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成为霸总的落跑小娇妻+番外 作者:思镜渠

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 

  今天是中秋节,大街上没多少人,大家都回家团圆过节去了,路上即使有几个人,脚下的步伐也是匆匆忙忙,恨不能赶紧回家去。

  谁都没注意到,街角的那条脏乱巷子口,走出来一个穿着棉麻连衣裙、扎着古风发型,正因迷茫而不住四下张望的小姑娘。

  这姑娘长得太好看了,把全世界几十个语种里所有夸赞美人的词都用在她身上,都不能表达出她长相的十分之一。

  但很奇怪的,匆匆路过的行人里,没有一个注意到她,哪怕是从她身边走过,两人都要挨上了,也没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银霜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天了,她还是没找到自己的本体。

  来的时候她意气风发,来之后才发现想找本体无异于大海捞针,郁闷之下,她蹲到地上,开始委屈巴巴的画圈圈。

  她能感觉到本体就在这里,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找不到呢。都一个月了,如果再找不到,她离家出走的事情就要被家里发现了。

  银霜是从一柄祥瑞之剑里诞生出来的剑灵,今年年纪不大,也就两千多岁,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家里出了大事,没人顾得上管她,于是,她的本体——也就是那把银霜剑,丢了。

  当了两千多年没有本体的剑灵,银霜一直都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但前些日子,她看了一本书,书里说灵与肉的统一,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

  灵她知道,她自己就是剑灵,肉,说的应该就是本体吧?

  银霜恍悟,原来剑灵和本体合体之后会有那么美妙的滋味,那她必须要把本体找回来了。

  要是银霜的家里人知道她偷偷看了一本小黄书,而且去找本体的目的是为了达到灵与肉的合一,大概能气的当场去世。

  银霜放下小黄书,又从家里偷偷拿了点钱,然后就从神仙如云的九天境跑了出来,来到了这个藏着她本体的世界。

  因为生活习姓不同,银霜在这里闹过好多笑话,后来实在没办法,她就隐去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只要她不出声,路过的人们就看不见她。

  找不到本体,银霜就开始郁闷,银霜一郁闷,脑袋顶上就开始隐隐的散发黑气,祝沛儿找到她的时候,一眼看过去,都没敢认。

  这个丧货真的是银霜剑灵??

  ……

  祝沛儿默默走过去,轻拍银霜的脑瓜顶。

  银霜倏地抬起头,一双比猫瞳还圆还亮还闪的大眼睛顿时盯上祝沛儿的身影,她歪了歪头,熟练开口:“有啥事儿啊,小老妹?”

  祝沛儿:“……”

  在这个世界待了一个月,银霜说话已经不再文绉绉了,她入乡随俗的相当快,估计再给她一个月,她就能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了。

  祝沛儿抽了抽嘴角,躬身作揖,“引星人祝沛儿,拜见银霜仙子。陛下听闻仙子下界,特派在下前来帮助仙子完成委任。”

  银霜眨巴眨巴眼睛,她晃了晃有点蹲麻的腿,“说人话。”

  祝沛儿:“……你娘已经发现你离家出走了,她觉得你太不听话,于是把你的名字也登记到了三千星盘上,之前你找本体不是强制姓的,现在是强制姓了。我是你的监督人,也是帮助人,从你看到我的这一刻开始,你不能再用术法,也不能再干扰这个世界的进程。不信你就往旁边看看。”

  银霜往旁边看去,两个男人经过了她,却还在不断的回头打量她,回头的时候他们张大了嘴,看他们惊讶的样子,好像是在说“卧槽”。

  银霜惊了,她立刻站起来,“我什么都干不了了?那我怎么去找我的本体啊。”

  祝沛儿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之前你什么都干得了,就能找到本体了吗?”

  银霜:“……”有道理。

  祝沛儿本人并不在这个世界上,银霜看到的不过是术法投影,美人对着空气吃惊的画面实在诡异,祝沛儿把她带到巷子深处,“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你是天外来客,本就不应该出现,现在既然不得不出现,那你就必须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为所欲为了。”

  银霜喏喏:“可我的钱都花光了,如果不用术法,接下来我住哪、怎么过日子呀……”

  “这个简单。”

  祝沛儿对她勾勾手,一边带着她往目的地走,一边说道:“身为引星人,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你铲平障碍,让你可以勉强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衣食住行这一类,我已经帮你打点好了,这里的人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你也需要尽快找一份工作,因为我给你留下的钱不算多,顶多能让你再活一个星期。”

  没有术法,不能自己幻化结界,也就是没了住的地方;没有术法,不能清洁自身,也就是她还需要天天洗澡;没有术法,不能运转体内周天,也就是她要吃东西饱腹,不能再辟谷了。

  这是很恐怖也很辛苦的事,但银霜没有那么多担忧,不就是工作么,她去找一份就好了嘛。

  没走多远,她们就到了地方,站在乌漆墨黑的楼道里,银霜借着月光,好像看到了一双闪着精光的小豆眼。

  那双眼睛盯着她,她也盯着那双眼睛。

  祝沛儿纤手一挥,一把钥匙出现在自己手里,她看了看正在与银霜平静对望的小老鼠,语气淡淡,“没事,就是一只老鼠,你看它长得那么胖,说明这里伙食好,老鼠都能养活,何况你呢。”

  银霜:“……”

  祝沛儿已经走了进去,银霜却还踌躇在门外,祝沛儿回过头,“怎么不进来?”

  她不敢进。

  这间小破屋子一点都不愧于自己的名字,它就是一间名副其实的小破屋子!

  墙面是渐变色,最上方是白的,下面越来越黑,到了最底下,好像被火烧过一样,至于家具,本来就没几样,每一样还都又旧又破,银霜眯了眯眼,发现不是自己看岔了,那个老木桌子真的在掉皮啊……

  这个房子总共不到三十平米,客厅厨房卧室都是一体的,有原先的家具摆在这,剩下就没有多少空间了,银霜默默往前踏了一步,然后收回脚,犹豫两秒,她又往前踏了一步,接着又收回脚。

    • 上一页
    • 97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