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琰王的金丝雀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上)

Ctrl+D 收藏本站

 琰王的金丝雀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

  简介:

  闻如玉被琰王萧震带入宫中,不为纳妃收妾,只因他是金丝雀所化,天生有副扣人心弦的好嗓子,琰王为治白月光皇帝之子的不语症,狠心割掉他舌头用以试药。以为这就结束了,不,折磨才刚刚开始……萧震不知是兽姓大发,还是单纯想羞辱他,一把摁住人,拗开那人微阖的牙关。闻如玉没有任何挣扎,眼神空洞洞的任他掠夺搜刮。可惜萧震未索得半分温存,没了舌头的口腔,像是被人剜了心的躯壳,空荡荡的。萧震突然像是疯了一样,抓住人长发狠狠往墙上砸,你给本王叫,叫啊!任他撞得头破血流,闻如玉依然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冷冷地看着他,那种眼神像是在戏谑着你割的舌头吗,王爷?极品渣攻追妻火葬场,前期虐心虐肝,后期甜到炸肝,1V1双洁。

  分类:甜文虐文爽文HE古代宫廷

 

 

第1章 第1话跟本王进宫!

  闻如玉未进宫前,还能说话。

  他本身是一只金丝雀。

  真正长翅膀会飞会鸟叫的金丝雀。

  因误食仙山灵果化成人型,险些坠落谷底摔死,幸得戏班园子师傅路过,将他救下。

  又见他有副浑然天成动人的嗓音,姣好如玉的皮囊,便收为门下弟子,取名闻如玉。

  ……

  二月春寒料峭,凛风卷来绿,点燃杏花镇街头巷尾的杏子,一夜之间繁花铺枝。

  戏班园子忙得不亦乐乎,师傅挑根教鞭催导演练的众弟子:“抓紧时间练,明个琰王要来听戏,说要挑波人去长安城,给咱当今的皇帝爷唱曲,谁要是选中,那可谓真的是攀上枝头变凤凰,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闻如玉正挂在墙角练倒立,灰扑扑长衫挡不住柔韧修长的身段,细长胳膊一开,探出张稚气未脱清秀玉白的俊脸。

  晶透琥珀色眼瞳宛若粘稠蜂蜜,乖巧中裹夹一丝迷惑,问旁边的小豆子,“琰王是谁?”

  小豆子因为贪玩被罚,倒立时朝天的脚底还顶着八匹青砖,憋得满脸通红。

  却颇有兴趣地回答闻如玉的问题:“琰王可不得了,听说他凶残成姓,不仅杀妖魔,还杀活人,以人血为酒,人心作菜,长了八颗脑袋二十六双手,花见花死,人见人避,鬼见了都会绕道走!”

  “啊,那是个什么怪物?”

  闻如玉惶恐不安的睁大眼眸,身子骨一颤,差点从墙上掉下来。

  小豆子最大的乐趣就是逗他,感觉他傻乎乎的,别人说什么他都信。

  忍不住嗤嗤笑,又继续吓唬:“不仅如此,他还男女通吃,尤其喜欢嗓音好的小戏子,边行房事,边让小戏子给他唱曲,若是一句唱不好!”

  小豆子做出个恐吓的表情,单膝微曲,脚朝天上一蹬,脚底的青砖在空中浪了浪,又整整齐齐落回他脚底。

  “若是一句唱,唱不好,会怎样?”

  闻如玉又怕又想知道,好奇地冲他眨眨眼睛。

  小豆子神秘兮兮一笑,单手腾空勾手指头,示意他靠近一点。

  他很乖,又听话,玉样纤长的十指摊开,撑着冰冷青石地板,小弧度横挪过去。

  “他就会……拔掉你的舌头,再挖掉你的眼睛,割下你的耳朵,最后将你的头砍下来,当球踢!”

  “啊!”

  闻如玉何曾听过如此瘆人的传闻,身子骨彻底吓软了,像根面条从墙上滑下来。

  小豆子女干计得逞般咯咯笑出声:“所以,他要是挑中你,千万别去。”

  园内杏花太浓,枝尖出了墙。

  一夜风雨,又凋落些许。

  鼓声起,戏班台子开幕。

  琰王萧震入场,两边都是金戈铁马的御林军,将小小戏班园子围得水泄不通。

  小老百姓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聚在杏花树下议论纷纷。

  功底深厚的名角率先登场,闻如玉这点功底,只配扮演一个名不经传的小花旦,快散场时才有他的戏份。

  看台上只有一人,仿佛不懂咿咿呀呀的戏曲,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模样。

  粉嫩嫩的小花旦顶了满头珠花,扭着纤细腰肢登场,莫名让人眼前一亮。

  浓妆遮不住姣好的五官,少年特有不染尘埃纯净的眼眸,一开唱流淌出清脆直袭心灵的嗓音……

  虽然也是咿咿呀呀让人听不懂,可看台上的人,视线至此便未从他身上挪开过。

  小花旦也是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看过去。

  小豆子骗我,那人没有八颗脑袋,二十六双手……

  除了眼神看上去有些吓人,长得还挺好看的。

  曲毕,小花旦只顾看琰王,连唱错了词都不自知。

  小豆子扮演丑旦,挑着花枪想阻断他们的眼神交流,来来回回几次都没能成功。

  师傅皱起眉,正想下来好好罚他俩一罚,琰王却大喝一声:“好!再来一个!”

  小花旦和小豆子皆是一惊,连戏班乐队亦是面面相觑,师傅朝他们使眼色,领队鼓点一起,转了场欢悦的小戏。

  闻如玉对这出不熟,唱得有些吃力,不过还是咿咿呀呀跟上节拍,直到琰王再次叫好,说可以了。

  他才步虚虚的退回后台。

  厚重的珠花刚摘,小豆子便顶着丑旦脸凑了过来:“你干嘛跟他眉来眼去的?”

  “哪有,我就想看看,他是不是和你说的那样吓人。”

  “闻如玉啊闻如玉,你肯定完了,我敢打赌,他看上你了!”小豆子不知为何,很生气。

  闻如玉刚想反驳,铜镜里便出现一抹高大威武的男人身影。

  深眉凤眼,鼻挺唇薄,下颌线犀利突出,沉稳冷酷中透出碾压姓的震慑力。

  清冷瞳光定格在闻如玉身上,声音里没有任何温度,与看台上热情叫好的人截然不同,“你是闻如玉?”

  “……是。”

  闻如玉忽然觉得,小豆子的话,也不是全都骗人。

  起码他看着就很恐怖。

  “跟本王进宫。”

    • 上一页
    • 16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