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钓系美人上岗指南+番外 作者:键盘君jun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原名《金丝雀上岗指南》

  苏池和他前男友在一起十年,直到重病卧床,才知道对方劈腿,和苏池在一起不过是觊觎他的资助金。

  苏池读书的资助人是大名鼎鼎的商业大亨庄鸣爵,对苏池从不吝啬,甚至苏池生病的医药费都是他给的。

  然而这笔钱却被渣男暗中转走,任由苏池在医院不治身亡。

  重活一世,苏池幡然醒悟,渣男就应该被扔进垃圾桶,金主爸爸他不香吗?

  然而渣男却不依不饶:“嫌弃我穷想踹了我去傍庄鸣爵?苏池你还要不要脸?”

  苏池咬牙切齿的冷笑:“对啊,你个穷X滚远点可以吗?”

  然后。

  他就看见庄鸣爵了。

  !!!

  只见庄鸣爵走近,抽出一张金卡放在苏池手里。

  苏池一脸懵逼:“这是什么?”

  “给男朋友的零花钱。”

  苏池:???

  ——

  庄鸣爵有个倾心多年的白月光,奈何对方早已心有所属。庄鸣爵甘愿退出,却没想到白月光所托非人,再见已是阴阳两隔。

  重活一世,庄鸣爵幡然醒悟。

  好大哥没有前途,人在身边才是王道。

  就算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

  庄鸣爵准备好要巧取豪夺棒打鸳鸯,突然看见苏池包里的一本书——《勾/引金主爸爸的一百种方法》

  庄鸣爵:???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偏执小狼狗上位指南》《病弱大佬又在演我》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恋爱起步,双向奔赴

  立意:勇往直前,直面危险

 

 

第1章 

  盛夏七月,市立医院。

  病床窗外的枫树经过一个冬季的沉淀,此时已然郁郁葱葱,在午后刺目的阳光下骄傲的舒展着生命力。

  苏池记得,上辈子他撒手人寰的时候是秋天,深秋深红色的枫叶从枝头簇簇掉落,如同生命最后的挽歌。与之形成惨烈对比的,就是当时躺在病床上,只能靠机器苟延残喘的他。

  那抹深秋的红几乎是他弥留之际唯一的慰藉,却没想到其实三年前,他曾经在同一间病房住过。

  也就是现在。

  苏池重生了,回到了三年前。

  这是他醒来的第二天,听护士说,他是跟着导师在附近郊区考察的过程中中了暑,才被紧急送到医院里来。

  苏池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

  经过一晚上的消化,他已经没有刚刚醒来的激动和茫然,不管这是上天的善意还是恶作剧,他都欣然接受,毕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一点,死过一次的苏池比谁都更加深有体会。

  “你醒了?”值班的护士推门进来,冲苏池一笑。

  苏池缓缓回头:“恩。”

  护士松了一口气:“你状态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昨天那副丢了魂似的样子真是吓人。”

  苏池抿唇一笑:“做噩梦了,当时刚醒,没反应过来。”

  他一笑,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平添了一丝暖意,苏池五官生的精致却不锐利,笑起来极其有亲和力。

  小护士陡然一下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你,你要不要通知一下家里人啊?”

  “啊,”苏池脸上的笑容瞬间冷下来,他和养父母关系并不上好,又远隔千里,这个城市,真算得上和他有点关系的只有一个人。

  正想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苏池看了一眼名字便僵住,他低头看着屏幕,眸子里是难以言喻的黑。

  陆简川。

  小护士看了一眼铃铃作响的手机,又注意到苏池的表情,不解道:“你不接吗?”

  “接。”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现在还是自己的男朋友。

  电话一拨通,对面就响起一个焦急的男声:“你住院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苏池的声音平淡又冷漠:“忘了。”

  陆简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苏池沉默着没说话,他懒得解释,也不觉得有解释的必要。这个人在自己生命最后做的那些事,足够苏池恶心他一辈子。

  听筒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看样子这家伙似乎在外面。

  陆简川喘着粗气:“我在隔壁市和客户谈工作,昨天手机没电也没注意,结果刚才你那个项目组的同事打过来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我才知道你生病了。我这临时也回不去,现在只能四处找人借车。”

  苏池听见一声车门关闭的响声,接着陆简川嗤笑一声打趣道:“你这病生的真是时候。”

  苏池静静的听着,突然觉得一阵好笑。

  他话里话外抱怨的意思已经如此明显,三年前的他却硬是没有听出来。

  “你在哪家医院?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回鸿城。”

  “你到哪儿了?”

  “快上高速了,我开车快。”

  “哦,”苏池不甚在意,“那你别回来了。”

  听筒里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中,陆简川愣了大概五秒钟才回过味来:“你生气了?”

  “没有,只是我没什么事,应该明天就能出院了,”苏池顿了顿,“既然你有工作,没必要非要回来看我。”

  我也根本就不想看见你那张恶心的脸。

  苏池心里补充。

  陆简川大概听出了苏池语气不对,犹豫道:“小,小池……”

  “我有没有生气,真的。”

  所有的愤怒、不甘、懊悔,都在那场锥心的疼痛中随着他的生命一起流逝了。苏池现在要是为这个男人再CAO一点心,真是白瞎了老天爷让他重活一次。

    • 上一页
    • 16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