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亡国后我被敌国王爷带走了 作者:风芜

Ctrl+D 收藏本站

  亡国后我被敌国王爷带走了

  作者:风芜

  “我就喜欢你这种恨透我又杀不掉我的眼神,真想好好的宠爱你一番。”

  腹黑王爷掐着他精致的下巴轻蔑道。

  「占有控制欲双强重欲腹黑王爷攻x忍辱负重有情有义美人将军受」

  黎国覆灭,宁海棠身为黎国少将军,被灭国仇人段熠微俘虏了。

  段熠微是云国七王爷,也是大云的护国公,更是结束了战乱带领百姓走向和平的英雄。

  世人皆爱慕他,唯独宁海棠恨他恨的发疯。

  宁海棠想逃跑,失败后被段熠微逼迫下跪求饶。

  宁海棠想杀了段熠微,失败后被段熠微反杀了珍视之人。

  后来他学乖了听话了,要跟段熠微好好相处,静待时机。

  只是没想到,等着等着,一颗想要复仇的心,最后还是融化在了段熠微虚假的温柔里。

  他不仅对段熠微动了心,还被段熠微骗得团团转。

  最终,他被段熠微玩腻后,随便的送了人。

  一颗本就破碎的心,彻底死了。

  *

  段熠微以为他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人。

  对于他看上的玩物,他都只有三天的新鲜度,玩腻了就随手抛弃。

  可对于宁海棠,他一而再再而三乱了方寸后,终于领悟。

  原来……

  他早就爱上了。

  攻语录

  “北黎陌上人如玉,银月公子世无双。”

  *

  “他是我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也是天神下凡。”

  “他穿白衣,就仿佛这世上下了场大雪。他夜色下伫立,就仿佛月光在他身上渡了层皎洁。他有着男人的英气和霸道,也有着女人的阴柔和倾城,他太特别了,特别到让人看一眼,就再也无法忘却。”

  *

  “历朝历代的权利都是建立在鲜血之上,我不过是其中一把最锋利的刀刃罢了。”

  *

  “我曾经衡量过你和天下在我心里的位置,忽然发现对我而言,失去天下无非是空了夙愿,而失去你才是空了心。”

  *

  “也许以前我骗过你伤过你也让你恨到骨子里,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只有你了。”

  “所以,拿什么我都不会去换你,哪怕是我渴望了二十年的东西。”

  *

  “在这世上,所谓的圆满,并不是事事都有所得,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愿意为他放弃万千繁华,只为保他一人平安。”

  *

  “得不到心,也想共枕眠。”

  *

  “倘若这次能活着出去,生生世世,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

  “小猫儿,看着我,往后余生,我都要你永远记得我。”

  “记得我在黎阳城为你种下的十里银月海棠,记得我在西凌关陪你走过的六千里漫天飞雪,记得万籁长街,记得耳畔风月,记得我抵在你那里的所有春夜,记得,我心悦于君。”?

 

 

第01章 我早就看中了他,训一训也是个好苗子

  叮叮当当,锁链响了好久。

  宁海棠被冰冷的锁链缠绕着,双臂展开吊起,衣不蔽体。

  那些裸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上,全是长短不一的伤痕。

  有新伤也有旧疤,密密麻麻,遍布全身。

  因为他是亡国之将,是黎国的少将军。

  黎国覆灭后,他便被灭了他大黎的云国七王爷段熠微给俘虏了。

  而后他就被段熠微带回了云国,关在这地牢里,挨了三天三夜的拷打。

  “王爷,已经三天了,我这什么招儿都在他身上用过了,可都没用啊,他就是不说!”

  对他动刑的狱卒,在跟身旁刚来的墨衣男子说话。

  宁海棠听到有人来,艰难抬起头来,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张温润如玉的脸。

  还带着笑。

  此人正是段熠微。

  他银冠高束,手持一把琉璃扇,似文弱书生一般,却是云国统领三军的护国公。

  段熠微走到宁海棠面前,扇柄朝上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想不到宁将军如此忠诚,都这样了,还不愿说出黎帝的下落。”

  “呸!”宁海棠咬着牙朝他吐了口血:“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多可惜。”段熠微手指轻轻抚摸他的侧脸,鬼魅的笑起来:“这么好看的脸,留着当我的侍卿也不错。”

  侍卿?

  宁海棠对这个词并不陌生,无非是养在家里的妓女罢了。

  但自己是个男人,难不成他段熠微……

  还没来得及问,手腕上的锁链竟然被打开了。

  在失去锁链束缚的瞬间,他整个身体都在往下坠落,然后,被一个坚硬的怀抱稳稳接住了。

  段熠微搂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轻喃:“宁将军,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黎已亡,黎帝也跑了,你不如投效于我如何?”

  宁海棠伏在他怀里,虽然很想挣扎着推开他,却没有半分力气。

  他在这地牢里挨了三天三夜的打,身上的血早就流干流尽了。

  只好咬着牙,奋力骂道:“你做梦!段熠微!你灭我黎国,你不得好死!”

  段熠微却“哈哈”笑了两声,在宁海棠的咒骂声中,竟把他揽在怀中,横抱了起来。

  周围的狱卒都惊呆了!

  连宁海棠都不知所措起来,他羞愤的用尽最后一份力气捶打在段熠微身上:“段熠微!我杀了你,无耻老贼!”

  段熠微却不理他,抱着他跟身边狱卒吩咐:“随便找个死囚交差,说黎国少将军宁海棠已经被我段熠微打死在了牢里。”

  狱卒似乎有些为难:“这……若是让司寇大人知道……”

  “你怕他不怕我?”

  一句话,把狱卒吓的连忙跪倒在地:“您是云国的护国公七王爷,小的当然怕您,小的知道了!!”

    • 上一页
    • 12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