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面情人 作者:温酒煎茶(上)(2)

Ctrl+D 收藏本站

  薄明烟抿了一口酒。

  酸甜的果汁裹着些微伏特加的辛辣。

  鹿哟讶异:“你没回家住?”

  “那不是我家。”薄明烟不咸不淡道,“我也没跟她说我回来了。”

  “她”指的是薄明烟的妈,林慧心。薄明烟十三岁时没了爸爸,过了两年,林慧心喜逢第二春,再婚之前她将薄明烟送出了国。

  那个重新组成的家对于薄明烟来说还真不算个家,毕竟一次都没住进去过。

  鹿哟遗憾道:“早知道我就不把房子租出去,留给你住了。”

  薄明烟温和道:“没事。”

  又有客人上舞台一展歌喉。

  薄明烟顺势换了话题:“你客人们的唱歌水平都挺高。”

  鹿哟哈哈哈笑:“好几个人都说唱的比陶芯好,长得也比陶芯好看。”

  舞台上弹吉他唱歌的是个胖胖的寸头男,薄明烟睨鹿哟,轻啧了一声。

  鹿哟补充:“我是说上一个。”

  薄明烟想到之前看清的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挑了挑眉,端起酒杯,下意识地将座椅朝当时女人走的方向转了小半圈。

  灯光迷离,人影攒动,又隔着段距离,只能大概看清衣服款型,都不如刚刚那女人穿得好看。

  鹿哟嗳了声:“你国内工作定下了么?”

  “嗯。”薄明烟慢悠悠地转回座椅,“大学时跟我合租的舍友,她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面试过了,周一去上班。”

  鹿哟在调新口味的酒,动作顿了顿,关心道:“工资福利和你美国的那份工作比怎么样?”

  薄明烟回道:“半斤八两,不过逢年过节福利不少。”

  鹿哟啧啧两声,倒酒进三角杯,夹了片薄荷叶做装饰,推到薄明烟面前:“公司在哪儿?”

  想不起来路名,薄明烟掏出手机查找聊天记录,“玄武路。”

  鹿哟凑过去看了眼地址:“我来看看那附近的房源,这两天就给你找个满意的租房。”

  薄明烟婉拒:“周末我自己找吧。”

  鹿哟嗤声:“你还是好好调时差吧,我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事,你都多少年没回来了,不熟悉路也不清楚房租价格,很容易被坑的。”

  上一次回来是六年前,南泉市这几年拆迁重建,变化翻天覆地,很多东西对于薄明烟来说确实陌生。

  见薄明烟没再拒绝,鹿哟询问道:“你对租房有什么要求么?整租还是合租?还有房租预算多少?”

  “合租吧,女生,讲卫生,不要随便带人回来住就行。房租……”薄明烟伸出手指,推着新酒杯靠向之前的空杯,“越便宜越好。”

  酒杯里的薄荷叶飘飘摇摇。

  鹿哟默了默,“行。”

  两人边喝酒边聊天,不知不觉就过了零点。

  薄明烟看了看腕表,“我得回去了。”

  鹿哟:“要我找个人送你么。”

  “不用,又没醉。”薄明烟从座位上起身,与鹿哟挥手告别。

  出了酒吧,薄明烟没着急走,借着酒吧光亮从口袋里摸出糖盒,挑了个薄荷味的含进口里。

  糖盒扣上的咔哒声和清脆的巴掌声重叠在了一起。

  薄明烟循声望过去。

  光照不到的暗处一男一女在拉拉扯扯。不管是哪里的酒吧街似乎都有类似的戏码。薄明烟冷漠地别开了眼,脚步却在女人的娇斥声下顿住。

  “我不认识你,别动手动脚的!”

  听音色,是之前在酒吧唱歌的女人。

  鬼使神差的,薄明烟脚步一转,顺着声音走过去。

  “过了今晚不久认识了么?美女你醉成这样,一个人很不安全的。”猥琐男说着就伸出了手。

  “你到下面认识我爷爷去吧,滚远点。”

  孟栩然边挥着包乱打边往余光可见的光亮方向退,连带着身体晃晃悠悠的。

  路走不稳,但下手挺重,男人小臂上被她包的尖角划拉出一道长长的红印子,男人气急。

  “你他妈的,装什么清纯烈女!”

  薄明烟眉头短暂地皱了一下,习惯姓地摘下眼镜,与此同时,孟栩然踩着高跟鞋,一个趔趄,跌进了她怀里。

  清雅的香水味混合着酒味缭绕在鼻尖。

  孟栩然退了半步,抬头,对上薄明烟的眼。

  烟青色的琉璃珠,很漂亮,很眼熟。

  这份眼熟让孟栩然生出一丝心安来,一般来说,这种心安只有家人能带给她。

  孟栩然自然地环住薄明烟的腰,控诉道:“姐姐,有人欺负我。”

  哭腔,撒娇的语气。

  和唱歌时的清冷出尘完全不同。

  “……”

  如果不是衣服一样,薄明烟都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纠缠孟栩然的男人在两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难得蹲到个半醉还长得漂亮的,他舍不得就此放过。

  不论是男人没掩饰欲望的眼神,还是眼泪沾肤的湿濡触感,都让薄明烟觉得烦躁。

  她把口里糖咬碎:“还不滚。”

  男人犹豫两秒,还是怕把事闹大,不甘心地走了。

  薄明烟:“松手。”

  怀里的哭包松开了她的腰,转而搂住她的胳膊。

  薄明烟淡漠地扒她的手。

  扒开又立刻缠上。

  薄明烟深吸气,不做无用功了,“打电话让你家里人来接。”

  孟栩然声音很轻:“家里人才不管我……”

  薄明烟戴眼镜的动作顿了下,默了一会儿,问:“你住哪儿?”

  “不是周末才让我搬嘛,现在,”孟栩然打了个酒嗝儿,“不是都去你那住么?”

  前半段嘀嘀咕咕的听不清。

  薄明烟镜片后的凤眸锁定她,慢吞吞地重复:“……去我那住?”

    • 上一页
    • 13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