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魔尊在无限游戏证道 作者:北城以北的南(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章 秘事

  “大人,你怎么来了?”

  幽暗的洞穴里,血腥气在空中飘散。

  地面上散落的是一具具尸体!

  “大人, 你怎么来了?”

  幽暗的洞穴里,血腥气在空中飘散。

  地面上散落的是一具具尸体,他们每一个人都仰着面, 表情或是痛苦, 或是绝望。

  这些尸体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他们的年纪了。

  一张张稚嫩还没有完全张开的脸, 现在却停留在了本应该和家人朋友欢聚的年岁。

  直到两个人走进了洞穴。

  在洞穴深处,有一个东西突然站了起来。

  “大人小心!”

  穿着黑色盔甲的男人立刻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剑,轻轻一挥, 在他的身前剑气立刻凝聚成了一道巨浪,就这样奔向了前方。

  “不必惊慌。”那个穿着暗青色长袍,黑发及腰, 看似年轻的俊美男子抬起了手。

  他的脸上有一道暗纹,当他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暗纹突然间亮了。

  在他们的周身,立刻有十根石柱拔地而起, 把他俩围在了当中,像是一道专门的屏障一样。

  而洞穴里唯一的幸存者, 他的身形看起来不高,应该也只是一个小孩儿。

  可等到剑气袭来的时候, 他竟然全凭着自己敏锐的感觉, 躲开了剑气。

  直到他逼近之后,黑甲男子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剑。

  不过他立刻反应过来, 自己这么做其实是在质疑掌门的实力,立刻惶恐地跪了下去:

  “大人, 我……我不是故意的。”

  掌门摇了摇头, 他都没有看黑甲男子一眼, 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仿佛野兽一样的少年身上。

  那张脸,是那么得美丽。

  如果只是被他的美丽震慑,那你可要小心了,因为他是一个危险的动物。

  毕竟,洞穴上所有的尸体,都是他一个人的战利品。

  “完美。”掌门赞许道:“你怎么能如此完美,杀人于你而言就是一种天姓对吗?”

  少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突然跳到了石柱上,然后伸出手,试图震碎石柱。

  然而当少年把自己的灵力注入石柱时,他却发现自己被石柱震飞了。

  少年的两颗黑色的眼睛转了一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遇见了什么。

  从他出生到现在,他便在不断地战斗。

  而他从没有常过败绩,这让少年感到了久违的兴奋和战栗。

  “很兴奋是吗?”掌门勾起嘴角,“如此强的胜负欲,我很喜欢。不过我现在要看的是你的承受能力。我听说,他已经通过了12道酷刑的试炼。”

  “是的。”黑甲男子有些自豪地说道:“我们曾经把他身体里每一根骨头都打碎了,把他的筋都挑了,再把他丢进狼群中。他依旧活了下来。”

  “我们也曾把他丢到火中炙烤,对了,我提议在他身上撒了盐,我当初差点没忍住去割下他的一块肉吃了!”

  “嗯,不过都是一些寻常人的试炼。对于一个修士而言,这并不算难。”掌门他的手指一动,突然间一道光落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想要躲开,却没想到这束光竟然是软的,它变成了一根绳子,当即把少年捆了起来。

  动弹不得的少年咬牙切齿地看着前方,脸上露出了一个极其痛苦的表情。

  他讨厌被束缚。

  “乖,才刚开始。”掌门摊开掌心,一颗黑色的水滴应运而生。

  它飞到了少年的头顶,啪的一下,落在了他的额头上,然后被他的身体吸收了。

  少年一反抗,便发现自己的力气,自己的灵气都在被吞噬。

  “不要动。”掌门提醒他:“这是黄泉死水。如果你用力,它就会吸收你的力气。如果你不反抗,它呢,也不会伤害你。你看,是不是很简单。”

  少年咬着牙,狠狠地瞪着那个脸上有暗纹的英俊男子,却还是下意识地停止了反抗。

  没想到的是,水滴也没有再吸收他的力量了。

  他竖起耳朵,便听到掌门接着说道:“接下来,我会用天雷攻击你。记住,不要躲闪,因为你体内有我种下的黄泉死水。”

  掌门笑了起来,不再看少年的表情,而是执着得降下了一道天雷。

  天雷落下后,少年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随后他的瞳孔发白,甚至连嘴边都吐出了白沫。

  没过多久,少年便因为疼痛过多晕死了过去。

  少年多么希望自己就这样死了。

  可他还是醒了过来,因为他被种下的诅咒。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暗纹男人后,他站在空中说的话:

  “孩子们,我已经为你们灌注了天级功法,天魔圣体!天魔宗的未来,就在你们的手上!”

  ……

  “不!不要!”

  当叶不归走出小镇后,副本里只剩下了他和陆时二人。

  他抱着怀里的陆时,观察着对方熟睡的表情。

  可叶不归怎么都没有想到,陆时突然间便爆发了。

  他猛地从叶不归的怀里挣脱后,当即把叶不归给推开。

  “是我。陆时,是我,叶不归。”叶不归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陆时。

  暴躁,脆弱,敏感以及危险。

  这不是陆时用出黄泉死水时的危险,而是叶不归怀疑自己会立刻死掉的危险。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逃也不能退缩。

  就像他沉沦在小镇的幻象中时,陆时也曾过来唤醒他一样。

  叶不归知道,现在轮到他过去唤醒陆时了。

  他每走一步,便会停下来看一眼陆时的表情。

  意识到陆时没有发怒后,叶不归这才会更进一步。

  “你……”陆时他的记忆有些混乱。

  他只知道自己使用了黄泉死水。

  是他最讨厌的招式。

  因为这一招在大战时其实用处不大,同阶层的修士都会躲这一招。

    • 上一页
    • 10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