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谎言之诚 作者:楚寒衣青(中)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章 爱情会治愈我的失眠——

  华颐小区是宁市的高档小区,里头均是别墅群,发生凶案的别墅在7栋,纪询到达的时候,二支的人已经到了。

  霍染因就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并且一下子就看见了他。

  纪询走到霍染因身旁,但磨磨蹭蹭,慢慢吞吞,不太愿意进去。

  霍染因:“怎么了?”

  “很明显,有血腥味。”纪询摸着口袋,摸来摸去,想要摸出张面巾纸来,可惜今天出门仓促,他搜遍了口袋,也没有拿到本该出现的东西。

  “犯罪现场可能没有血腥味吗?”霍染因时常被纪询无语到。接着他的手伸进兜里,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面巾纸,抖开来递给纪询。

  按照寻常人,此时应该说声谢谢。

  纪询不是寻常人,他是得寸进尺人,他接过面纸,捂在鼻端,再理所当然向霍染因一摊手:“糖果。”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有糖果?”霍染因反问。

  “因为我在你身旁吧。”纪询如此答复。

  “我没有。”霍染因冷冷道。

  “我会很失望。”纪询说,并以一种谴责的目光看着霍染因。

  霍染因不为所动。

  “哭给你看哦?”纪询想了想,又说。他拿着面纸捂着半张脸,只剩下一双眼睛,在霍染因脸上转过来转过去,转过去又转过来。

  仿佛只有羽毛,在脸上扫来扫去,扫去扫来。

  霍染因坚持了小一会儿,妥协了。

  他转过身,向文漾漾和谭鸣九走去,纪询刚刚过来的时候,谭鸣九正绕着文漾漾说话,文漾漾听得烦了,掏出个糖果就塞到谭鸣九嘴里——文漾漾有带糖果。

  他觉得纪询也该注意到这一幕。

  但这回对方仿佛选择性眼瞎,光冲着他要糖。

  他走到文漾漾面前,冲对方伸手,文漾漾几乎受惊地把自己的糖果给上供了,有一整包,各种味道的水果糖。

  霍染因抓了四五颗,回到纪询身旁。

  “给。”

  “谢谢。”纪询这下不吝惜了,拿开面巾纸,露出笑眯眯一张脸,冲霍染因张开嘴,“来,带我出现场,请照顾好我的身心健康~”

  “……”

  霍染因又怀疑纪询其实看见了刚才文漾漾和谭鸣九那一幕,他挑了颗菠萝味的,剥开糖纸,塞进对方嘴里。

  这下纪询总算肯跟霍染因进门了。

  他们进到客厅里,立刻看见凌乱血腥的一幕:

  本该摆放妥当的家具全部被堆放在客厅的一角,空出来的巨大空间里,一幅血淋淋的太阳,正镶嵌在客厅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

  那太阳如幅抽象画,除了中间一个巨大的圆环之外,周围的光芒被人画成了蛇,一条条蛇缠绕着扭曲着,环绕着这个巨大的源泉,在这些扭曲的长蛇之中,还夹杂着刀、叉、戟等武器。诡异之处,足以让人一眼扫过,头皮发麻。

  鉴证科的人正围绕着这副太阳拍摄照片,霍染因双手抱臂,站在旁边。

  纪询:“莫耐画的?”

  霍染因:“嗯。”

  纪询评价:“有点行为艺术。”

  霍染因开始简单介绍案件情况:“血液检测过属于夫妻二人的混合血液,根据现场血量计算,两人都不可能存活,但是尸体没找到。丈夫死在楼下大厅沙发上,那上面有血液残留,旁边那个盆是用来接血的,这些都还能通过痕迹判断。至于妻子,暂时只能看出她是在大厅被放血。案发现场是早晨九点来打扫的阿姨发现的,据她描述,女主人前几天外出旅游,男主人就交代最近隔天来打扫,所以她昨天正好没来。

  “卓藏英,男,40岁,宁市保健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高爽,女,38岁,全职太太。夫妻二人有一个六岁刚上小学的儿子,幸运的是儿子因为妻子出门旅游被寄放到父母处逃过一劫,据高爽父母的证言,女儿昨天下午1点还打电话过来商量什么时候把孩子接回去。所以那时候她还活着。”

  “至于卓藏英,最近放假,他不在医院值班,暂时没有找到昨天与他联络过的证人。”

  “现金和贵重首饰等都有遗失,高爽和卓藏英的手机也不见了。”

  纪询听完想了想,问:“那你们是在哪里发现的莫耐的指纹?”

  “脸盆和作画用的布上都有残留。”

  “那很奇怪啊——”

  霍染因颔首,说出了自己的推断:“他犯过罪,指纹和dna都在档案库里,留下指纹等于明示警方自己参与案件,这种情况下还要把尸体带走另寻他处弃尸,有点多此一举。”

  文漾漾抱着文件,小心翼翼的避开大厅那轮血色太阳,凑到纪询旁边,悄声问:“纪老师,这是不是就是你小说中写的变态杀人狂有收藏癖,于是把尸体带走做成什么标本,成为他们杀人的战利品。”

  纪询大骇:“我没写过这种吧——?!”

  文漾漾:“写了,永生之鹤里面,那个动保至上的凶手杀了七个偷猎者后都制成了人体标本,藏在大型木雕群里。你写凶手小心翼翼的割开后颈的动脉,放干血液,取出内脏,去除油脂,最后用褐色玉髓替代眼球。他爱怜的抚摸着那些躯体,就像在抚摸他内心永不坠落的那只鹤——纪老师,这是您书的封底台词。”

  霍染因轻嗤:“杀个人还那么费钱,不愧是小说家之言。”

  纪询非常尴尬,恰饭的垃圾小说被人在这种场合拿出来举例有损他的智慧光环,他生硬的转移话题:“莫耐没这个条件做标本,他一个逃犯去哪儿找福尔马林,我们还是继续查看现场吧。”

  他逃也似的离开一楼,往二楼走去。

  二楼很干净,没什么血迹,也没什么搏斗的痕迹,除了衣帽间因为被取走了首饰显得有些凌乱。

  卓藏英收入不菲,他和高爽住着别墅,这装修自然也很不错,不但如此,还很先进的用上了智能家居,只要一个app就能控制全屋电器、窗户等使用,非常的便捷。

    • 上一页
    • 19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