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被皇帝一见钟情后我成了皇后+番外 作者:月白生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安祁是被安家养在乡下的庶子,有一天突然被安家接回去,明面上好吃好喝供着,实则在背地里计划将他嫁给丞相府里肥头大耳的小纨绔!

  安祁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他也只是个没爹没娘的小庶子,面对同族亲人的落井下石,面对府上丫鬟的怜悯,安祁越发觉得自己可怜了。

  没成想,一次南山寺之行竟能改变他的一生,此后,仗着有人撑腰,安祁与恶人斗智斗勇,爱情事业双丰收。

  转过头看见那人黑沉沉的脸,安祁又委屈姿态做绝了:“我是不是做错了?”

  —————————

  人人都道玄安帝英武不凡、热爱子民,只有一点——他后宫空无一人。

  朝中大臣求了三年,口水都说尽了,玄安帝只当没听见。可忽有一日,宫中突然传出消息说看见玄安帝抱着一个少年住进了太和殿。

  闻此言,举朝震惊,更有甚者高呼:“大启王朝有救了——”

  —————————

  玄安帝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自以为得逞的小孩儿,看见他转过来顿然大变的脸,心中冷哼一声,刚要教训,没想到却被他捷足先登。

  只见他哭丧着一张脸,眼泪说来就来,眉头蹙起,哑着嗓子:“我是不是做错了?”

  玄安帝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了心情,挤出一个温和的笑:“怎么会?乖,你没错,过来。”

  —————————

  排雷:双儿设定,生子,受有点小绿茶,不喜勿入。还有就是:攻就是喜欢欺负受,欺负了又赶紧哄的那种。

  霸道强势宠妻无度皇帝X前小可怜后无法无天小作精

  甜文 HE 古代 架空 宫廷

 

 

第一章 安祁

  长安城是一个迷宫,迷宫中坐落着大大小小、四四方方的宅院,来来往往的人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热闹的集市、有序的侍兵以及城池僻静之地一处名叫安府的大宅。

  穿着淡青色衣裳的小丫鬟急急忙忙地从前院赶到偏院,绕过府中的荷花池,又经过一小片竹林,脚步踏在路上的落叶上,踩出一片吱呀声,最后到达一个台阶前布满了青苔的小院子。

  她走进去,不出所料在大树下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那人身材纤瘦,像是不大健康,面容清秀又温和,只是眉间正中央有一颗红痣点缀让他本来清俊的脸变得妖冶了些,特别是那双明眸睁开,似有所感地看过来,若有若无的勾人,夺人心魄。

  小丫鬟急忙低下头,收了心思,恭谨道:“小公子,老夫人让您去前厅。”

  安祁似乎叹了口气,他这一动作,眉中的愁绪隐藏不住,最后还是无奈地轻声道了一句:“好,我这就去。”

  小丫鬟跟在他后边看着他单薄的背影,心说:世家的子弟到底是不好做,小公子前些日子被主家从乡下接回来,没说被好生对待,就连住处都被安排在偏院一个快废弃的院子里,不就是欺负小公子是庶子生的又无依无靠么?

  可怜小公子生得那般好看,竟还是逃不脱被嫁出去为主家牟利的结果。

  这么想了一路,前厅已经到了,看着小公子抬脚跨进门槛以后她急忙退下。

  安祁一踏进门槛就看见大厅内站满了人,主座上坐着一位老太太——是安府的老夫人,也是安祁的外祖母。

  安祁垂下的眸子掩盖了情绪,他不紧不慢地上前行礼,问了一句老夫人安好。

  安老夫人年轻的时候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她本是亲王的女儿,嫁给安如海是为下嫁,偏偏安如海不喜欢她,终日流连小妾房内,依她的姓子怎可罢休,直接踏进小妾房内揪着人光溜溜的身子把人拖到了安府大门外,这事闹得蛮大,最后成了一场笑话。

  安祁也是安老爷早已去世的儿子的庶出双儿,安老夫人不待见他,因为他是安老爷庶子所出的,身份更低一阶,又因父母在他出生后双双染病逝世,认定他是克星,在他不过周岁的时候就叫人把他丢到了乡下养着,眼不见为净。

  只是现在安府琢磨着要与丞相府攀上关系,丞相家的子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家族中的几位老爷都舍不得把自己的儿子女儿嫁去,于是想到了他。

  安祁看见他们的嘴脸,隐藏在眼眸之中的冷漠以及贪婪,却在面上和气地劝他说嫁给丞相家的儿子是他的福气,是旁人求不来的好机缘。

  在这以前安祁从不知人之恶能至此,就算他只是庶子,那也是与安府有血缘关系的,安府待他,有如工具。

  但他反抗不了。若不是为了从小照顾他的奶娘的身后事,他也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安老夫人人虽老了,但年轻时的那股蛮横还留在身上,她不咸不淡地应了安祁的问候,也不叫人给他赐坐,而是转头与大老爷旁边的夫人说起话,仿佛忘记了他一般。

  安祁尴尬地站在中间,只垂着脑袋,什么话也说不出。场上其他人见着他这副模样,心里偷笑,也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

  门外传出一阵喧闹,几个华服锦袍的少年进来了,他们二男一女,男孩与安祁一样眉间有红痣点缀,是安府金贵的双儿。

  “安落云见过老夫人。”

  “安景云也拜见老夫人。”

  “小孙女见过老夫人。”

  安老夫人这才笑着叫他们都起来,脸上的皱纹叠在一起,眉眼弯弯地叫人给他们赐坐。

  安落云正要往旁边走,又看见安祁沉默地站在原地,出声道:“小公子也来了啊。”

  小公子,安祁当不得安家上下称一句少爷,府里上上下下都叫他小公子,既划清界限又无礼异常。

  他是故意说这一句的,果不其然,这话一出,厅里所有人望过来,他得逞了一般坐回到座位上,只听老夫人拿着拐杖触了触地面,场上安静了。

  老夫人没去理会安祁还站着,自顾说道:“明日是个好日子,南山寺的方丈办了法会,家里的小辈都跟我一起去,别拿借口来糊弄我。”

  “是,老夫人。”

  安祁静静地听着,厅里与他一样站着的只有丫鬟和小厮,他似乎也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她是来给他施威的,在告诫他别耍小心思。

    • 上一页
    • 157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