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女装替嫁撞上反派太监 作者:叶煜子(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56章 

  楚风清身子僵了一下, 他什么时候暴露的。

  他应该没怎么在他面前露过男装打扮,上次两人男装相见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姬于烬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就凭一个背影?

  他抿了下唇, 有些想不通, 也有点不可思议, 更有的是觉得毫无成就感, 亏他撑了半天, 结果瞬间就被认出来了……

  保不齐姬于烬进门就认出了他, 楚风清皱了下眉, 但是也知道这会要是自己再不主动过去, 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尽管如此,身体里的反骨还是想让他再撑一下,他装作没有听见, 依旧坐在那,下一刻鼻端就萦绕了一丝淡淡的沉香味,身前多了一个人, 姬于烬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 手撑着下巴笑看着他, 只是不管怎么看那笑意都没达眼, 反而透着怒。

  他轻声道:“看来还是想让我过来请您。”

  楚风清:“……”依他对姬于烬的了解, 他这会是真生气了,他脑袋中无端飘过了两个大字——「不妙」。

  两边人马都一脸莫名地看着姬于烬,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姬于烬和这情衣男子是相熟的?

  当然也没人敢想这一直默默坐在角落里的公子就是姬于烬口中的「夫人」。

  打死他们都不敢想。

  也就是这片刻的出神, 无人发现小二袖中闪过一道银光, 一支袖箭笔直朝姬于烬二人飞去。

  小二躲在人后, 一直观察着局势。

  姬于烬是面对着小二坐的,楚风清是背对着众人的,箭矢朝他飞来他甚至都没察觉,等看到对面那人眼中的异样时,却已是避无可避。

  电光火石间,姬于烬瞳孔微缩,眼疾手快将桌上杯子朝箭矢掷去,两者相撞,碎片在距离楚风清不到一尺的地方炸裂开来,擦着他的脸划过去,擦出一道血痕。

  姬于烬:“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楚风清摇了摇头,姬于烬动作快,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姬于烬看着他脸上那道血痕,用手碰了下,目光微沉,将人拉到自己的身边,禁锢在怀中,这才轻声道:“动手。”

  短短两个字,屋子中瞬间剑拔弩张,随着一声令下,西厂的攻了上去。

  霎时间,屋子中只剩下了一片刀剑摩擦的声音,姬于烬没有加入战局,只是站在楚风清身边。不过手上捡了几块小石子,就打小二,一会一块一会一块像逗狗一样。

  屋子狭小,都有些放不开拳脚,众人打着打着就到了外面,到底是草根没法和特训的相提并论,一动起手来对方就乱了,只知道不管不顾地往上冲,几个大汉拼着一身蛮力还真顶了一下,不过也就片刻。

  那小二咬了咬牙,他生得瘦瘦竿竿的,没什么力气,这会眼瞧着局势不对了,想跑,姬于烬背后却像是长了眼一般,一块石子精确地打到了他的腿骨,他大叫一声便没了力气跌倒在地上,那腿竟然没法动了。

  西厂甚至没有动家伙事儿,一拳一脚就将人给制服了,十几人将近百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有那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打算擒贼先擒王,朝姬于烬攻击,结果可想而知。

  就在战局快要结束的时候,青鸟带了一群人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有些傻眼,主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等他开口,姬于烬先吩咐道:“把人都绑了,送衙门去。”

  青鸟来不及询问,领命道:“是。”

  被绑的一众匪徒面色灰暗,怎么也想不到就十几个人把他们给解决了,小二这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被石子打的,眼见败了忙讨饶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要不是这世道,实在吃不饱,又怎么会上山落寇呢,求您饶我们这一次吧。”

  他说着咽了口口水,继续道:“我们手上也没有人命,就只是抢点银钱而已。”

  姬于烬都不爱和他啰嗦,袖箭、刀剑百来号人,他那番话也就骗骗三岁的孩童,这种人他见多了,一刻石子扔过去刚好卡在他的嘴里,再发不出声来。

  没了那烦人的声音,姬于烬皱着的眉才稍稍送开了些,说道:“派几个人去山上,看看有没有被困的女子男子,另外去通知蔚县县令让他速速滚来见本督主。”

  督主?

  能撑督主的无非就西厂和东厂,小二抬眸看向姬于烬,一身红衣相貌迤逦,心中有了答案——西厂督主姬于烬。

  他嘴里塞着东西发不出声音,「呜呜」了两声,眸子暗了下来,这次怕是真栽了。

  等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姬于烬这才转头看向楚风清,笑道:“好了,现在来清清我们两个人的账?”

  楚风清:“……”

  他伸手用手指勾下了楚风清脸上的面纱,虽然见过他无数次女子的打扮,但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他男子的模样了,姬于烬眼睛微微瞪大了点,手指勾着的面纱慢慢被他握到了手中。

  夜幕下,他听见了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声,而那人只是站在那就比月光更加皎洁,吸引了他所有的心思。

  楚风清抿了下唇,第一次男装打扮见姬于烬还有几分不适,不过他更担忧的是怎么像姬于烬解释这件事。

  他试探道:“老莫应该派人通知你了,你没收到消息吗?”

  姬于烬目光沉了下来,问题是这个吗?看来这人还是不知道这事严重在哪,他冷声道:“楚风清,谁给你的胆子一个人跑这边来的!”

  “我的确没有收到消息,为什么出发前不亲自告诉我?你别告诉我你这是临时起意。要是你在途中出了问题,我又不在你身边,我是会飞还是会遁地,你让我怎么救你?楚风清,你行事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我。”

  楚风清皱了下眉,这会也觉得这次是自己托大了,他声线清冷,声音却放得很轻:“是我错了。”

  刚想发火的姬于烬:“……”

  再坚持一下。

  姬于烬:“要不是我今天恰巧出现在这里,你有几条命?为什么让青鸟先离开?青鸟要是赶不上呢?你这细皮嫩肉的要是被刮到蹭到,你让我怎么办?”

    • 上一页
    • 81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