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暗门的人就宠我 作者:顾楚

Ctrl+D 收藏本站

  暗门的人就宠我

  作者:顾楚

  黄昏踩完点,准备对“肥羊”下手了,这次他装扮成了貌美小姐,事情原本很顺利,哪曾想中途杀出了个程咬金!

  不仅被搅了局,还阴差阳错的加入了“暗门”,牵扯进了皇家争权夺利里,开始保!家!卫!国!

  ……

  对黄昏来说,以上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暗门的人都宠他!!

  “你们一直跟着我干嘛?”

  白寒:“……保护你。”

  “不用!”

  秦舒:“外面太危险,跟我回去。”

  “不回!”

  白清影:“武林盟的商铺遍布全国,本小姐还养不起你一个小骗子?”

  “小爷自己养自己!”

  温遥知:“昏昏,这几个你想毒谁?”

  “毒死你自己吧!”

  注:

  1、男主团宠,所有人都宠他!大反派也宠他!

  2、无CP,女男单箭头,男男过命兄弟情,男主一心复仇和报国!

  3、少年们的侠肝义胆!家国情怀!热血智斗!……都没有:-)大概只有如何宠坏男主!

  4、背景联动《伪装圣僧》。

  通知:本周三(3月9日)入v,请大家继续支持哦,啾叽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励志人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昏(林羡) ┃ 配角:白寒、秦舒、白清影、温遥知 ┃ 其它:团宠

  一句话简介:打不过我吧,小爷是团宠!

  立意:热血不息,希望不灭。

 

 

第1章 

  侠女相救

  沧州大陆一共有三个国家,南朝、北疆和西夷。

  南北之间由一条长河一分为二,南边富饶,土地肥沃、人口众多,归属于南朝。北边地广人稀,多荒漠草原,但却是好战之兵,兵强马壮。偏居一隅的西夷,地势多险峻高山,族人善用蛊虫,虽然地盘不大,却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强大势力。

  所以历史上大多是南北之间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西夷人隔岸观火、从中作乱,欲趁机坐收渔翁之利。

  而在多年以前,三个国家竟是同时挑起了一场规模空前的「长河之战」,个中缘由一时难以说清,只知道同青禅寺玄清大师有关。大战之后,在玄清大师以生命为代价的干涉下,三国才签订了互不侵犯的协议,这份微妙的和谐已经在这块大陆上维持了近二十年。

  只是危险总是潜藏在安宁的表象下,场面越是平静,越是有着风雨欲来之感。

  ……

  南朝皇城,向来繁华。

  达官贵人、街贩走卒,各色人马来来往往。

  而在街道一角,一身粗布白衣的少女跪坐在那里,怀里抱着简易木板做的牌位,面前的地上还写着四个大字——「卖身葬父」。

  她身形高挑,但看起来有些瘦弱,精致的面容苍白,漆黑如镜的眼眸里盈满了水意,如瀑乌发简单的由白布系在身后,另有两缕黑发从耳边垂下,随风摇动,越发显得貌美少女弱质纤纤。

  这样一个惹人心怜的少女卖身葬父,直引得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交谈间有不忍、也有觊觎……

  只是少女充耳不闻,只垂了眼一脸悲伤死寂,等待着能够买她的人。

  “让开让开!挡着少爷路了!”

  一道粗声粗气的男声响起,另一边,穿着锦衣绫罗的李家少爷李渚带着随从走过来。他随手拿了个水果摊上的苹果咬了一口,顺便摸了把年轻摊主媳妇的手背,吓得两人后退了好几步。李渚咬着手里的苹果轻笑了声。

  两个凶神恶煞的下人正在为他开路,“都让开!围在这儿做什么?”

  众人见是李渚,他父亲乃是当朝户部尚书,深受陛下宠信,他便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经常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在南街也没哪个老百姓敢惹他。

  一时间所有人都吓得溜走了,只剩下当街跪着的少女,还有些茫然的呆在那儿。”李渚眯起了眼,微抬下巴点了点,“那谁?

  少女闻言微微抬眸,视线正好跟李渚撞在一起,她湿润的黑眸慌张而无措,精致的面容更苍白了,踉跄着抱起自己的木牌,就要让路,“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糯糯婉转的嗓音不够清灵,但别有一番动人,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李渚心头一动,扬手丢了那半个苹果,上前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腕,“站住。”

  这里的人基本都听过李渚乱玩的名声,多少少女被他带回去然后没两天就草席一卷拖到乱葬岗去的……一时间议论纷纷,只可怜少女,却又不敢为她出头。

  少女自然也听到了,她此时被他牵制住,一时间小脸发白,乌溜溜的黑眼珠仿佛带着水意颤颤巍巍看着他,挣扎了下,“放开我,你、你要做什么?”

  她挣扎间,从两颊垂下的乌黑的长发被风吹动,有几缕调皮的落在男人的脸上。李渚只觉得一阵痒意,这痒仿佛不是在脸上,而是痒在了心里。

  李渚眼神都直了,咽了口口水,扫了一眼她面前的字,嗓音微哑,“不是要卖身葬父?我买了……”

  少女闻言一愣,看了看手里的木牌,又看了看他,半晌,她咬紧了苍白的唇,仿佛再没有其他选择一般准备认命……

  就在这时,一把剑鞘飞出打在了李渚的胳膊上,疼的他哀叫一声放开了手摔倒在地。

  一道白衣身影飞过,搂住少女的腰转了个身,扬手剑鞘正好套回到她手里的剑上。

  “妈的,哪个不长眼的敢打老子?”李渚刚被自己的下人扶起来,见到对面除了先前的那名少女之外,还又多出现了一男一女。

  搂住少女腰身的女子十八九岁的模样,白色干练束身裙装上绣满了武林盟的云纹,面容清雅秀丽,斜扎束起的马尾更增几分灵动,只是眉眼间骄纵的锐利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

  而站在她身边的男子,五官俊美逼人,一把长剑,一身白衣,周身气场更是冰冷摄人、不敢直视。

    • 上一页
    • 7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