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主逗驸马(穿越) +番外 作者:乐池(上)(2)

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没事。”

  可怜她好不容易熬过了学习阶段,好不容易开始实习工作,连个帅气男朋友都没来得及谈就穿越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突然的昏迷,她的爸爸妈妈一定担心死了。

  “没事就好,饿不饿?你都昏迷这么多天了,还没吃过什么东西,小圆,把粥端来。”白浅溪对着小圆吩咐。

  小圆将粥端给白浅溪,她轻轻勺了一下,粥的温度显然有些高,她吹了吹,才喂到她唇边道:“这粥啊,每隔一刻,我便让下人热一热,就怕你醒了,喝不到热乎的。”

  穆锦喝了一口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伸出微抖的双手道:“我自己来吧!”

  “你······好吧!”白浅溪显然想说什么,但她还是咽了下去,将粥递给了她。

  穆锦缓缓的喝着粥,她从来都不知道,清粥也可以这么香的,她平常很讨厌喝粥,每次她妈妈熬粥她就抱怨怎么又喝粥。

  但从来没想过,她妈妈的喜好。

  可穆锦喝了两口便停了下来。

  白浅见状,还以为粥不和她意,毕竟粥无甚味道,“是粥不合心意吗?”

  “不是,没有,很好喝。”

  白浅溪点头道:“那就好,等会喝完粥就在歇一会,你身体刚康复,万不可累着。”

  穆锦心中有着疑惑,白天小斯喊她的那声少爷,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可原身明明就是女孩。

  难道会是狗血剧?

  穆锦语气疏离,将碗递回,“我饱了,谢谢!”

  白浅溪闻言,接过碗的手微微一顿,笑容有些勉强道:“锦儿不必跟娘客气。”

  “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我好像是······”穆锦见白浅溪神色哀伤,小心翼翼地问。

  白浅溪顿时明白她要问什么,便耐心解释道:“你是女儿身,娘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在你出生时,你爹便战死沙场,官场又如战场,如果你爹后续无人,那么那些被你爹得罪过的人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白浅溪说道这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无奈之下,娘才出此下策,好在圣上英明,追封你爹为镇北王。”

  穆锦点头,古代女子地位低下,肆意被人践踏,如果无身份背景,那她们的路基本是一致的。

  穆锦担忧,“可这要是被发现······那我们就······”

  “为娘晓得的,本来还想将小圆嫁给你做掩饰,再把你姐姐的孩子过继给你,这样便天衣无缝······”

  穆锦眨了眨眼,这办法倒是不错,“那······姐······是否出嫁了?”

  白浅溪苦笑着,“嗯,出家了!”

  穆锦:“······”

  白浅溪无奈,“无论你姐是否嫁人,都已经帮不了我们了。”

  “为什么······”

  白浅溪一字一顿说:“因为······圣上将和煦公主许给了你!”

  额······真的是好狗血,女驸马耶!

  “我知道了,那还有谁知道我的身份?”穆锦无奈,只能另想它法。

  “小圆,你姐还有为娘,其余人等一概不知。”

  接着,白浅溪将碗递给小圆,吩咐道:“明日的事明日再说,小圆,好好照顾少爷。”

  小圆点头,“是,夫人。”

  白浅溪起身,替她掖好被子,而她的眼眸中,透着一丝沮丧,勉强笑道:“锦儿好生歇息,娘明日再来。”

  “恩!”

  穆锦叹气,白浅溪眼中的沮丧她明白,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没唤她一声娘。

  穆锦无看向一旁一动不动的婢女小圆,人很可爱,脸圆圆的,只是有个人盯着自己,她很不自在。

  “你下去休息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试水,本文慢更

 

 

第2章 

  “把蜡烛熄了吧,你也下去休息,我不太······我想一个人睡。”

  小圆皱眉,“不可以的,夫人吩咐我要照看少爷,那小圆就得寸步不离,万一少爷又晕了怎么办?”

  大家人户的婢女都是这样子的?

  穆锦可不想有个人盯着她睡觉,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你不去休息?就这么站着?那我也不睡了,反正我也睡不着。”

  小圆闻言,顿时一慌:“不可,少爷才刚恢复,那······要不小圆站门外,少爷万一有什么事,喊一声就好。”

  得,是个倔脾气的主。

  穆锦只得点了点头同意,“行吧,那我不喊你,你别进来。”

  “是,少爷。”

  穆锦伸头看了看,确定她离开后,便悄悄起身,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踮手踮脚地走到了铜镜台前。

  她想看看这个原身长什么样,可当看到铜镜中的样子时,略感惊讶。

  女孩儿长得和自己很像,苍白的面庞中有着炯炯有神的双眸,唯一不同的是太过消瘦了,瘦得连胸前的两团肉都干瘪了下去。

  穆锦坐回床中,微微愣神看着房间里的一桌一椅,古朴的家具自带一股檀香之气,屋中还有淡淡残留的药味。

    • 上一页
    • 9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