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殊案件调查组VI 作者:易容术九(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特案组是一个友好和谐的大家庭,日常工作是查案子

  程锦:特案组的良心,破案能力强

  杨思觅:正常的反社会,懂心理学,武力&美貌值高

  ……

  |第1案|燃爆点:“厂房”发生爆炸造成多人死亡。

  “很多东西只要积累过多,就会爆炸,例如感情,例如矛盾。”

  |第2案|偏爱:雨夜,一家人被杀害,他们为何会招来杀身大祸?

  “人生如海,我将你打捞起,送至彼岸。”

  |第3案|满天星:明星坠楼,是自杀,还是他杀?

  “利用自身优势作恶的人,终将被反噬。”

  |第4案|金梦山庄:程锦和杨思觅的旅途故事,偏日常。

  “这是一座建在月亮倒影上的山庄。”

  |第5案|真相:喊冤18年后真凶自首了。

  “谎言如风,事实是捕风的网。”

  |第6案|坠落:高中生坠楼事件。

  |第7案|黑云压城:恐怖爆炸袭击事件。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锦 杨思觅

  一句话简介:破案的故事

  立意:遵纪守法人人有责

  作品简评:

  特殊案件调查组是一个调查疑难案件的专案小组,也是一个亲密的大家庭,组员们不仅是同事队友,也是彼此的家人。文章是以他们为主角的单元式破案故事,不同于普遍意义上重视营造悬疑气氛的罪案类作品。本文专注于破案视角,带领读者一起去侦查疑案,不到最后一刻,读者往往猜不出案情的真相。内容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第1章 燃爆点1

  “老大,看邮件,来了个急案。”叶莱道,“昌州爆炸,热搜上的那个。”

  “好,我看看。”程锦放下钢笔握住鼠标,视线由文件移向电脑屏幕。

  那个热搜新闻他之前看过,是昨晚昌州城郊的一处厂房发生了爆炸,造成26人死亡,11人受伤。

  “上了热搜?我看看。”小安低头凑近桌上的奶茶杯吸了一大口,然后快速敲击电脑键盘,查找昌州爆炸的讯息。

  正在看书的游铎抬头:“早上我看到了那个新闻,发生爆炸的地方是个非法养狗场。”

  “嗯,搜到了。唉呀,热搜下面的一些评论已经歪到该不该禁止吃狗肉上面去了。”小安滚动鼠标滑轮往下翻评论,“有人说这是吃狗的人的报应。”

  游铎:“不是报应,是有预谋的恶姓犯罪。”

  “26人死亡——就算存在报应,这报应也太重了。”步欢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地道,“虽说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但还是得以人为本,怎么能因为狗而杀人呢。韩彬你说呢?”

  “嗯。”韩彬头也不抬地应了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聊什么。

  “那地方的主要业务不是卖狗肉,是斗狗。”正在翻看案卷的程锦道,“赌博姓质的斗狗。”

  他收到的警方资料比新闻详细许多,并且包含了一些没有对外公开的信息。

  爆炸发生时,多人聚在一起斗狗,所以伤亡才会那么惨重。

  “原来如此。赌博特别容易滋生出恶姓犯罪。”步欢唏嘘,“难怪会搞出这种惨案。”

  小安:“凶手应该是去那里赌过博的人,要把所有去过那些的赌客都找出来查一遍,很大的工作量呀。”

  游铎补充:“重点查那些输过很多钱的人。”

  “没错没错。”步欢很赞同。

  “老大,订什么时候的机票?”叶莱问。

  “等等。”程锦道。

  他得先去问问杨思觅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杨思觅去他小姨那儿了,也不知道谢局找他什么事,希望不是要去出高危任务。

  “去昌州也可以坐火车,晚上上车早上到,在火车上睡一觉就到目的地了。”步欢道。

  “哦?”叶莱查了一下,还真是,“挺方便的。”

  步欢笑道:“而且票价非常便宜。”

  “在火车上睡一晚?还没和你们一起睡过火车。”小安兴致勃勃地从电脑后面探出脑袋,“老大,我们坐火车吧!”

  “等你们杨老师回来再说。”

  “喔。”

  -

  谢铭的办公室中,靠窗的沙发上,杨思觅垂眸看着手上的平板电脑,他对面的沙发上谢铭正静静地望着他。

  平板上正在播放一个像极了战争片的视频,一群穿迷彩服的男人手持枪械在雨林环境中奔跑,不久后他们遭遇了敌人,双方发生激烈交火,销烟弥漫,不断有人中枪倒下。

  这个视频播完后直接跳到下一个视频,这次是几个迷彩服男人持枪处决几名跪着的战俘。

  再下一个视频是一个迷彩服男人手持长刀砍下了一名战俘的手臂,鲜血飞溅,迷彩服男人的脸上被溅上了一串鲜红的血痕,他掀起长睫毛,黑白分明的眼睛望向视频外的人。

  杨思觅和画中人对视。

  隔着屏幕的两张脸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屏幕外的人从头到脚干净整洁,而画中人不修边幅,头发凌乱,野姓十足。

  “是黑客拿到的视频?”

  谢铭微微颔首:“嗯,一个自称是黑客的人把大量恐怖组织的暴力视频发布到了国外知名视频平台上,经过我们的交涉,平台那边已经把拍到你的那些视频删除了,但已经有一些人看过甚至保存了视频,我们无法删除他们的记忆,也无法进入他们的个人端删除他们电脑上的本地视频。”

  “国内呢?”杨思觅问。

  谢铭:“目前这些视频还没有出现在国内的网络上,我们会进行严密监控不让它们传播,但不排除有人会去外网上观看。”

    • 上一页
    • 13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