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此番盛夏 作者:麓麓远知

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 出柜

  瓷砖被八月的太阳晒得滚烫。摊在上面的右手针扎一般的疼。景繁被那突然回过味来的知觉刺得浑身一颤,才低头去看。

  小小一摊血。抬起手背,看见一条挺长的口子,从指关节到腕骨。血还在渗,估计是刚那一拳砸偏,从桌角的木刺上蹭下去弄的。

  她盯着那伤口看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向后靠在走廊墙上,双腿伸展,这个动作,让她从腰往下都暴露在了阳光里。

  “艹。”她伸出左手挡住眼睛,低低骂了一句。

  真他妈热。这该死的八月,该死的夏天,该死的补课,该死的一切!

  右手还摊在地上,那摊血已经干得差不多。不再鲜艳的一片红色,看起来黏黏糊糊。

  谢雨珊估计不会再理她了。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是差不多的反应吧。

  奇怪。恶心。变态。

  “谁要她喜欢!谁要她对我好!她自己愿意,又不是我要她干这些!”

  谢雨珊的话还在她耳边回放,一遍一遍。

  被她喜欢很烦?她又没有要求过什么。

  还是因为姓别?

  “同姓恋啊。”她在无边无际的三十九度空气里低声念叨一句。

  “同姓恋而已。”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很温柔沉稳的男声。

  “你早就看出来了吧?”景繁没动,只靠在那里,开口问。

  “嗯。”贺乘在她旁边坐下,抬起她的又手看了看,然后给轻轻放到她肚子上。

  景繁放下左手,露出那双精致的眼睛。十几分钟前,这双眼睛的主人还是文静大方的高岭之花神级学霸。现在,神似套了三中校服跑进来干架的社会人士。

  还是干输了的那个。

  “心机。”景繁冷笑一声。

  “心机?”贺乘偏头看她,“我就是看出来了而已,我多无辜。”

  “程锦走了?”景繁问,声音有些哑,可能刚刚真的用力过度了。

  “嗯。艺考之后回来。她让我跟你说对不起。”贺乘又扭过头去,靠在墙上。七楼整个是空的,是这栋楼里最安静的地方,甚至还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

  “没必要,以后也没什么交集了。”景繁皱了皱眉。

  “她……算了,”贺乘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再说,整个学校里,估计也就他知道景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那谢雨珊呢?也不交集了?”

  “嗯,”景繁笑了一声,“没喜欢到那个地步。”

  不要她的,她才不要,她又不是圣母,白白对人好。就算真的很喜欢,不把她的付出当回事儿的,她也不想再接触。之前没点破,还能相安无事,现在什么都戳穿,她只觉得烦。

  “……你,”贺乘看着她没什么表情的侧脸皱了皱眉,一本正经地问,“哪天我要是得罪你了,你是不是也这么对我啊?说不理就不理了?”

  景繁听他这么问,偏头看他,看了一会,笑出声来,“不会。”

  “真的?我很怀疑……”

  “我也没别人了,总得给自己留个底儿。”她回过头去,笑意消失。

  贺乘刚想开玩笑,被她这句弄的措手不及,“景繁你,别这样。”认识十几年,他还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哪怕是从家里吵架跑出来的时候,眼前这人也从没想过要放弃什么。

  “贺乘。”景繁叫他。

  “嗯。”

  “真的很烦。”她闭上眼睛,“我以为只要我够优秀,他们就能来看我一眼。可是这么久了,也没人回来。”

  受了伤的拳头又握紧,贺乘看着重新裂开的血痂,觉得心里有些憋得慌。

  “学习好又什么用?当个乖学生有什么用?又没人在乎,累的是我自己。”

  “所以你要放飞自我了?那英语卷子你还做不做?”

  “做个屁。”

  “文明点儿。”

  “我,不,做。”景繁盯着他的眼睛,“够文明了吧?英语课代表兼班长大人?”

  “嗯。你这样也写不了。”贺乘起身,朝她伸出手,“请假吧,去包扎一下。”

  假是贺乘请的,景繁没进办公室。

  “给你请了三天。”贺乘从办公室出来,把假条递给她。

  “这么久?”这可都高三了。

  “我给卖惨呗,说你写不了字了,一动笔手就别要了。”

  “戏精。”景繁给他个白眼,伤口本来就不深,只是看着吓人罢了。

  “回去休息休息吧,整理整理心情。”贺乘拍了拍她的肩膀。

  “谢了。”景繁说。

  “客气。”贺乘推了推她,“赶紧走吧。”

  景繁朝后一看,果然看见拿着水杯的谢雨珊和刘小玲,尴尬地站在楼梯口。

  “嗯。”她瞥了一眼,就回头走向校门口。

  谢雨珊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过来。贺乘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嘴角带着惯常的弧度,不冷,却也不够热络,此时还能从眼睛里看出明显的不耐烦。

  “她……手没事吧?”谢雨珊小心翼翼地问。

  “没必要打听,跟你没关系。”

  “毕竟是因为我……”谢雨珊抬头,眼里的懊悔倒是真诚。

  “你跟她相处这一年多,还不了解?你不把她当回事,她从今往后也不会再跟你有什么交集。”贺乘语气有些冷。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些……不能接受。”谢雨珊说。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喜欢自己,这种事情真的不好接受。她也知道景繁看着文静温柔,其实姓子很冷,从不跟无关的人多一点交集,可她也是真的担心啊。

    • 上一页
    • 11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