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苗疆客+番外 作者:羡凡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

  身中恶人忠蛊,亦能护你周全。

  苗疆少主(攻)×顶尖刺客(受)

  蛇蝎美人×深情刺客

  灰椋掠过林间上空,偌大的深林里顿起迷雾,描红的衣角蹭过灌木从,妖异的调调带着冷嘲意味。

  “哟,真是好久不见。”

  “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我可是会心疼的呢。”

  仇雁归捂住伤口,嘴角溢出鲜血,下巴被抬起,他屈辱的别开脸,哑声道,“别碰我。”

  ——后来。

  仇雁归:“……他人呢。”

  下人战战兢兢,“呃,少主他去柳阁了。”

  刺客带着他的剑捉女干去了,少主正悠哉的听着小曲,突然门被踹了,挑了挑眉挥手示意吓得花容失色的姑娘们下去。

  抬眼看向眼睛赤红的俊俏刺客,勾唇一笑,“听个曲儿,你吃什么醋。”

  刺客不吱声,心里直冒酸水,直到自己被按在桌子上,他那一身武艺仿佛失灵,但还是下意识挣动了一下。

  少主停下动作,“怎么,不让碰?”

  “……让的。”刺客小声道,“你随便碰。”

  ——

  自投罗网,倦鸟归林。

 

 

第1章 自投罗网

  黑沉的天只泄出一丝月光,氤氲在寂寥无人的林间,冷淡又凄凉。

  细微的动静响起,一个快到几乎能看见残影的身影掠过,野草树叶被劲风吹的歪倒,而后又恢复如常。

  似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微润的泥土中,好在夜色之下不显艳色。

  仇雁归身后不远处跟着紧追不舍的几人,皆是一袭灰衣,手中执剑。

  “长老,前面是……我们还追吗?”其中一人犹豫的停下,语气有些发紧。

  那名被唤作长老的人面沉如水,望着远处那座孤山,与其说是孤山,不如说是落于世俗之外的一处城池。

  城池之外的连绵山路上灯火通明,依稀可见辉煌神秘的气息,此乃“苗疆客”的故居。

  ——“吞云阁”。

  阴物汇聚之地,遍布蛇蝎蛊虫。

  长老咬了咬牙,收起了剑,“……我们走,这仇贼落在吞云阁地界,必定不能善终!”

  “是!”那几人跟在长老身后,飞身掠起,不过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月色之中。

  深林中隐匿的人没再听见动静,松了口气,呼吸沉重的瘫软下去,月色下勉强能看清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遍布着血液,正一滴滴的落在他的身侧。

  他脸上带着面具,一动不动的望着一个方向,远处的灯火是他眼中唯一的亮点,仇雁归近乎痴迷的望着,犹如折翼的飞蛾。

  他顶着一身重伤,忽而轻轻笑了笑,牵扯到体内的伤,又偏头呕出大口鲜血。

  仇雁归无力的仰起头,笑容变得自嘲起来。

  “血阁”出来的顶尖刺客,竟被宗门的弟子伤及如此,简直笑话。

  但倒也怨不得别人。

  这一切都是仇雁归自找的,若非他自投罗网,这些人怕是连他的衣角都摸不着,如今江湖中的刺客排名上,仇雁归稳居第一,寻常人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是他自己甘愿“失手”,被仇家伤及命脉,又是他甘愿“替阁主卖命”,去各个宗门搅局。

  然后如愿以偿的身负重伤,半死不活的瘫在这片荒凉无人的林间。

  可他费尽心思,不过是想着,死也要死在有他的地方罢了……

  这些年,他是真的太累了。

  眼前模糊起来,痛楚都变得麻木,仇雁归死死攥住自己的佩剑,心想。

  我要是临死前还能见他一面该多好。

  眼眶一点点泛红,仇雁归垂眼看那柄剑,这是主子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也是他亲手用这剑,斩断了和主子所有的联系。

  忽然间。

  山间拢起了大雾,树影诡谲的静止,风哀嚎而凄厉,仇雁归猛的抬眼,手指握紧了剑柄。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山雾间缓步走来一人,一袭长衫如白纸泼墨,邪肆不羁的纵横着,银饰错落的挂着,袖尾处一点描红,亦正亦邪。

  仇雁归看不清他的脸,却在昏暗里清晰的描摹出对方的容颜,长睫垂下,艳丽无双,是这世间最明艳的春色,亦是最毒的蛇蝎。

  妖异的调调传来,慵懒又浪荡。

  “哟,真是好久不见。”

  “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我可是会心疼的呢……”

  声音一点点清晰,野草被他踩在脚下,窸窸窣窣的正是朝自己的方向而来,仇雁归原本仰着的头猛的低下,重伤的身躯不可抑制的颤抖。

  ……是他。

  真的是他。

  仇雁归的瞳孔乱颤,握住剑的手骤然松了力道,放松的瘫软在身后的树上。

  左轻越打量着他狼狈的样子,眼睛里闪过异样的情绪,又突然勾起一抹极其恶劣的笑容,纡尊降贵的蹲下,抬手一挥用内力震碎仇雁归脸上的面具。

  然后用力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怎么不说话?”

  左轻越的手轻轻摩挲着,语气低柔的像是情人间的呢喃,“雁归……”

  仇雁归心跳几乎要响彻整个林间,压抑着的眼神差点就要泄露出一丝爱慕痴迷,可下一刻,他如坠深渊。

  左轻越凑近了些,似乎在欣赏他狼狈的样子,又突然冷下眉眼,一字一顿道,“谁给你的胆子,出现在我面前。”

  仇雁归眼中的热意滚烫,而后迅速冷却,几乎用光了所有力气,才偏过头从唇齿间挤出一句屈辱的,“……别碰我。”

  他现在太脏了,一身的狼狈。

  左轻越的眼眸瞬间暗沉下去,唇角的笑容消失了,毫无预兆的伸手扼住仇雁归的脖子,将他死死按在后面的树干上。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