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猎证法医4悬案密码 作者:云起南山(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五章 

  等待林冬和明烁吃饭这段功夫, 唐喆学回家喂了猫遛了狗,顺带把岳林和秧客麟发去给那个通风报信的关联人提回了局里。这人叫沈跃,和向日葵案无关, 赶在林冬回来之前, 唐喆学就已经审完了。沈跃之所以不顾警示给贺旗华通风报信,正因为他俩是偷拍小电影的搭档,唐喆学和岳林上门打听贺旗华的消息,让他以为是“演艺事业”曝光了。

  经审讯得知, 贺旗华卖灯给酒店,沈跃负责上门安装,安的时候顺带手给针孔摄头架上。涉案场所遍布半个市区, 案件姓质恶劣, 社会影响大, 唐喆学考虑如果查实贺旗华不是黑黄毛, 干脆把这案子移交给重案组。付立新那事儿他怎么想怎么觉着心里过意不去, 挪给重案一个能立功领赏的案子, 可尽快缓和部门间的关系。

  当然还得跟林冬商量, 他不能自己做这个主。通常来说落林冬手里的案子想再抠出去, 除非像龙先那案子似的,上面下死命令, 不然就跟找老贾领物资一样的费劲。

  在此之前得先把贺旗华的DNA比对完成。唐喆学去法医办找祈铭取样,进屋看高仁窝单人沙发里呼呼大睡, 旁边还有俩没见过的人趴在桌上。他一大活人进屋都没能吵醒他们, 那小呼噜打的, 此起彼伏, 一听便知累得筋疲力尽。解剖室里也没看见祈铭, 唐喆学想起刚路过停尸房好像门缝下有灯光透出, 稍稍做了下心里建设,过去叩响冰冷的不锈钢门。

  大门无声滑开,清冷的灯光下,祈铭的侧脸看上去略带疲态。港口仓库区的事故中,两死四重伤,重伤者当时还有口气,但到了医院就不行了,陆续死去,目前只有一个还硬挺着,在ICU里实时监控体征。上面要求全部尸检,他得先把从现场拉回来的两具安置好,同时等着接医院转移过来的遗体。

  “找我什么事?”边调试停尸柜的温度控制板,祈铭边反手指了下挂在门口的冬季制服外套,“这里冷,你披上点儿。”

  唐喆学没打算多待,就站在门口:“我提回来一嫌疑人,要做向日葵案中的DNA比对,麻烦你上去取个样。”

  “几号审讯室?”

  “三号。”

  “十分钟。”

  “好,谢谢。”

  简短的沟通完毕,唐喆学刚准备退出冰冷的停尸房,忽然想起什么:“对了,祈老师,法医办公室里那俩人是谁啊?”

  “实习生,刚招的。”

  祈铭说着微微眯起眼,几秒后流露出放弃的神情。唐喆学不用问也知道是因为什么——想不起人家的名字了。他一直不太理解祈铭的脑回路是何种构造,死者的名字听一耳朵就能记住,活人的却记不住。蛆的也行,他看那个祈铭发的养蛆,啊不是,科普视频,根本分不清哪条是哪条。更搞不懂就差个零点几毫米的长度,祈铭是怎么分清楚“高白白”和“吕白白”的,难不成是因为“高白白”比较胖?

  前几天新发的那条,标题是《法医如何使用果蔬破壁机做尸体肝脏毒理检测》,看着就挺让人倒胃口,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平台屏蔽掉。下面留言里有个ID名为“我居然不如蛆可爱”的,毫无底线的吹捧了一番UP主的……厨艺。

  十分钟后,祈铭端着采样工具进了三号审讯室,从无菌管里抽出拭子棉签,语气冰冷的要求贺旗华张嘴。贺旗华莫名其妙,没按祈铭的命令行事,反而下意识的捂住嘴。由于缺乏睡眠,祈铭耐心有限,见嫌疑人不听话,干脆一把拽开对方的手,掐着腮帮往前一拽,强迫对方张嘴刮取口腔黏膜细胞。刮完嘴薅头发,下手倍儿重,揪出“嗷”“嗷”两嗓子,唐喆学和岳林在旁边看着都觉着疼。

  贺旗华吃痛搓头,又把手搁到眼前,当即怪叫了起来:“干嘛啊这是!看看!都给我薅出血了!你警号多少!我要投诉你!”

  祈铭冷冷甩了一句“我没警号”,收好样本端起工具,转脸出屋。唐喆学正憋笑,忽觉岳林捅咕了自己一下,又听对方靠到耳边小声说:“以后让祈老师来审人吧,谁不招就薅谁头发,反正也投诉不了他暴力审讯,薅秃了算。”

  “别想那有的没的,老老实实干你该干的活儿。”

  嘴上责怪,唐喆学心里倒是稍感认可岳林的提议。该说不该说,现在的条条框框给他们卡的死死的,哪像他爸年轻那会,进来先“咣当”一脚踹跪下,让嫌疑人明白明白自己的处境,审起来就没那么费劲了。而且这帮孙子也特么学精了,你骂他两句,他都能投诉到你停职。要不怎么罗家楠这两年动不动嘴角起个火疖子,都是审人的时候给憋屈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祈铭憋屈的,毕竟是地下二层的情商高度。

  祈铭前脚出屋,林冬后脚进来,拿起唐喆学审沈跃的记录翻了翻,镜片后的视线瞬间锐利——偷窥癖,姓/罪犯的显著特点之一。

  “啪”的,记录本往审讯椅的挡板上一拍,他抱臂于胸,语气强硬:“除了这个,你还犯过什么事儿,自己说,别等我问。”

  贺旗华被他问懵了,心说今儿出门没看黄历,先是被警察扣了,然后又被薅头发薅出血,这刚进来的是干嘛的?上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说!”

  林冬一声吼,给旁边岳林和唐喆学都弄得一愣。进来就吼,不像林冬的风格,倒是很像罗家楠的审人路数。该不会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吧?唐喆学琢磨着,难道是和明烁吃饭没吃痛快?

  不过他这一嗓子确实给贺旗华吼怕了,当即竹筒倒豆子似的:“我我我——我就偷过几次邻居的裤,可那都十多年前了!哦——还有——我还跟卖我——卖我保险那女的睡了,还有我家导购,我也跟她睡过!恩恩——还有——还有——”

  “……”

  林冬听的直皱眉头,稍后缓出口长气。不,即便是DNA结果没出来,也能估摸出这贺旗华不是当年的黑黄毛。黑黄毛十四五岁的年纪便有领导驱使他人的能力,现如今三十多了,不该怂成这样。当然事无绝对,只是从直觉上来判断,他吼错人了。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