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妃,你太放肆 作者:文雅埃及猫

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 妖妃入宫

  南楚国康帝十年,康帝身染恶疾,回天乏术,驾崩于乾和宫,举国同哀,同年病弱的太子登基,双十之龄,按照康帝遗诏,命皇后,即现在的太后辅佐病弱的新帝,以减轻他的身心负担。而同年,文帝与皇后哥舒娉的唯一子嗣风承恩被封为太子。

  太后,南浅陌,乃南楚国第一才女,相府千金,在十四岁时便嫁给了康帝,同年生下太子,十六岁封后,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容貌更是南楚国的一段佳话,如今的她也不过三十四,容貌不仅没有衰老之色,更多了几分睿智与成熟的韵味,更显其风华绝代之色。

  黑暗氵朝湿的牢房里,侍卫点燃着火把,领着一个身着深黑华服的女子走到一个犯人面前,那人被夹在刑架上,一身白色里衣已经被血染成红色,鞭痕斑驳,神智迷离。

  “廉亲王。”

  黑色华服的女子缓缓开口,那清冷的声音更是为这地牢增添了几分冰冷,不禁让人直觉透骨的冷。

  “南浅陌…”

  那犯人缓缓抬起头,那双布满红丝的眼愤恨地看着身着黑色华服的女子,那清雅绝俗的脸上,神色清冷寒峻,仿佛一具绝美的冰雕。

  “你的余党已经全部被诛杀了。”

  南浅陌的声音依旧毫无波澜,仿佛在说这一件与她毫无关系的事,但是跟在她身后的侍卫却不禁打了个冷颤,觉得这位人人赞扬的贤后心肠异常冰冷。

  “囚禁我,利用我,引来我的亲卫,真是好手段啊南浅陌。”

  那男人布满汗的脸顿时扭曲起来,恨不得把那在幽暗火光下依旧端庄的面孔给撕开,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妖魔鬼怪。

  “是谁…”

  南浅陌的红唇轻轻吐出两个字,顿了顿,续道:“是谁想要带兵逼宫病弱的太子,伺机褫夺皇位,谁的手段更好,廉亲王,您说呢?”

  南浅陌的红唇依旧说着冰冷的话,她那双如蒙上一层冰霜的美眸在地牢中像是个沉寂的野兽,像是随时会把猎物给撕碎一般。

  “成王败寇,要杀便杀…南浅陌,若是皇兄没有你,没有你手上的鬼符,皇位早是我的囊中物…”

  男人深呼吸了几下,续道:“能有你这样的对手,我这条黄泉路走得不冤…”

  虽然不甘心,虽然愤恨,虽然恨不得把南浅陌千刀万剐,但是她的确是一个人物,是一个让人敬畏的人物。

  南浅陌不说什么,纤纤玉手稍稍拉起的裙摆,拖着她那厚重的长袍转身,一步步走上阶梯,离开地牢。

  “廉亲王薨于急病,厚葬皇陵。”

  那声音在阶梯间响起,随着她那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形成了一段在黑夜中令人不安的旋律。

  地牢的大门关上,南浅陌隐隐能听见地牢中那人的仰天大笑…直到没了声息,她才缓缓闭上眼睛,敛去眼中的疲惫…

  文帝一年,廉亲王薨于急病,太后感其对南楚国之贡献,特赐厚葬皇陵,文武百官皆身披白服三日,施以最高敬意。

  文帝一年,文帝登基三个月,要去皇家猎场围猎,南浅陌以身体抱恙为由婉拒同行,她派出了身边十个影卫前去,保护文帝安全。文帝回宫时,却带回一名来历不明的女子,说是在猎场围猎时见她昏倒在地,且此女容貌极美,眉梢眼角之际,微有天然妩媚,笑容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并非有意狐媚,却妖艳入骨。文帝初见此女便为其倾倒,不理周围人的劝说,把此女带了回宫。

  “瑶妃?”

  南浅陌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就连自己,也看不出自己如今的情绪,心情却是随着那梳子在发丝上上下来回梳理着。

  “对,皇上封了那女子做妃子,如今入住承天宫。”

  云染依旧仔细为南浅陌梳理着头发,一双巧手轻轻地为南浅陌挽着发髻。

  “呵…”

  南浅陌轻笑,探手拿起一根凤凰绣花金簪子戴上。

  “太后是要废了那女子的妃位?”

  云染明显看出来南浅陌心中的不满,那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冰冷彻骨。

  “不。”

  南浅陌顿了顿,站起身子,细心地整理着身上黑色金边绣着牡丹花的凤凰宫袍,走到窗边推开了窗子。

  “皇帝向来不会如此冒失行事,看来他是对这女子比旁人多了几分喜爱才会如此,如今哀家摄政,已引来群臣的不满,若是把皇帝亲封的妃子都废了,怕是又要乱象丛生。”

  南浅陌感到微风吹来,心中怒火渐消,低下美眸,续道:“去查那女子的身份。”

  说完,便由云染搀扶着走到了前殿,宫女们安静地站成了一排,迎接着南浅陌的到来,只见南浅陌走到了殿内,坐到了主座上,闭上双眼。

  “云染,皇后已知晓此事么?”

  南浅陌一手撑住前额,隐隐露出疲累之色。

  “皇后已是知晓,只是…您也知道,皇后的姓子清冷,定然不会左右皇上的决定。”

  南浅陌应了一声,闭上双眸,隐去眸中的疲累,唤了云染一声,便道:“再派五个影卫过去承天宫,日夜监视。”

  “诺。”

  云染微微弯腰,她神态悠闲,美目流盼,虽算不上极美,可也是相貌俊美,带了几分英气,眸中的锐利,稍微有些阅历的人,便知此人不简单。

  ‘皇上驾到——’

  太监尖锐的声音划破凤鸾宫宁静的空气,南浅陌此时睁开双眼,嘴上勾起最温和的弧度,站了起来,走到大殿中央,等待那身着明黄色龙袍,脸色略显苍白,却脸带几分温和笑容的男子走来。

  “参见母后。”

  文帝向南浅陌跪拜,周围的宦官和宫娥也都跪了下来。

  “起来罢。”

  南浅陌由云染搀扶到主座上,而文帝也坐到了南浅陌的身边,向南浅陌扬起一个略微亏欠的笑容,然后遣退了身边所有的宫人。

  文帝见宫人离去,才向南浅陌道了歉,把瑶妃之事娓娓道来。

  原来这瑶妃姓宫名弦清,本是陇州商贾之家的女儿,已有双十,后来家道中落,更遇上了陇州的旱灾,一家人流亡到京都金乐城,可后来宫弦清双亲在流浪中身患重病身亡,只剩她一人。她只能伪装成了小乞儿,继续流浪,误闯到皇家猎场的必经之路,被文帝救了下来。

    • 上一页
    • 14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