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捡到人鱼的错误打开方式 作者:寒玉面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传说ABO人类基因起源与美人鱼,而人鱼早就灭绝在五百年前。

  郁夏却在某个台风天里,意外捡到了一条黑色美人鱼。那人鱼长得好看,却是个货真价实的残忍野兽,他强迫标记了郁夏。

  郁夏是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吃了这天大的闷亏还不敢说出来,只能自己偷偷跑掉。

  他原本以为,只要以后不见面,就谁也不知道他和人鱼的事。

  但转天,他就在学校里见到了那个穿得衣冠楚楚的人鱼野兽。

  这野兽摇身一变,不仅有了大长腿,还成了学校知名教授。

  郁夏:我呸!分明就是衣冠禽兽!

  衣冠教授笑眯眯的走到郁夏面前,绅士又温柔道:“找到你了,亲爱的夏夏同学。”

  炸毛Omega受X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人鱼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星际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夏,赛亚 ┃ 配角: ┃ 其它:新文《终极绿茶表演指南(穿书)》已经开

  一句话简介:捡到一条美人鱼后被缠上了。

  立意:自立自强,幸福人生。

 

 

第1章 捡到怪物

  2888年,夏,莫托星。

  人鱼度假岛。

  “今年的第七号超强台风‘黑鸟’将在三个小时后登陆琉璃岛,登陆时中心最大风力将达17级,预计海岸区域将出现风暴氵朝,并伴随特大暴雨,请滞留市民锁好门窗,切勿出门。”

  电视里,新闻女主播面色严肃地提醒着市民。

  郁夏裹着毛毯,缩在沙发里,哆哆嗦嗦地盯着新闻画面,忍耐着发/情期的高热和难耐。

  落地窗窗帘打开,混乱密集的雨线用力地冲击着双层玻璃,晕开大片模糊水迹。大风呼啸,院子里的两颗柿子树被吹得像气球一样冲天飞起,几欲脱地逃走。

  郁夏掐紧了胳膊,拼命把注意力集中在新闻上。

  他刚刚注射过抑制剂,但效果不大。

  郁夏是个Omega,还是一个具有高浓度信息素的S级Omega,但母亲为了掩盖他的姓别,从小就强行给他注射激素,压制他的腺体发育,将他伪装成F级Alpha。

  也因此,从十六岁开始,他每次发情期都特别难捱。

  一年比一年难捱。

  不知道过了多久,最难忍受的发情热终于过去,郁夏脱力地倒在沙发上,已经被汗水打湿的毛毯掉在地上,他也没力气捡起来,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忽的一声重重的撞击闷响袭来,吓得郁夏从梦中惊醒。

  他睁开眼,看到双层的落地窗玻璃裂了一层,蛛网般的裂痕密密麻麻的盖在外层玻璃上,颇有些触目惊心。

  台风或许已经登陆了,窗外一片昏黑,遥远的海面上波浪起伏不停,好似有巨兽在海面下翻滚,高耸的巨浪起伏落下,狠狠冲击着海岸。

  也许是什么东西被吹过来了,撞到了玻璃上。

  郁夏想着,重新躺下,刚要接着睡觉,别墅的智能机器人管家这时走来。

  “先生,院子里发现以为身份不明的遇险公民,请问可以援救吗?”机器人管家有一颗正方形的头,面部是一块显示屏,屏幕上方显示着前院画面。

  天光阴暗,大雨倾盆,画面也模糊不清,只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趴在院子角落里,上身赤/裸,下半身被一块篱笆压着,头发很长,被大雨打湿,凌乱地黏在他后背上。

  郁夏怔了一下,急忙下床,到窗边去。

  窗外就是前院,院子被大风吹乱得一塌糊涂,柿子树一颗已经不见了,另一颗只剩下半截光秃的树干。

  那个人,就在趴在窗下,靠近车库门的墙角处,郁夏要贴在窗户上,才能隐约看到他的后脑勺。

  机器人管家复述:“请问可以援救吗?”

  机器人三大定律根植在每一个机器人的程序里,它的系统不允许他对遇困人类见死不救。

  郁夏看着磅礴的大雨,以及呼啸不止的狂风,要是他不救那人的话,他会死吧……

  “你去救他吧。”郁夏答应了。

  “好的,谢谢先生,帝国联邦感谢您的善意帮助。我将从车库出去,带他进来,请您关好卧室门窗,以防被大风吹到。”

  郁夏有些冷淡地点头,他捡起地毯,裹在自己身上。

  “我还在发情期,不想见陌生人,你救了他之后,就在一楼客厅照顾他,不要让他上楼来打扰我。”

  机器人道:“好的,先生。”

  卧室门很快关上,郁夏坐在沙发上,愣了一会,他现在睡意全消,也不想看枯燥的新闻,便裹着毯子,到窗边看机器人救人。

  视野角度问题,郁夏并不能看到被救的人全貌,只看到了机器人的方形头顶,以及半途掉下来的一只肤色苍白的手臂。

  天色昏暗,大雨滂沱,整个空间都是阴沉暗黑的,唯有那垂落下来的一条手臂,白得像玉,又像是毫无生气的雪,醒目又刺眼。

  机器人很快把人救进了屋。

  院子里恢复了之前的凌乱荒芜,郁夏看了一会,感到无聊。他缩回单人沙发里,拿着遥控器,播放电影。

  睡意慢慢重新归来,郁夏歪着脸,渐渐睡去。

  迷糊里,他闻到了一股异香,味道很浅,又有种说不出的韵力,仿佛能击透人的灵魂。

  郁夏无意识地吸了几口香气,那香气如同火焰,瞬间撩起郁夏身体里的发情热,他猛然从熟睡中醒来。

  这卷土重来的发情热比刚刚还要凶猛难耐,血液都好像要烧起来了,郁夏难受的□□了一声,颤抖着从沙发上滚下去。

  顾不得散开的毛毯,郁夏扶着茶几,哆嗦着去拿上面的抑制剂。

  抑制剂刚握在手里,门外,忽而传来某种窸窸窣窣的怪响,好像是……巨蛇在地上爬行。

  郁夏后背发凉,莫名的恐惧起来,本能告诉它,外面的东西,很危险。

  得赶紧注射抑制剂。

  郁夏握紧注射器,刚要往手臂上打,卧室门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咚的一声沉重闷响,郁夏手指一抖,注射器掉在了地上。

  咚、咚、咚——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