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影后有堵墙(GL)+番外 作者:云惘然(7)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三十七章 

  宋时月说想要加课, 就真是想要加课,当天就把课加起来了。

  原本上午理论,下午实CAO, 晚上侃大山加偶尔来个经典片段的重演, 课程已经挺紧凑的了。宋时月生生地又从下午下课后到晚上吃饭前抠出了两个小时, 加了个查漏补缺的课。

  前一天,前几天,哪里做的不好,做的不够, 就在那两个小时里反反复复地重新来。

  宋时月也知道自己上课不容易, 三个又编教材又教课还要对练点评的老师更不容易。所以这两小时,她基本上自己给自己加的, 中间只要有一个人偶尔来看一眼自己,不让自己加练加到跑偏就行。

  这一天,是宋时月的生日,也是她自我加压的第一天。

  于念冰看得心疼, 白日里又寻不着单独聊聊的机会,一腔的柔软心肠就都只能落在了灶上。

  早晨的长寿面只是打了个头, 中午就上了有阵子没吃的火锅。这回开了两个锅子, 一个是之前吃过的高汤白锅,另一个锅于念冰先用干辣椒爆了锅又添了些辣椒酱和高汤做了个辣锅子。因为调料有限, 辣锅就用了口小一点的锅子, 这样不需要用太多的干辣椒和辣椒酱也把锅里的汤滚得红红的, 诱人得很。

  因着宋时月今天是寿星,大家硬是没让宋时月出手。

  庄嘉川拿着麻袋进鹅舍套了一只半大不大的鹅出来, 在腿上被叼青了两块之后,好歹是独立地把鹅杀掉了。

  鱼是冯芊芊下手片的。因为够不着灶台, 是把菜板搬下来搭在了两张凳子上,才得了几盘厚薄均匀刀工整齐的鱼片。

  恒温箱里还有着几块羊肉,早早地被于念冰拿出来放大盆里又用锅盖盖着埋进了外头的雪堆里。到午饭前拖出来,已经冻硬了却还没硬到切不下刀的羊肉,就被于念冰切成了一片片薄薄的羊肉卷儿。

  涮锅的荤菜备下了,蔬菜准备起来就很快了。

  辣锅开胃,白锅润胃,一顿鸳鸯锅子吃得大家直不起腰来。要不是勤学上进的宋时月坚持下午不缺课,大家真想倒炕上就把眼睛给合上了。

  吃撑不睡觉,就是白吃!

  恨不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把一身的本领都投喂给宋时月的于念冰,又岂是做了两餐就会停手的。

  中午的锅子实在鲜美,又是来了荒野星就很少能沾到的辣味儿,便是不能吃辣的冯芊芊,也忍不住地往红锅里多伸了几回筷子。一番饕足,便是这天的晚饭开得晚了点儿,又晚了点儿,直到坐到桌上,大家还是……不怎么饿呢。

  虽说自打宋时月醒了之后,大家就基本上没挨过饿了,但是像是这般一整天都吃得油水丰盈,还是少。

  就这情况,晚上要是再来什么大菜,怕是只能用眼睛吃,然后捧着肚子哭了。

  于念冰显然也知道大家的情况。虽说吧,晚餐上大菜,不说别人,宋时月是肯定还可以的。但是便是今儿是宋时月的生日,大家在一起生活,也不能过得太过火。

  所以,到晚上的时候,于念冰就简简单单地给大家做了碗饭。

  米饭!

  当初宋时月从古堡就拖回来了一包米,今天还是第一回 拆封。

  他们都多久没见过米饭了……

  回头想想,最后一次吃上大米,就是一路上过来时捡到的恒温箱里的盒饭了吧。

  一恍惚,都被红薯和土豆都支配了差不多三个多月了。

  米饭是个什么味道来着?大家看着碗里的饭,滋溜了一下口水。

  说是做碗饭,就是做一碗饭,一人一碗煲仔饭。

  量不大,刚好够让一个没太饿的人吃饱。

  晶莹的米饭上,是切成薄片的香肠咸肉还有撕成细条的咸鸡咸鸭,边上还堆着点儿香菇笋干和油煎的土豆条。无论是肉还是蔬菜,量都不多,也就每种一两口的样子。

  不过煲仔饭嘛,本来菜也不会大量的放,滋味儿都在和菜一起焖出来的米饭上。

  香肠咸肉和咸鸡咸鸭的油脂被煮进了米饭里头,给白软的米饭添了层油光,只是这么看一看,拿勺子拌一拌,都能被那混了各色油脂香气的米香给激出哈喇子。

  小小的一碗,上头有肉有菜,中间是久违的又松又香的白米饭,下头居然还有点儿嘎嘣脆带着肉香味儿的锅巴,实在是每一口都是必须咀嚼三十次的精华!

  吃米饭吃到热泪盈眶这种事,几人也真的是从未想过。

  看着宋时月吃得一脸满足,于念冰觉得,晚餐是选对了。不过于念冰觉得,这次的煲仔饭还是缺了点儿绿色的蔬菜。可惜红薯藤和荠菜都不大适合往上搭,就只能凑了菇和笋顶着。

  其他人若是知道于念冰在面对这么好吃的煲仔饭还在遗憾,怕是要被这样精益求精的态度激得嘤地一声哭出来。

  许是晚上那顿煲仔饭实在太让人意外和惊艳,到了夜里洗漱前,外头的烤炉里开始传出类似糕点的甜香味道时,大家竟……没什么惊讶的,反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生日嘛,长寿面都吃了,还整不出个蛋糕咋的。

  蛋糕不大,端出来算算,也就够一人来个一口,然后宋时月多吃个两口的量,刚好不会成为这富足一日收尾时的负担。

  冯芊芊看着于念冰小心地把一根细细的蜡烛插蛋糕上点了,心中也是十分感慨了。

  想当初,宋时月拿回来的蜂巢,被她和于念冰提炼了蜂蜡,捣鼓着做了核桃油的润唇膏。做完润唇膏,剩下来的一点蜂蜡,在于念冰的要求下,被冯芊芊做成了几根细细的蜡烛。

  原本那会儿冯芊芊就着就那么一点儿蜂蜡了,直接搓一根粗的还能多点会儿,搓几根细的都照不了多会儿亮。不过于念冰坚持要细的,那就做了细的。

  现在看来,从那会儿,于念冰就惦记着要给宋时月过生日的事儿了吧。

  真是……

  睡前一吨糖,梦中疼了牙。

  可能是面粉的问题,蛋糕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吃起来没有外头买的那么蓬松,不过还是发起来的,就是稍微有点紧实。

  可厉害就厉害在,于念冰不仅烤出了蛋糕,连奶油都做了出来。因为羊奶膻味大,所以在做奶油前还是照例撒了茉莉花煮了,做出来奶油涂在蛋糕上,还带着一股茉莉花的香味儿,吃起来十分特别。这奶油,完美地补足了蛋糕不够蓬松的缺点,反而有种越嚼越香的感觉。

    • 上一页
    • 9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