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撩完神医我揣崽跑路了+番外 作者:冬悠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精力旺盛小可爱·只对攻撒娇小王爷受×宠妻清冷大美人·只对受心软神医攻】

  当今天子胞弟,金枝玉叶的小王爷燕穆宁,一朝不幸被刺客追杀,藏身山洞,奄奄一息。

  原是必死无疑,没想到竟被一位路过的美人相救。

  美人不仅医术精湛,更是生的长眸薄唇,神清骨秀,慵懒倦怠的眉眼,宛如九天瑶池的清冷谪仙。

  纵然燕穆宁阅美无数,竟也被美人迷得找不到北,一心只想把人拐回家当王妃!

  奈何小王爷藏着身份不好坦诚相待,每每对着美人还格外青涩害羞。

  眼看伤势渐愈,美人却依然对他视若无睹,冷淡如霜,燕穆宁内心焦急万分,只得借酒消愁……

  酒壮怂王爷胆,燕穆宁醉后拉着美人要对人家负责,一夜酱酱酿酿、生米煮成熟饭。

  然而,燕穆宁不曾想……

  自己竟然是那个熟饭?

  次日,燕穆宁从美人榻上醒来犹如晴天霹雳,恰巧此时,近卫终于寻来将他接回京城。

  -

  仁济堂少堂主云江离捡了个受伤的小可怜回家。

  一不小心,把人给睡了。

  云江离:罢了,自己会对他好的。

  哪成想,前夜信誓旦旦要对自己负责的人,转天就跑了个没影儿。

  云江离气得要逮人,却发现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好容易得到消息,一路追至京城,却被皇上急召去安亲王府,说是要给安亲王诊病。

  云江离心中挂念小可怜,冷着脸不情不愿的进了王府,安亲王却躲在房内试图装聋,不肯让人进屋。

  云江离:“小王爷若忌讳行医,倒也不便勉强。”

  说罢,转身正欲离去,忽听身后门哐啷一声,“大美人?”

  下一秒,众目睽睽下,清冷的云江离竟疾步上前,一把拉住燕穆宁,“小王爷?”

  不等燕穆宁逃跑,云江离抬手搭脉,凌厉的眼神死死盯住人微微隆起的小腹:“谁的!”

  燕穆宁:哦嚯。

  掉马了,还揣着崽被另一个爹逮住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食用指南:

  1、甜文甜文,1v1,大写的HE!

  2、架空,高亮提示生崽生崽,别问作者怎么生(作者也不知道

  3、可能会有一点点权谋,反正都是我编的,千万别较真,作者逻辑废,这就是个小甜饼。

  4、攻有双层马甲,该掉的时候会掉的。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穆宁,云江离 ┃ 配角:好多个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夫夫齐掉马,谁比谁尴尬

  立意:在困境中坚持不懈,努力拼搏,奔向未来。

 

 

第1章 

  你是谁

  好冷。

  身上好疼。

  眼皮沉得睁不开,燕穆宁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哆嗦。

  有点晕,怎么晃来晃去的?

  身体上的知觉慢慢开始回笼,燕穆宁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宽阔的背脊上。

  意识到这一点,他瞬间屏住了呼吸。

  好不容易缓缓地攒起了一丝力气,他才强行将沉重的眼皮撑开一条缝隙。

  身边是浓重的黑。

  黑得仿佛连一丝月光都瞧不见,只能听到周围树叶被风吹动,扑簌簌的带着回音。

  树林里的寂静放大了他心中的恐惧。

  燕穆宁咬着舌尖用力控制着不让自己颤抖,他想要清醒。

  湿冷的空气中似乎除了自己身上的血腥气,还混合着一丝淡淡的药草味。

  背着自己的人走得极稳,脚步声听起来不徐不疾。

  是什么人?

  失血让燕穆宁维持不住那一丝仅存的清明,脑子中一片混沌,他索姓放弃了思索,一枚极薄的短刃从袖中无声滑至掌心。

  刹那间,短刃已经架在了身前人的颈侧,燕穆宁冷声开口:“你是谁?”

  “救你的人。”

  ——一道更清冷的声音响起,仿佛带着凛冽的寒气,没有温度。

  燕穆宁手上暗暗用力,短刃锋利的尖已经抵上了身前人颈侧最薄弱的肌肤。

  可这人却丝毫没有要躲闪的动作,好像没有感受到那短刃的杀意一般,脚步没有停顿的背着燕穆宁缓步前行。

  普通人谁会在大半夜来这种深山老林?

  燕穆宁就算是再无力思考,也不至于连这点事都想不清,更何况他分明记得自己昏过去前,依稀看到有人靠近追上来的身影。

  他有些心神不宁,太阳穴尖锐的疼着。

  心跳越来越快,身上的伤仿佛牵扯着五脏六腑也一起痛了起来,他用力抿了抿干燥的嘴唇。

  这个人淡漠的语气、清冷的声音和如此气定神闲的态度,在燕穆宁听来最终汇聚成了四个大字:不怀好意。

  不管此人到底为什么没有直接取他姓命,燕穆宁都不想坐以待毙。

  思及此处,燕穆宁猛得用力,挣扎着一个后翻落了地。

  “嘶——”

  这动作牵动了燕穆宁身上的伤,疼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心中小声的骂骂咧咧,他堂堂安亲王殿下,从小养尊处优的被捧在手心上长大,什么时候受过如此重的伤啊。

  这帮王八蛋刺客……

  疼归疼,本能的求生欲却在此刻冲至了顶峰。

  燕穆宁强撑着一口气,忍着痛站起身,纤瘦的背脊绷得紧紧的,手中攥着短刃,眼神凶狠的瞪着眼前的人。

  可眼前这人,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似乎不论刀尖抵颈,还是突然的挣扎都无法让他有一丝惊讶。

  燕穆宁皱眉,这人不简单。

  暗暗积攒些许力气后,燕穆宁突然蓄力暴起,瘦小的身型像一只小豹子一样扑了上去,短刃毫不留情的直逼眼前人。

  这人似是没有料到已经重伤至此的燕穆宁竟然还能有力气打架,短刃带着刀风袭来时,他敏捷的侧身,也仅是堪堪躲过了刀尖,却仍是被划破了衣袖。

    • 上一页
    • 17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