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女驸马同人)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番外 作者:曾经远去

Ctrl+D 收藏本站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

  作者: 曾经远去

 

 

第1章 人面桃花

  “剑哥哥,谢谢你来看我,我以后也许不会再出宫了,我们就此告别吧。”天香望着昔日喜爱的男子,双手握在一起,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

  一剑飘红抿了抿嘴,往日犀利精锐的眸子中浮现出不易察觉的悲伤。

  良久开口问道:“驸马还好吧。”

  天香移下目光,嘴角浮现一抹的浅笑:“他对我很好。”附又抬起头看着一剑飘红道:“你多保重。”说罢转过身迈着决绝的步伐在一剑飘红黯然的目光中离开,每一声步调,都重重的踏在他的心上。

  你也保重,天香。

  东方侯一家合墓前,冯素贞迎风而立,发带与长袍下摆随风飘荡,夕阳的余辉洒在她精致无瑕的脸上,平静的像一湖春水,没有任何涟漪。

  “侯爷,菊妃,你们没有错,东方兄弟也没有错,小皇子更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和帝王之家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其实人生在世,合家团圆是最大的幸福,你们生前没有享受到,死后得到了,你们再也不会分开,永远,永远。”冯素贞说着便蹲下身,拿起冥纸在蜡烛上点燃,放在地上慢慢燃烧,修长英气的双眉平平舒展,静静的看着东方侯一家的墓碑发呆。

  “驸马。”随着一声熟悉的呼唤,冯素贞转过头,看见天香手持甘蔗正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哦,公主。公主你怎么来了?”说着便挺身而立,惯姓的将右手背在身后。

  天香举着甘蔗晃了一下含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会在这里。因为,你是好人,如果你是坏人,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不过,昨天我在接仙台听你弹降魔琴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是冯素贞呢。”

  冯素贞听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惊慌,顿了一下说道:“哦,如果会弹降魔琴的人都是冯素贞的话,那冯素贞不是太多了吗。”

  天香释然的吐出一口气,满意的点点头:“哦,是啊。嗯——我们回家吧。”天香满眼的柔情,犹如早春初开的桃花般惹人心动怜爱。

  冯素贞敛下眼睑极不自然的笑了一下道:“呃,好。”言罢,两人并肩慢慢的向山下走着。

  “你知道吗,父皇,要给太子选太子妃了。”天香正如是说着。冯素贞忽然吃惊的扭过头,面色焦急道:“什么?这样吧,你先回宫去,我找兆廷兄和绍民兄商量商量。”说完,便急急离开了。

  天香望着驸马渐行渐远的背影,死死握住手中的甘蔗,一种强大的失落感铺天盖地而来。

  从提督府商议完毕回到驸马府已是深夜,冯素贞疲惫的走进卧房。坐在书案前,一手轻捶着额头,一面盯着烛火静静思索着。

  太子选妃,对于梅竹来说,未必就是好事。试想皇上怎会允许太子册立一个丫鬟为太子妃,成为将来的国母?为何两情相悦,却总是会遭到阻拦,自己与兆廷——如今梅竹又——

  冯素贞有些烦躁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忽然想起傍晚的时候自己只顾着先走,忘记了那位公主。也不知道她回去了没有,此刻如何了。

  想到这,心头涌上一丝愧疚,公主待我之情甚深,而我。我不在乎欺瞒整个天下,可是却无法面对一直蒙在鼓里的你。

  微微昂首,忆起公主的那句“我们回家吧”言短但却温馨无比。

  冯素贞垂下眼睑,有一种别样的情绪淡淡的荡在心底,却又说不上来。

  翌日,下了早朝,冯素贞回府换了一身银灰色常服,命人在市集买了些甘蔗,便赶去公主府。

  “杏儿,公主呢?”

  迎面而来的杏儿俯身行了礼之后回道:“公主自昨日傍晚回来之后便一直没有进膳,直到今日,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准奴婢们打扰,驸马爷,您是不是又惹公主生气了?”杏儿略显不满的看着驸马。

  冯素贞嘴角涌起一丝无奈 :“你去准备些膳食送进来,我去看看公主。”

  “杏儿遵命”说完,便兴高采烈的跑去厨房。她相信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驸马爷一定能让公主恢复正常。

  轻轻推开公主的房门,天香静坐在梳妆台前,铜镜中倒映着一张有略些憔悴的脸孔,双唇紧闭,目光滞于桌上的金钗。竟连有人进来也不知道。

  “公主?”冯素贞轻柔的唤了一声。天香身子怔了一下,然后用手背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下,转过头望着来人。脸上未及拭去的泪痕,看的冯素贞心中一紧。

  “公主,昨日——我急着去议事,竟忘记先送你回府,是绍民顾虑不周。”冯素贞直视天香红肿的双眼,心底涌出大片的酸楚,天香啊天香,你一次次的包容迁就于我,待我若此,可我竟总是这样负你。可我总是不知如何待你。

  “驸马你来啦。”天香扬起笑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说道:“男子汉当以大事为重,你又是当朝丞相,当以国家为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只不过是昨个风大,吹的本公主眼睛不适而已,不打紧的。”说完投以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

  “真的不打紧才好”冯素贞轻叹一口气,扶着天香坐到椅子上。

  “公主、驸马”

  “进来吧”两人一齐应声,互相对望了一眼,莫名的各自窘红了脸,目光又极不自在的都飘向了别处。

  杏儿放下膳食托盘,正欲离去。忽然想起院里抱着一捆甘蔗的小厮正可怜巴巴的在候着,便又问道:“驸马爷,门外那个——”不待杏儿说完,冯素贞接口道:“我差点忘了,叫他把甘蔗拿进来。公主昨日吹了一个下午的风,你吩咐厨房做些姜汤来给公主祛寒。”

  “我才不喝!那东西辣的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太难喝了!”天香撅起嘴巴抗挣着,拿起桌上的一小节甘蔗啃了起来。

  “天香~”冯素贞面若梨花,温柔的唤了一声。

  刚还一本正经的人突然换上温暖明艳的笑容,偏偏那生的极美的脸上再挂着这样的笑……你居然使美男计?!哼!天香盯着驸马,霎时一抹红晕袭上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她慌乱的扭过头把玩着手里的甘蔗,大气的挥了挥手。

    • 上一页
    • 10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