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外狂徒只想当工具人 作者:金筠(中)

Ctrl+D 收藏本站

 

第66章 一更

  宋兼语没吭声,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肚皮敞开盖着无菌布,几把掐住血管的剪刀还放在他身上。

  从他醒过来到麻药消散的时间,短暂到宋兼语怀疑自己根本没有打过麻药。

  口中带血的毛巾被上下两排牙齿死死咬住。

  此刻,他能够睁着眼睛呼吸就已经用尽所有力气,根本没心思去在乎那颗肾脏属于谁。

  宋兼语不再看向那颗肾脏,他试图看清这个独自一人给自己做手术的家伙,想要记住对方长什么样子。

  牙齿快要咬碎的女人,万目睚眦的盯着眼前这位王八羔子,可这家伙藏得跟乌龟似的。

  头上戴着手术帽,脸上戴着巨大的口罩还有眼镜,宋兼语只能恶狠狠盯着那两条能看得见的眉毛。

  在心底诅咒对方从今天就开始烂屁股,烂痔疮,内痔外痔混合痔全部都加上!最好后半辈子都在肛肠科度过。

  等醒过来他就要让这个家伙知道张三的厉害!

  重新缝合伤口的医生偶尔回头看一眼病患,每次都对上那双目不交睫瞪着他的眼睛珠子就想要笑出声来。

  他也真的笑出声来,用手指提拢手心里的两块皮,笑眯眯的道:“感受到了吗?我正在忙着缝合你的皮肤。”

  宋兼语原本只觉得疼,他满身心都在用来瞪这个王八蛋,现在被对方一提醒,他的注意力立马控制不住的变成了自己的肚子。

  对方好像光是提醒还是觉得不够,动作轻柔的捏了捏她切开的伤口,眉眼含笑“感受到我的手指吗?”

  无法动弹的女人,紧绷的神经不由自主顺着那根冰冷的手指开始移动起来。

  冰冷指尖在伤口处摩擦着,然后被人狠狠揪起。

  “啊!”哪怕隔着带血的毛巾,正在提起那块皮肤的医生也能够听到牙齿打颤用力咬合“咯吱咯吱。”声。

  “现在就从这里开始缝合,从这里下第一针。”

  麻药退散的身体,可以清晰让人感知那根手指落下来的位置,下一瞬宋兼语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遭人向内捅进去一根烧火棍。

  并且那根烧火棍经过的每一块肌肤,每一次停留他都能够感受的清清楚楚。

  整个伤口一直到被全部缝合好,躺在那里的人都无法做到再次入睡回到自己的身体上,也无法动弹,只能被迫一次一次被人语言提醒,被动精神集中在那处被人开膛破肚的位置。

  凌迟一样的痛意让手术台上的女人,瞳孔微微扩散,满口鲜血的仰躺在那里等死。

  “好啦!我给你缝合了一个蝴蝶结,很完美的形状。”缝合好最后一块皮肤的医生,笑眯眯的拿起一面镜子,举高之后掰正宋兼语的脸庞,让他低头通过那面镜子可以看清他自己身上的伤口。

  一只巨大且丑陋的蝴蝶结印在他的侧腰位置。

  捧着镜子的人凑向他:“是不是很漂亮?比你在西工区巷子里的作品是不是好看一百倍?”

  西工区三个字,让手术台上的女人忍不住露出震惊神色。

  这样的表情取悦了对方,那只带着森冷难闻血腥味的手掌抚摸着宋兼语的脸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动作轻柔的抚摸着她脸颊。

  “我就知道是你做的,那具尸体弄的可真糟糕,一点都不像二十三年前的作品,你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这个呢?真是让人很不满意的想要重新再来一次。”

  昨天夜里听说西工区出了一起凶杀案,跟二十三年前863案件非常相似。

  他就突然来了兴趣,本来这件事情早就被他自己都给遗忘到了脑后,却不想时隔这么久还会有人将这件事情翻出来。

  还是那么拙劣的模仿杀人。

  手术台上原本一直在忍痛的女人变得平静下来,虽然肚子方向依然疼的让他呼吸急促,可是宋兼语已经开始企图打量起四周围来。

  这个王八蛋脸上遮挡的那么严实,但是有几样地方对方是无法遮挡隐藏。

  他的身高头型眉毛耳朵,还有身上的衣服,跟这件手术室内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他的眼中。

  “咦?”

  那张脸又凑近了几分,两人现在面对面不到一尺的距离,近的让宋兼语除了血腥味还闻到一股消毒水气味。

  “在我说这件事情后,你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精神了?”

  宋兼语懒得理这个疯子,忙的打量这个房间内的所有一切。

  这样忽视的眼神让双手捧住他脸庞的疯子不满皱眉,直接将宋兼语口中咬住的毛巾强行拽出来:“来说话,你为什么要忽视我!你在看什么!”

  宋兼语脸颊被人捏住转过来,只能看着眼前这张逐渐疯狂的口罩男:“要怪——就怪你丑的人神共愤——还不如天花板——值得我看下去。”

  “你又开口了,我很喜欢听你说话很有意思。”

  宋兼语说不过这种疯子,自己骂他他竟然觉得喜欢。

  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狗。

  “好啦,你的伤口需要修养我也不能一直打扰你,等你养好了伤后,我带你亲自去复刻一下当年的作品,你肯定会喜欢的。”

  捏在他脸颊两侧的手掌移开后,宋兼语就看到这人转身拿起一根针管,在他皮肤上扎了一下。

  冰冷液体推入体内,宋兼语刚才有一点点反应的四肢再次变得没有任何力气。

  “好好睡一觉吧。”

  控制不住的困意让宋兼语被动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正上方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孔正注视着他。

  “起来。”

  秦时关抬起头,垂眼看着椅子上坐起来的青年,“感谢你们配合警方的调查,你们父子可以走了。”

  一夜没睡的刑警们回到大队,就看到会议室里两名协助调查的人,从昨天夜里一直到现在都在睡觉。

  尤其是宋兼语,叶城盯着监控将会议室内一夜加今天白天的监控全部快进拉了一遍。

  仔细数了数,“这家伙进来十八个小时,整整睡了十六个小时!他这病严重到这种地步吗?”

  简直匪夷所思。

  怎么会有人才睁开眼睛只喝了一碗粥,就又躺下去闭上眼睛还能睡着。

    • 上一页
    • 14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