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白月光她又飒又美+番外 作者:黎晴天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时希冉和顾轻晚结婚四年,对方的冷漠和凉薄把她的爱一点点磨灭干净,离婚当天,她发生车祸睁眼醒来时间竟回到四年前,她们正在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

  时希冉扔了笔,当场反悔:“这婚我不结。”

  顾轻晚侧身把人搂紧怀里安慰:“乖,先签字,别影响后面的人。”没有人注意到她猩红的眼以及卑微颤抖的嗓音。

  失去时希冉,一次就够了。

  *

  重生回来的时希冉发现顾轻晚会对她笑,还会跟她撒娇,变身粘人的牛皮糖。跟记忆中那个对她避犹不及,冷漠以待的人完全不同。

  难道是被人下了降头??

  #背景架空,同姓可婚#

  #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娱乐圈,重生,婚恋,甜文,现代,互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希冉,顾轻晚┃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要说出口,总是猜,会累

  立意:成长

 

 

第1章 一颗糖

  六月中旬的桐市进入了雨季后多阴雨绵连的天气,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傍晚时分停下,细微的风中夹着月季花的清香,路边花坛里种植的粉色月季花瓣凋零了一地。

  时希冉穿着宽大的灰色风衣,戴了一顶鸭舌帽,半张小脸被黑色口罩遮住,只有那双明亮皎洁的眸子熠熠生辉,从超市出来两只手都拎着大购物袋。

  尽管她已经退出了娱乐圈,还是要防止有狗仔偷拍。

  开车十几分钟后进入别墅区,回到家时希冉摘了鸭舌帽和口罩,提着东西径直走向厨房,把葡萄和车厘子放在水槽内清洗干净,装进果盘里先拿去客厅摆在茶几上。

  扫了眼袋子里的食材,时希冉准备做清炒虾仁和糖醋排骨,顾轻晚喜欢西红柿炒鸡蛋和鱼香茄子,最后再来一道紫菜蛋花汤。

  四菜一汤,她们两人足够了。

  毕竟是最后的晚餐,还是要丰盛一些。

  “六点四十五,现在准备应该来得及。”

  酸奶和黄油切片面包放置在冰箱的保鲜层,注意到手腕上的表,时希冉有条不紊开始做晚饭,淘米煮饭,处理虾线,煮开水烫西红柿皮,排骨焯水后炖在高压锅里。

  刚把鸡蛋打好,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起,电话那头林简语气沉重:“希冉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和顾轻晚真的走到离婚这步了吗?”

  时希冉皱了下眉,老实道:“不用再考虑,我想的很清楚。”

  四年前她和顾轻晚商业联姻,婚后聚少离多,顾轻晚更是对她避之不及,冷漠以对,专程挑她外出拍戏时回家。

  一年前她宣布退出娱乐圈,就是想跟顾轻晚好好过日子,挽救岌岌可危的婚姻,可顾轻晚太忙了,亦或者那个人根本就不想面对她。

  “我跟她约好明天上午去民政局领离婚证,她没有拒绝,也许她就是在等我开口。”

  时希冉鼻子发酸,澄澈明亮的眸子氤氲出丝丝水雾,靠在餐桌边缘,另一只手紧紧握住手机,加快了语速,“林简替我谢谢林律师,之前离婚协议书麻烦他好几次。”

  “我哥律师所最近很闲,他也就是举手之劳。”林简稍稍停顿了下,作为朋友,她劝和不劝离又多说了句,“开弓没有回头箭,离婚的事你想清楚就行。”

  等林简挂了电话,时希冉擦掉眼角的泪水,重新回到厨房,高压锅里的排骨汤已经开了,盖子上方的高压冒飞速旋转,发出嘶嘶的声响。

  把去了皮的西红柿切成片,眼眶里泪水打转模糊了视线,不小心切到手,时希冉吃痛拧紧了眉,脑海中浮现出顾轻晚的身影。

  曾经有一次她也不小心伤了手,顾轻晚紧紧握着她的手腕,细心为她包扎伤口,虽然冷着脸,她却能感受到顾轻晚是在乎她的。

  她以为顾轻晚心里有她,可最后,一切都是她以为。

  记得见面那天。

  顾轻晚天生一副好皮囊,左边眼角有一颗泪痣,一头栗色波浪卷发轻盈披散在肩头,哪怕是最普通的衬衫长裤穿在身上,照样气质出尘,高雅卓然。

  最吸引人的是她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漫不经心撩人心弦,肤白如雪,唇畔含笑。

  只是一眼她便心动,从此变无法自拔。

  她们结婚四年,她该知足,如今是真的放下了。

  -

  最后一道紫菜蛋花汤做好盛到白陶瓷汤盆里,时希冉见电饭煲已经调至到保温状态,把菜都端到餐桌上。

  七点二十五分,时间刚刚好。

  然而时间过了七点半,顾轻晚迟迟没有回来。

  时希冉特意坐在餐桌左侧,因为可以清楚看到玄关处,攥紧了手机犹豫许久才给顾轻晚发微信消息。

  【快到家了吗?】

  【晚饭我已经做好了。】

  随着时间推移,顾轻晚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复她消息,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时希冉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去窗边看院子外有没有车开进来,眉头紧蹙,内心焦灼不安。

  担心顾轻晚在回家的路上出事,于是给顾轻晚的助理肖凛打电话。

  与此同时,樱花club酒吧,某VIP包厢。

  肖凛瞧见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一脸为难,沙发上顾轻晚喝了不少酒,眼微微眯着,脸上泛着红晕,单手撑着头靠在沙发扶手上休息。

  电话再次打进来,肖凛壮着胆着请示:“顾总,别墅那位打电话过来,您看?”

  顾轻晚伸手拿过茶几上开着静音的手机,上面显示未接来电和微信消息全是来自同一个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带着丝丝醉意,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将手机关机,吩咐肖凛:“告诉她我在加班,今晚不用等我。”

  肖凛点点头接听电话,将顾轻晚的话转告给时希冉,他只是一个助理,没资格过问顾轻晚的家事,但今晚他能感觉到她很烦躁,甚至有一丝不安。

  除了推脱不掉的应酬,顾轻晚私下不会饮酒,可今天却……

  顾轻晚让肖凛离开,起身来到窗边,窗户开着,微冷的风吹在脸上,柔软的卷发吹到耳际,抬起手把碎发别到耳后,酒也彻底醒了,双臂撑在窗户上,眼眸里波光涟漪,隐约闪过一丝挣扎。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