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须尽欢+番外 作者:易临安(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6章 旧日老友

  宫城中的幺蛾子暂告一段落, 舒殿合现在终于可以着手解决其他事了。

  冯正给她薛姨交托的信中写到,薛姨在红袖招偶然遇到了一位舒原宿过去的旧友,旧友听说她找到了原宿的独子非常高兴, 当即表示想见他一见。薛姨的意思就是让舒殿合有空的时候,再上红袖招一趟, 她安排两人见一面。

  面对薛姨的邀请与舒原宿的旧友会面, 舒殿合是矛盾的。

  她要是真的是舒原宿的儿子, 去见见自己父亲过去的朋友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她不是, 假如对方是极为熟悉舒原宿以及他家属的人, 谁知道舒殿合这一去, 会不会被对方戳破冒名顶替的身份。何况她那偌大的驸马光环,在京都里处处都有她的同僚, 要是一并泄露了,也是一件能生出枝节无数的麻烦事。

  信中写着舒原宿的旧友, 原来一直在外地做官,如今已致仕, 回京养老, 舒殿合猜测对方应该不会认识自己,但也有些风险,

  这一切还起因还得怨冯焕森,她至今都没有想明白对方到底为什么要骗自己。

  离薛姨信中约定好的时间越来越近, 舒殿合无奈, 既然顶着舒原宿之子的身份,那么只能硬着头皮去见一面了,否则薛姨那边必然起疑。

  至于上红袖招,身上衣物沾染了脂粉味一定会被宣城发现的事, 她也想好了解决办法。

  那就————晚上不回公主府好了。

  自己没有和红袖招的那些女子过分亲近,她就不相信那些气味能一直残留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主意被想出来的时候,连舒殿合自己都哑然失笑,惊讶地发现自己假扮男子久了,又和那些男子常常待在一块议事,思维方式都有些被他们带歪了,开始学会如何应付妻子的疑心了。

  换下华贵的衣袍,取而代之的是寻常士子惯常穿的直缀襴衫,舒殿合扣好领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发怔。

  从外表看自己,没有人会怀疑这幅皮囊下会是一名女子,但是她打心底从来没有一天完全把自己当作男子。什么时候自己能够有勇气脱下这一身伪装,坦然立于宣城的面前呢?

  舒殿合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感概。

  处于闹市街心的红袖招,和舒殿合第一次来这里时一般热闹,有薛姨的提前交代,一进门她就被老鸨直接带上了二楼一处僻静的厢房。

  厢房门被打开,舒殿合当先就见到了坐在里头的薛姨,然后再是她身侧一位年逾半百的翁叟。他长的方脸阔鼻,目带精光,长须过胸,两鬓斑白,一身闲散富家翁的打扮,手里摇着一把折扇。

  这就应该是薛姨信里所说的舒原宿的旧友,舒殿合见到此人的第一印象便觉得这个人不好对付,提起戒备来。

  两人面前桌上的酒菜一著未动,显然都在等舒殿合的到来。

  薛姨一见到舒殿合,就站起来热情招呼她。

  “小侄见过薛姨。”舒殿合装作看不见上首男子打量她的目光,道:“让薛姨久等了。”

  “没事,你这位李伯父也刚来没有多久。”薛姨笑眯眯道,拿起酒壶为她斟满了一杯琼酿。

  她口中的李伯父李道格闻言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试图从眼前青年的脸上看到他小时候的影子,却不免失望。他苍山兄的那个孩子丢掉的时候才五岁,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早就不知道长成什么模样了。

  而他苍山兄当年也是一品人物,进士及第,风姿傲骨,在同僚中素有白面书生之称。与眼前隽秀的青年说像可以像,说不像亦可以不像,所以光从外貌上是无法辨认对方。

  瞬息的斟酌之后,他决定先试探试探对方。

  舒殿合落桌之后,薛姨刚想为双方互相介绍一下,没想到李道格合上折扇放到一边,端起酒杯来,抢先一步自荐道:“老夫名叫李道格,与你父亲同出一地,亦是同榜的进士,致仕前官至按察司副使,有子在京中任官,老夫如今是回京养老来了。你就是你薛姨说的苍山遗失在外的小子?”

  与舒原宿是老乡,还是同榜的进士,这关系可非同一般。舒殿合眨眨眼睛,看来自己要更加小心一点,应道:“正是。”

  “你叫什么名字?”李道格注视着青年的神情变化。他虽然已经从薛小鱼那边得知了一些对方的信息,但这并不妨碍他想亲自询问一次,查找对方的马脚。

  “家里的长辈给小辈赐名舒殿合。”舒殿合应道。她当初留给薛小鱼的名字也是这个。不说在外的大名是因为舒慎这两个字在京都里向官员一打听,就等于驸马爷。

  “家里的长辈?”李道格问道:“是收养你的人?”

  舒殿合应是。

  薛小鱼察觉到了两人之间气氛过分严肃了,有意缓和,所以执起筷子往舒殿合的碗里夹了一块鱼肉道:“殿合你来的时候吃饭了吗?来吃点鱼。”

  “已经吃过了。”话虽如此,舒殿合还是没有辜负薛小鱼的好意。

  李道格见状也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继续问道:“你如今几岁了?”

  舒殿合早就料到对方会试探自己,所以故意将自己年龄往上虚报了几岁,与舒原宿儿子的年纪对上。

  事已至此,她已经没办法不承认舒原宿之子的身份了,那么只能一条道走黑。至于真正的舒原宿之子,那么小的年纪就走失了,多半姓命难存。只要他不出现,自己再一口咬定,就没有人能够戳穿她的身份。

  “你对小时候的事可还有没有记忆?知不知道谁把你救走的?救走之后,又长于何处?为什么入京?”李道格心上还是存着怀疑,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薛姨听出了他对舒殿合的质疑,不满丛生,却插不上话。

  “小侄走丢的时候,确实年幼,所以对亲生父母的事一点都无记忆。收养小侄的人是山间的一位大夫,他一手将小侄抚养成人,直至前些年不慎病故,临终前告诉小侄,小侄的家人可能在京都,故而小侄便来了京都。”舒殿合一一作答,话里半真半假。

  这番话光听着是没有什么漏洞,李道格摸着胡子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薛姨又给舒殿合夹了一些菜,舒殿合本来不打算吃的,可为了让李道格相信自己的话,她便佯装作轻松自如地用起饮食来。

    • 上一页
    • 121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