑着抄起杯茶想喝,直到这会儿才发现脸上的面具忘摘了。

  往日都会黏糊糊凑过来给他把面具摘下来的宁倦却一直没动。

  是发现他若有若无的在拉远距离,不想有过多接触吗?

  这孩子一向敏感。

  陆清则长睫低盖,摩挲着茶盏,最后还是没解释出口。

  师生之间,保持这样的距离最好,宁倦既然也开始和拉远肢体距离了,想必也是想清楚了,不会再有什么误会。

  像中秋夜那样逾越过线的事,不能,也不会再发生了。

  等待晚膳送上来的时候,俩人又讨论了一番京城与漠北最近的局势,心底都有了底。

  等史大将军回京之时,京城必然会再掀起一番波澜。

  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搅合搅合这潭死水。

  陪着宁倦用完晚膳,看看时间,陆清则便准备告辞回府了。

  宁倦忍了忍,用力咬住舌尖,在淡淡的血腥气蔓延间,将挽留的话咬死话头。

  急什么。

  等真正大权得握那日,不仅大齐的江山,陆清则也会属于他。

  他尝着那丝血腥气,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笑容依旧未改,亲自送陆清则往外走,歪头问:“老师现在身居要职,不像从前深居简出,身边最好带上几个侍卫,不如带上我拨去你府中的侍卫?”

  这话也有道理,卫鹤荣目前处于被动地位,小皇帝已经成长起来了,他不可能和皇权硬碰硬,他手下那群卫党又的确都是一身骚,一抓一个准。

  现在陆清则和宁倦动不了他,但能不断削弱他的羽翼,这样的境况下,无论卫鹤荣还是卫党其余人,都有可能会在被逼急了的情况下暗下杀手。

  陆清则颔首:“放心,我会安排的。”

  尤五人高马大,太过明显。

  他想到了另一位更适合的,就是得看对方愿不愿意了。

  回到陆府,陆清则将宫里带来的糕点递给陈小刀:“林溪呢?”

  陈小刀最爱吃乾清宫小厨房做的桂花糕了,每次陆清则都给他带点回来,拿到桂花糕,陈小刀美滋滋地抱好:“在后院里练功呢。”

  陆清则乜他一眼:“你不是说要跟着林溪学武吗?”

  陈小刀的快乐戛然而止,脸色啪地垮下来:“公子,前些日子你在宫里不知道,林溪寅时末就把我叫起来扎马步!扎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啊!”

  陆清则闷闷笑:“还学吗?”

  “不学了不学了,”陈小刀脑袋摇得活像拨浪鼓,心有余悸,悻悻道,“再学下去命都得赔里面了。”

  陆清则乐了会儿,想起宁倦十来岁跟着郑垚学武时,比这要辛苦多了,白日里练半天武,剩余的时间便是听讲学习,几乎没带歇过。

  想到小时候又拧巴又可爱的小果果,他的笑意深了深,随着陈小刀踏入后院,就看到林溪在练枪。

  林溪精通许多武器,最擅长的便是用枪。

  陆清则和陈小刀坐在长廊下面围观了会儿,等他练完,齐齐鼓掌。

  林溪的脸一下就红了,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放下枪走过来,陈小刀跳起来往他嘴里塞了块桂花糕,得意地笑:“这是宫里最好吃的点心,往日公子带回来我都不分别人的,你尝尝!”

  林溪茫然地嚼了嚼,甜滋滋地,口齿留香。

  确实好吃。

    • 上一页
    • 148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