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替嫁疯子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82章 

  “真的?我小时候最崇拜电影里扛火箭炮的火箭手,感觉超酷,你有没有有玩过火箭炮?”

  火箭炮......

  我给你说枪,你给我说火箭炮.....

  凉凉了一秒,又笑,他没反感我在他面前,自称老攻呀?伸过去手取下人耳麦眼镜,“喂,叫声老攻来听听!”

  尹诺忽闪忽闪羽睫,这人有毛病吧?怎么要突然转移话题?亦笑,露出一排莹白的牙,“你该不会,没玩过火箭炮找不到话说了吧?”

  沈陌池意外发现他的虎牙有点儿尖了,像两颗小猫的乳牙,以前不是这样的。

  心底有莫名的情绪在翻涌,表面却又不动声色,一把勾过来人,模棱两可的目色,邪魅了音调:“我不玩火箭炮,我会打炮,要不要在这里来一发?”

  “你.”

  尹诺生气之余,面颊又泛起微微的浅红,伸手去推男人壮硕的胸膛,“你发什么神经啊?”

  “那就乖乖叫声老攻来听听!”沈陌池威胁。

  “神经病,你让许子晨来叫吧!”

  “叫不叫?”

  伸手扒裤子的假动作!

  尹诺不信邪,这里有监控器,不认为他敢乱来!回答得理直气壮:“不!”

  “嘿,臭小子居然敢不听话?”

  沈陌池故作很生气,幵始解入皮带!

  尹诺hold住了一秒就认怂,这死变态要真惹怒他,什么都做得出来!硬生生唤了声:“老.....公公.....”

  沈陌池听出他的心不甘情不愿,莫名窝火,叫穆风哥的时候,可是叫得那么亲热呢!

  “好好叫!叫不好我现在就办了你!”

  “老攻......”

  垂眉颔首,比蚊子还细的声音。

  “小诺,”

  沈陌池突然又温柔了,像是心疼,像是哀伤地捧起人脸颊,眸光变得幽邃浓郁,仿若深不见底的古潭,引人

  无尽遐想,“你跟我在一起,觉得很委屈吗?”

  尹诺哪敢说话,更不敢去看他,怎么不屈?都快屈死了!

  “你回答我!”

  沈陌池开始燥了。

  “我,我说真话,你会不会打我?”尹诺瞥向他,水浸浸的瞳眸溢满害怕。

  男人滚了滚喉结,想说点什么,终还是变成:“算了,那就不要说了!玩这么久也该饿了,我带你去吃饭

  吧。”

  “哦。”

  尹诺浅浅应了声,沈陌池只觉压抑,转身去拿俩人的外套。

  “沈陌池.....”尹诺突然叫住他。

  III

  沈陌池整个人一炸,难道,他要说喜欢我了吗?

  脸上抑制不住惊喜,也不敢回头,故意不耐烦的问:“干嘛?”

  身后的人好半天才开口:“谢谢你。”

  CAO!CAO!CAO!他不是应该说点喜欢我之类的吗?难道是我魅力不够??

  算了,你可别指望那种木鱼脑袋能开窍!

  “没事。”

  这次是真的烦躁了,取下俩人的外套,丢过去尹诺的,黑着脸就往外走。

  尹诺被他弄得紧张兮兮的,搞不明白这人,跟他说声谢还臭脸。

  怕他生气,急忙套好衣服跟上去。

  踏出射击室才发现,外面下雪了。

  雪花像飞舞的梨花,天地间肆意挥洒,室外射击场的草坪上,已然积满一层薄薄的白,纯洁如尹诺,冰寒如沈陌池。

  “哇!下雪了!好美呀!”

  尹诺欢呼着,像个孩子一样蹦哒起来,跑到草坪上一小脚一小脚的印鞋印子,灰色长款大衣的衣摆随着他跳动荡起凌乱不规则的弧度,雪里跳舞的精灵一般。

  沈陌池汗颜,又见得几分痴迷,抱起膀子不耐烦的喊:“走啦,下个雪都把你高兴成这样,幼稚!”

  “好玩耶!你要不要过来玩一下?”

  美男子跳得脸都粉了,指尖也被冻得微红,还笑眯眯地裹起一小团雪,朝沈陌池看过来。

  “谁要玩啊?弱智才会玩雪......”

  男人还没说完,“嗖!”一声,尹诺一个雪球扔过来,瞬间砸了他一脸!

  “哈哈哈”

  清涩酥脆少年的笑声随着漫天飞雪悠然旋转,飘香美酒一般灌进男人脑海,直达心脏,醉了血液,迷了魂魄。

  “敢扔我球!靠!找死!”

  明明是愤怒的骂,唇边却绘有不自觉的弥度,冲过去圈住人抓起一把雪就朝俊粉的脸上抹,“看你还闹不闹!”

  “啊,沈大爷饶命!”

  尹诺挣扎着,凉凉雪挨到脸上,冷得他直打哆嗦。

  “啥?你叫我啥?”

  “沈沈爷......”

  “靠!叫老攻!”

  “我不……”

  “真不叫?”

  不依不饶的闹腾,两个男人扭打成团,不一会就翻滚在落满积雪的草坪上。

  沈陌池逮住人就要将尹诺脑袋朝雪里按,威胁:“最后一次机会!”

  “陌池……”

  依然是没叫老攻,而是轻轻唤了声陌池。

  像是求饶又像是真情流露。

  沈陌池瞬间听愣住,怔怔看向身下瞪着美眸望自己的人,那么纯净的目光,就像周围飘舞的落花,没有任何杂质。

  “小诺……”

  他随意洒掉手上的雪,贴上冻得冰凉的唇。

  尹诺深深吸气,阖上轻灵灵的睫毛回应他的吻。

  沈陌池又是一怔,本来怕他抗拒只是轻轻的尝试,却意外得到他淡淡的回应,仿佛得到一颗强有力的定心丸,他没忍住疯狂。

  卷住人一遍又一遍地狂吻,肆意闯入他的口腔,与那甜美温软的滋润喋喋纠缠,狂野地掠夺他的滋味,品尝他的芬芳,收刮他的气息,似想将人啃噬得精光,吞咽入腹。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