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谎言之诚 作者:楚寒衣青(上)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三年前,纪询因涉嫌一桩谋杀被立案调查,事后虽然无罪释放,但还是脱下了警服。

  他只说了一个小小的谎话,所有人都没发现。

  直到三年后,新调来宁市的刑侦二支队长霍染因翻开本案卷宗……

  让你的谎言甚至比真理自身更有逻辑,

  这样疲倦的旅人或许会在谎言中得到休憩。

  ——切斯瓦夫·米沃什

  CP:纪询(攻)×霍染因(受)

  说话真假难分破案靠直觉攻vs假正经真闷骚做人爱较真受

  cp相爱相杀

  ps:私设如山海,不按现实走,不要一一对照~

  pps:盲狙扯淡流刑侦故事,切莫较真,当个乐子。

  ppps:不要在文下提除了本文以外的别的小说/影视等

  PPPPS:作品独家发布平台为晋江文学城,其他任何平台的标注我笔名的作品非我创作且与我无关,请大家认准正版平台。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询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对挖彼此黑历史

  立意:不要惧怕谎言,谎言终将成为引来真相的诱饵。

  vip强推奖章:

  三年前,纪询在一桩涉及自身的谋杀案中说了个小小的谎,谁也没有发现。直到三年后,新来的刑侦队长霍染因翻出案卷。罪恶一直存在,谎言从未消失,然而黑暗之中,阳光之下,总有英雄向死而生,使死者安息,使正义昭彰。

  作者文笔清丽,在刑侦的大背景下,阴谋诡计信手拈来,线索层层递进,一个个人物粉墨登场,各具特色,整个故事布局不俗,推理缜密,值得一看。

 

 

第一卷 笼中的预言鸟

 

 

第一章

  夜幕降临,灯火次第,昏惑的夜色下涌动起欲望的迷雾,迷雾的中心,是宁市一整条的酒吧街。这条酒吧街的尽头有一家叫做“浣熊”的酒吧,酒吧近期来了个吊儿郎当的鼓手,牌子大得很,来不来店,打不打鼓,毫无规律,全凭心情。

  但现在社会是“个性自我”、“异常出众”的社会,所以他反成了酒吧近期追捧的明星。

  他叫纪询。

  一场酣畅淋漓的鼓声引动全场欢呼,酒吧的客人拥挤挨簇,想要冲上前来,但酒吧的保安早有经验,手拉手围一个人墙,挡在舞台前边。

  场下的混乱唯独没有波及到场上的纪询,哪怕这混乱正因他而生。

  纪询向后一靠,汗水像细雨一样从他额头滑落,他整个人陷入种灵魂脱离身躯四处游荡的晕眩之中。但这种感觉——说实话——并不糟糕。

  灵魂脱离了沉重的身躯,好像也脱离了凡尘的烦恼,于飘摇之中得到一种离奇的恣意。

  可惜这种恣意只持续短短一瞬。

  很快,身体从过度的劳累中回味过来,于是汗热、酸疼、疲乏从四面八方箭射而来,贯穿身体,钉住灵魂。

  纪询慢慢地吐了口气,他张开手掌让鼓槌自掌心脱落,抬手扯下挂着的耳机,再拉拉被汗湿的字母T恤,将自己的脖子从被衣服和头发集体束缚的窒息中解脱出来。

  而后他眯起眼,后颈杵着椅背,挂在那里晃悠。

  他年龄不算大,但也不小了,二十八九的样子,不尴不尬的时间;身材十分颀长,两腿一伸,仿佛和你隔个太平洋;眉目分明,棱角有度,眼睛半张不合,十分慵懒;头发很长,长到脖子处,乱糟糟堆着,但因为长得好看,这种不干不脆的发型也带上了玩音乐的独特的放纵味道。

  他晃荡了这么两下,台下的叫喊越来越高昂,保安渐渐也控制不住人群,守着店的酒吧老板瞪着他的视线都快要冒出了火来,他总算起来了,一摇三摆往后台走去,临了后台门,又突地转头,抬手飞吻:

  “谢谢大家,爱你们。”

  “哗——”

  隔音门打开再关上,挡住了刚刚爆发的热潮,纪询在更衣室里洗个澡,换身衣服,穿着风衣从后门重新进入酒吧。

  也就十五分钟的时间,喧闹已经消失了。这是个每时每刻都有新消息吸引人们注意力的时代,纪询对人们微不足道,人们对纪询也微不足道。

  “大明星,回来了?”一个穿着侍应服的小个子男人迎上来,他叫杰尼,是这里的酒保,因为年轻开朗,像个邻家弟弟,颇受来酒吧的女客们的欢迎,也不可避免的为“姐姐们”办起了些事情,“今天来了个超——正——点的美人!”

  美女本就让人兴奋,美女对纪询有意思还找自己牵线搭桥,就更让人兴奋了。

  杰尼将手中的托盘递到纪询面前,那是个漆面托盘,上边散落着不少纸条,纸条对半折起,但又折得不密,半遮半掩的露着里头的电话号码和红唇印,桃色邀请清晰醒目。

  这也算是纪询来这里的保留项目:他从不和酒吧里的人过夜,于是人们越发逆反的想要和他过夜,大约得不到的总能喊上价。

  纪询的手指在托盘上拨了拨,他看见自己的脸。模模糊糊在托盘中出现,眼下的黑眼圈如同自带烟熏妆,真可怕。

  他还看到杰尼的脸,杰尼使眼色都要使得抽筋了,看起恨不得拿红绳将两人捆了打包上床,再在床前摆个大大的心心放两礼炮,也好普天同庆。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纪询漫无边际地想,总算顺着杰尼的目光施舍地看了眼人。

  那是个穿紫色亮片裙子、长发烫卷的女人。

  确实很美,而且时尚,像是男人装杂志走下来的封面女郎,一颦一笑,一个动作,哪怕是蓬起的一道头发丝,都带着诱惑。

  男人或许不一定了解自己的喜好,但她一定了解男人的心思。

  但纪询依然兴致缺缺的收回了目光。他没有说话,举动却不亚于说了声“就这”?

  杰尼大感不解:“这样等级的美女你还看不上?你想要的是月宫嫦娥吗?”

  “你觉得两性关系是什么?”纪询问。

    • 上一页
    • 17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