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渣攻他想洗心革面 作者:漱日风禾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宋星斐穿书了,穿成了与书里同名同姓的渣攻男配。

  原著中主角受被渣攻虐身虐心,宋星斐:拳头硬了!

  一朝穿成配角渣攻,按情节走向,日后还要被变本加厉地报复,宋星斐:我tm腿软了!

  反派渣攻如何自救求生?宋星斐开始兢兢业业地扮演暖心男配。

  受公司破产?

  宋星斐立刻签下股权转让书。

  受父亲入狱?

  宋星斐火速请来律师做无罪辩护。

  受被学校退学?

  宋星斐二话不说抄家伙冲进校长办公室。

  就连主角攻出现后,宋星斐也不遗余力地撮合牵线。

  看着小可怜受感动地红了眼眶,宋星斐心想:不用谢,我是红领巾。

  对方眼里猩红的怒火与欲望,宋星斐从来未曾察觉。

  直到被人捆住手脚,宋星斐才惊觉,哪有什么可怜小白兔,分明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

  这个世上有一种人,是天生的无良症患者。他们擅长伪装,扮演弱者,却无视规则,天生薄情。

  而江重渊恰好就是那种人。

  江重渊是攻

 

 

第01章 

  宽敞明亮的落地窗边,一束微微刺眼的日光照耀在宋星斐脸上,他的眼神充满了茫然。

  十分钟过去了,宋星斐依然在和眼前十几个戴着墨镜的保镖大眼瞪小眼。

  平凡如宋星斐,这辈子只在香港警匪片里见过这样的场景。

  就你妈很离谱。

  黑衣保镖们各个负手而立,身形直如旌旗,虽看不见面貌,但皆是一副俨乎其然的摸样。

  除了惨遭绑架,宋星斐实在想不到合理的解释。

  但他硬是想不起自己得罪过什么人,况且,他刚才明明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受患者家属的咨询。

  ·

  半个小时前。

  “卢梭说过: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枷锁之一,就是人有良心。”

  “哈佛大学知名临床精神病学专家曾经指出,无良症在人群之中的比例约占4%。无良症患者天生情感淡漠,擅长精神CAO控,完全没有同理心,也无法理解别人的痛苦。”

  宋星斐靠在办公室舒适的皮质座椅上,他的手指白皙修长,此刻正神情认真的握着钢笔,他微微一笑,问道:“我这样说,您能明白吗?”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微张着嘴巴,看起来似懂非懂,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是的,顿时泪腺喷发,从宋星斐面前的纸抽里拽出好几张纸巾。

  “宋医生,你的意思是我老公他在PUA我?可他结婚前不是这样子的,他那时候对我温柔体贴,连给我点奶茶都记得半糖去冰。”

  宋星斐平静地望着她,片刻过后,他带着职业笑容温和的说道:“秦小姐,无良症患者并不多见,根据您的描述我只能做出简单的初步猜测,方便的话还是希望您能和您的爱人一起来我这一趟。”

  作为一名名校毕业,有口皆碑的心理医生,宋星斐凭借出色的外貌和温柔的姓格斩获一票护士小姐姐们的芳心,每天收到的爱心便当和患者送来的花篮足以堆满整张办公桌。

  可是入职多年,宋星斐这棵铁树始终不见开花,渐渐地,医院里开始流传各种有关宋星斐姓取向的传闻。

  事实上,宋星斐不穿白大褂的形象并不冷峻,他的五官精致又不乏英俊,特别是下班时间,同事们经常会看到宋星斐顶着一张阳光俊美的脸庞,穿着一尘不染的球鞋走进电梯的模样。

  时间一长,宋星斐荣获“Gay圈天菜”的荣誉称号。

  本想等攒够了首付就找一位温柔美丽的姑娘做结婚对象,没想到钱包日渐丰腴,人生的下一个目标已经触手可及,却在分水岭上惨遭人祸。

  ·

  宋星斐实在记不清,这群人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闯入科室绑架了他的。

  他在研究生时期曾跟着导师做过有关绑架犯罪心理分析的科研项目,一般来说,内地的绑架案件中犯罪动机主要是获取高额赎金,泄愤报复等目的只存在少数。

  宋星斐在心里默默盘算,按理来说,在没有充分把握的情况下,被害人应该试图同绑匪建立“合作”关系,尽量缓和紧张的气氛。

  “你们好。”宋星斐打破了沉静的氛围,有条不紊的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但我想你们应该也是情非得已,或许是遇到了急需用钱的状况。

  我知道你们没有伤害人质的意思,我可以配合你们,不过我需要提前声明,我只是一个工薪阶层的心理医生,无法保证是否能满足你们的预期。”

  保镖们:?

  宋星斐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听力变得尤为发达,他立刻听到站在后排的两个人窃窃私语:

  “打扰一下,我是新来的。请问宋总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

  “一般情况下还算稳定。宋总嘛,偶尔有点不正常,也是正常的。”

  宋星斐:……

  “绑架罪的法定刑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但我也不希望这样的结果,毕竟你们也是形势所迫,要不然你们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保镖们面面相觑,情绪似乎松动许多,有几个人的脸上显然快绷不住了。

  “宋总,我们是按照您的要求把人绑起来的,您不能、不能过河拆桥啊!”

  “宋总!我们对您的忠心日月可鉴,哪怕您说1我们也不敢做0!”

  “?”

  宋星斐猛的一个机灵坐了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看着面前的黑大个,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说,我让你绑的?”

  还有,他们口中的宋总,该不会是在称呼自己吧?

  “是啊,您还说绑起来后就把江重渊扔在地下室里,不用给吃喝。还说他最怕黑了,等到他绝望崩溃的时候,再演一出英雄救美,保准他感激涕零。”

  宋星斐的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他结结巴巴的道:“你说什么?我让你们绑的是谁?”

    • 上一页
    • 15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