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茶铃+番外 作者:米闹闹

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 楔子

  “你说你肯嫁给我,难不成是骗我的?”

  这是千茶闭上双眼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她便什么都听不见了,没有喊声,没有刀剑声,没有风声,也没有旋离的声音。

  在意识全然消失前,她似是听见旋离哭了,低沉却痛心,抱着她的手还颤抖着。

  旋离一口一声地求她,问她,问她有什么法子。

  她哪有什么法子。

  只是旋离这样哭,她又有些心疼,难受的很。

  她还是头回听旋离哭呢。

  都说死前,都会回顾这一生,回想遗憾。

  想来她这辈子也挺简单,没什么好特别回顾的,至于遗憾。

  大抵是有的吧。

  她还没将旋离娶回霍山呢。

  还有,她想知,旋离为何会要了她的命?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被楔子吓到,她们俩超甜,12点还有一章,欢迎光临。

 

 

第2章 

  六月初十,狸族三殿下大婚,霍山一片流光溢彩,气派非凡。

  霍山自三百年前大殿下女儿满月,便再也没有这样热闹过,这婚车才至霍山山脚,霍山里的小妖们便喜乐乐地瞎吆喝起来。

  妖族的婚宴不同其他族,没有那么多礼数,狸帝为了这婚事,已然将能想到的花卉树枝琉璃珠宝全挂上,隆重到连角落里讨吃的小狸猫,都听闻了这场盛会。

  这场婚宴整整热闹了七日,这七日狸帝大赦狸族,有罪的没罪的,有钱的没钱的,全都能不花分毫讨口好吃的。

  这盛典大家自然是开心的,甚至暗自希望狸帝剩下的五位儿女们全娶了全嫁了。

  这开心的不仅又这些小妖们,狸帝最小的女儿酉千茶也喜乐得很。

  这喜乐不仅为着自己的哥哥娶了位漂亮嫂嫂,还为的能趁狸帝松懈之余能逃出霍山。

  狸帝这几年管她管的紧,两百年间竟不准她离开霍山半步。

  说是两百年前她生了一场大病,她那时也是有些印象的,大病初愈她身子不支了好几天,身上也添了许多伤,而病时的一切记忆全没了。

  她娘亲告诉她,她病时烧坏了脑子,所以不太记得事。

  她娘亲还说,她身上那些伤是她病得狂时,自己挠的。

  后一条酉千茶自然是不信的,那些伤疤深浅不一,浅的不说,深的那些像是被刀狠狠刮过,她自是觉着不会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她想,定是她病时不听话,被打了。

  这些伤治了几年也就痊愈了,只是腰间处有一条红褐色的伤疤,不管用什么药也难以消除,摸着不疼,却也光滑得很,像是长在她肉里似的。

  索姓这衣裙一遮也见不着什么,她同着伤疤挣扎了一段时日,便不再管它。

  她从生到现在,狸帝就一直看着她,很少让她离开霍山,还总是吓她,说霍山外头猛兽奇多,让她稍大点了再说,可她一百年一百年地长大,狸帝却看得她越发紧,加上看守梨花池的考淡还时时盯着她,叫她无法离开霍山半步。

  这两百年更甚,她问其缘由,狸帝只道她并未痊愈,需再修养几年。

  几年复几年,两百年过去了,酉千茶愣是没能得到狸帝半句能出霍山的旨意。

  这几日,她三哥大婚,看管她的小妖被劝着灌了好几杯酒,她随着热闹了六日后,终于在第七日天刚破晓时,抄了条观察已久小道,溜出了霍山。

  出了霍山后,她闻着这周围的气息都不同了许多,想着自己这样就出来了,便乐得在地里滚了好几圈,滚着似乎觉着不够,又一跃窜到了树上,蹦跳着惹得树叶纷纷掉落。

  脚踝上的铃铛随着她的上窜下跳铛铛作响,等她一跃落在地上,全身已然满是泥土。

  于是她抬起腿晃了晃上头的铃铛,随着一声叮叮声,她全身的泥土便全然消失不见,干净得很。

  这铃铛很是神奇,似乎专门为净化她而生,她大病一场后便戴在脚上,铃铛通体银色,里头有两颗小珠显的是玉石之绿,一道红绳左右穿着栓在她的脚踝上,可爱得紧。

  她病醒时,她娘亲曾试图从她脚上取下这铃铛,但她哭闹着怎样都不肯。

  这东西她很是喜欢,它发出的声音她也很是喜欢,最厉害的是它叮叮两声,全身都干净了,不沾一点尘土,她身子都不用洗了。

  滚爬了两刻钟后,千茶便觉着无聊了,微风从树叶梢间缓缓吹过,日光托起林间朦胧的一道雾,她伸手抓了一些尘土在手里捏碎,竟不知该去何处。

  这两百年来,她一心想着要离开霍山到外面看看,三哥的大婚她也踌躇了许久,甚至偷了大哥最爱的陈酿给考淡,结果这出来了不到半时辰,她便腻了?

  从小娘亲教导她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不能一时兴起,她想着,她这样到底算是半途而废么?

  至少没想着现在回家,只是没想好去处而已,所以不算着半途而废。而她这个计划实实的是计划了好几月,也不能算着是一时兴起。

  千茶宽慰了自己一番后,心情突然又大好了起来。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她不做多想,一跃跳到了身边的树上坐着。

  来的是一狐一鼠两只小妖,千茶靠着树干,双腿悬着,随手折了树枝在手中转动。

  两只小妖近了,说话声便也近了,千茶闭上眼再睁开,籍眼被打开。

  这籍眼乃天地之活眼,需要时,闭眼再睁开它便能出现。籍眼见妖认妖,见神识神,不论妖神,修行足够千年,便可得此术。

  天地之间,人,神,妖不计其数,那些有修为的也甚多,能够一眼识别的还好,但可惜这千万年下来,子生孙,孙生子,各族人,不论真身还是人形,许多身形相差并不大,长相又差不多,很难辨认出,这籍眼便因此而生。

  有修行的一族,会在生来时,在额头上纹上名姓,纹上家族,并隐去,此名为籍谱。待满千年修行,籍眼自然被开启,这名姓族的籍谱,也会随着籍眼被打开。

  千茶瞧了一阵,未见这二妖额头有何变化,便又闭眼将籍眼收了起来。

  她心里念道:“原来是小修为的妖。”

  两妖越走越近,正说着昆仑山大祭之事。

  小狐问:“西王母是今日大祭么?”

    • 上一页
    • 20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