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陛下偏宠竹马病美人 作者:元托铃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先帝晚年荒唐无度朝野上下怨声载道,新皇沈豫竹登基三年,言绝不走先帝的老路,身边伺候的连个漂亮点的宫女都没有。

  百官起初开开心心,后来为皇上空置的后宫愁秃了头发。

  内阁阁老挖空了心思,又是办宴会又是送舞姬,结果陛下看了无聊中途人就没影,照顾受了风寒的秦王去了。

  阁老:“……”

  太傅和皇上坐而论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结果陛下睡着,做梦梦见秦王,醒来拎着糕点就去了秦王府。

  太傅:“……”

  御史大夫怀疑皇上不行,思来想去求到和皇上关系最好的秦王那里,毕竟朝野上下无人不知,皇上最宠的就是他年少时的伴读,如今的秦王殿下谢元时,皇上肯定不会生他的气。

  御史大夫:“要不您去替我们试探试探?”

  秦王:“……”

  这不合适吧!

  后来某个嘴快的朝臣上奏时脱口而出:陛下不能不选啊!您就是选……选秦王殿下也好啊!

  秦王:?

  众朝臣:!!!

  一下子打开了新思路!

  面对一众朝臣殷切的眼神,皇上认真思索点了点头,表示考虑一下。

  秦王:?

  阅读指南:

  1.秦王受

  2.日更,半夜更

  3.想到再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元时,沈豫竹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陛下和他的白月光竹马伴读

  立意:不要畏惧风雨,勇敢拥抱未来

 

 

第1章 

  初雪

  老臣听闻昨日陛下与秦王殿下一道赏雪

  佳和三年,北齐都城上京。

  “今年入冬倒是不冷。”零星的雪花落在街道上,谢元时站在窗下伸出手去,不大的雪花落在他的手心。

  庆华楼在上京西街,整个西区最繁华热闹的地段,此时已经是傍晚,楼下小贩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还有孩童在街道上追赶玩闹的声音。

  “你可别说不冷,怎么就不冷了。”沈豫竹拿了披风披在他身上,劝道:“虽然是初雪,你也看了这么久了,再不关窗,待会该着凉了。”

  谢元时靠在窗边:“难得下雪,让我多看一会。”

  沈豫竹将披风替他系好,无奈道:“你可仔细着点你这身子,回头朝上那帮老臣知道你染了风寒,还是和我一起出来的,早朝又得上奏谏言说我的不是了。”

  “我都能想象御史大夫的语气,肯定要说陛下您怎么能带秦王殿下出去赏雪呢?要不就是,陛下您带秦王殿下赏雪居然不找个温暖的地方!”沈豫竹回忆着御史大夫说过的话,学着他的语气说出来,没有十成像,但也有个五六分神似。

  “张御史哪有陛下说的这么夸张。”

  “我哪里夸张,上次中秋下雨,你非要跟我一起出门,我们在街上遇见他,他不就是这样,一脸的不认同,第二天朝会他带头整个御史台的御史都在数落我。”沈豫竹捏了捏他的脸,“我好歹是皇帝,这么没面子,说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

  谢元时被他逗笑了,他本就生了一副好相貌,只是因为体弱所以面上有几分苍白,带着脆弱之感,一笑起来显得整个人都生动精致许多。

  “这事儿陛下去找张御史,臣可不认。”

  沈豫竹关了窗,带他往房间里去:“你啊,就应该多笑笑。”

  小二已经把酒菜摆上了桌,沈豫竹给他递过筷子:“在这里吃完,我送你回府。”

  晚饭后马车载着两人到了秦王府,沈豫竹下车后扶他下来,顺手将谢元时的帽兜扣在了头上。

  谢元时被捂得严严实实,抬头道:“我都已经到了,不会冷的。”

  沈豫竹:“快进府吧,不许摘,你进去不是还要走一会。”

  马车走后,今晚跟着谢元时一同出门的小厮夏裴才出现在谢元时跟前:“主子跟皇上一起出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谢元时转身进府,淡淡道:“我还没问你,你反倒问起我来了。”

  夏裴疑惑道:“主子要问我什么?”

  谢元时看了他一眼:“我同皇上在屋里的时候不见你也罢了,出来酒楼还跟的那么远,是嫌跟着我太累了吗?”

  夏裴年纪小,如今刚刚十六,身上是少年人独有的活泼与朝气,摇头如拨浪鼓,瘪着嘴解释说:“我这不是想着主子跟皇上在一起,怕打扰你们。刘伯总夸我机灵呢。”

  正在大门口等着接秦王回府的管家刘伯笑的和蔼慈祥,夏裴一个讨夸的眼神传过去,“是吧刘伯?”

  刘伯在谢元时面前没有夏裴这么放松,礼数周到,微微弯腰:“王爷回来了。”

  夏裴见刘伯没搭理他,又道:“有皇上在,主子肯定被照顾的很好啊。”

  他从侍女手中接过灯笼,在前引路,自顾自嘟囔道:“我倒是想靠近照顾主子,皇上也不给我机会啊。”

  以前哪回不是这样,根本就没有他动手的份啊。

  雪花顺着风吹进了回廊,谢元时裹了裹身上的披风,打断了夏裴的嘟囔:“就你理由多。”

  夏裴乐呵呵的,心道我说的是事实嘛!

  沈豫竹靠在软榻之上,手里拿着一卷书在灯下翻阅。

  案台上分类好的奏折已经批完,内侍总管刘喜捧着新整理好的奏折呈上,“陛下,这些都是今日呈上奏请您纳后宫的折子。”

  沈豫竹看完一页翻过,头也不抬的扔下一句:“烧了。”

  也不是头一回了,刘喜一点也不意外,熟练的找了个火盆。还记得他第一回 烧的时候因为CAO作不熟练生了不少烟,被皇上嫌弃打发他到院子里去烧。

  刘喜摸摸鼻子,今日要烧的奏折又有些多,他默默的端着火盆和奏折又去了外面。

    • 上一页
    • 13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