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bo】小哭包成为偏执影帝的老婆后+番外 作者:温柔早乙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1v1\追妻火葬场\真香\有小宝宝

  【桃子味小哭包Omega受v偏执戏精影帝攻】

  初洛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影帝沈行之的床上,顿时慌了神,只得光着身子裹紧小被子胆怯的缩在床尾。

  面对沈行之的大声质问,吓红了眼,“呜,我、我不知道。”

  沈行之面色阴狠,怒视初洛,“你也好意思哭?这一切不都是你设计的吗?!”

  初洛小手攥紧被子直摇头,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低落,“呜呜,没有,不、不是洛洛。”

  沈行之气红了脸,指着门口,呵斥道:“你给我滚出去。”

  ......

  直到后来,冷酷无情的影帝可怜兮兮的扒着门框,“宝宝、老婆,老公知道错了,你给老公开开门好吗”

  门内传来初洛软糯的声音,“不要,老公要咬我,疼!”

  小剧场:

  ①

  “唔,这、这件衣服不能穿,”初洛看着床上的猫耳套装,满脸通红,身后的影帝上前,轻轻含住耳垂,“乖,我想看。”

  ②

  “呜呜呜,小、小心宝宝,”初洛扶着肚子哭的梨花带雨,影帝轻声安抚,“宝贝放心,医生说了要多运动。”

 

 

第一章 和影帝在一张床上醒来

  H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两种浓郁的信息素蜜桃与雪松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床上两人正盖着薄被睡的正香,一个是娱乐圈的影帝顶级alpha沈行之,另一个是不知名的小明星Omega初洛。

  浓郁的信息素无不证明了,这间房里在昨晚发生了什么。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其中一个吵醒,初洛此时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自是没了接电话的打算,便想着随它去吧,等电话那头的人知道无人接听,可能就不会再打了。

  谁知对方却是无比执着,打了一个又一个,初洛扛不住了。

  他忍着头疼,闭着眼睛,伸出手开始在床上四处摸索,等初洛爬到床尾才在地上找到了那扰人清梦的声音来源,他随意的按下了接听键。

  还未等他说话,就听到手机里传来陌生人火急火燎的声音,

  “行之,沈影帝,你可算是接电话了,你现在到底在哪?现在的情况岌岌可危你知不知道,公司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公司讨论了一整晚如何公关,我要和你敲定一下最终的应对方案,然后你必须赶紧出面澄清,而且是现在、马上、立刻,再晚一点可能就连警察都要立案调查了。”

  初洛好几次都想打断对方的话,想告诉他打错了,可对方一直喋喋不休,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终于是等对方停了他才开口,“您好,您打错了,我不是沈影帝。”

  谁知对方听到他的声音,无比诧异,惊呼道:“你是谁?你怎么拿着行之的手机?”

  初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想辩驳,说这是他的手机,可当他看到手机与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瞬间睁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姜、姜、姜云光?沈影帝的经纪人?这是沈影帝的手机?”

  此时对面也镇定下来,“我知道了,你是视频里和行之床的那个小Omega吧?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赶紧把手机给行之,再不出面解决就来不及了。”

  “床?”

  初洛呆呆的听着对方的话,眼神开始向四处张望,当他看到床的另一边躺着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裤的沈行之时,陷入了沉思。

  沈行之?他的偶像沈大影帝?他怎么会和他的偶像躺在了一张床上?

  “赶紧啊,行之在不在?真出了事咱们谁也担待不起。”电话那头说。

  初洛终于停下发愣,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摇了摇的手沈行之,“影帝、沈影帝,你、你的电话。”

  初洛摇了好几次才把沈行之喊醒,他见沈行之醒来后,起身把手机塞到了沈行之的手中。

  转而就又跑到床尾的一角,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只露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低下头,不敢直视沈行之。

  沈行之一时反应不过来,正想追问,姜云光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来,沈行之这才作罢,与手机里的姜云光交谈起来。

  只是沈行之在与姜云光交谈的过程中,沈行之面色铁青,眉头越皱越深,最后直至形成了一个川字,身边也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初洛低着头乖乖的坐在床尾,回忆昨晚发生的事。

 

 

第二章 影帝在阴沟里翻船了

  他只记得昨晚是他们公司一年一度的年会,往日沾酒就醉的他,被迫在年会上喝了不少酒,但在喝醉之前他记得他与沈影帝都没有任何交际。

  而对于醉酒之后的事,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会和沈影帝躺在一张床上。

  沈行之聊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回来,他把手机摔在床上,发出“嘭”的一声,把初洛吓了一跳。

  聊这么久?看来事情挺严重的。

  还未待初洛说什么,沈行之就逼近初洛,并伸出手捏住初洛的下巴,迫使初洛与他对视,“你到底是谁?居然敢给我下/药,引发我的易感期。”

  “下/药?”初洛惊呆了,他怎么可能会给沈行之下/药。

  他赶忙与沈行之解释,但下巴被沈行之捏的生疼,又对上沈行之凶狠的目光,不自觉的就想往后躲。

  在害怕之余依旧没有忘记回答沈行之的问题,“我、我是初洛,我没有给您下/药。”

  沈行之却不给他后退的机会,不仅加大了声音,还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我知道你是初洛,一个十八线明星,经纪人对你不管不顾已经好几个月了。我问的是,你背后的人是谁?谁指示的?”

  初洛第一次与沈行之近距离接触,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状态,他恐惧的望着沈行之,豆大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我……我背后没人。”要是有人我还能不火吗?

    • 上一页
    • 15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