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O相吸定理[电竞]+番外 作者:耳日日Devil

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 早早起床

  下午两点,海市的Miracle战队基地二楼某房间,窗帘被人拉的严严实实,纵使外面万里晴空,室内还是一片昏暗。

  “主人,您孙子来电话了,主人,您孙子来电话了……”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倏地亮了亮,搞怪风的来电提示音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借着手机发出的光可以看见枕头上的脑袋动了一下,但旋即又没了动静,来电提示音在屋子里不断回荡,大有不接电话绝不停息的阵势。

  枕头上的脑袋又动了动,这次没有再继续置之不理,四五秒后一只手摸到了亮着屏幕的手机。

  “有屁快放。”

  手的主人语气里透着浓浓的起床气,鼻音略重,应该还处于睡和醒的边缘。

  “小叶子,你还没醒?看看你的手机,这都下午两点了。”对方似乎处于一个嘈杂的环境中,但声音很有辨识度,能从一堆杂音中清晰辨别出。

  少年的声音有点发闷,估计是把头埋进薄毯里了:“作息不同你忘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儿没,没有我挂了。”

  “哎,先别挂,祖宗,还真有事儿要通知你,”对方顿了顿,继续说,“方二少今晚搞趴体,来不来?”

  “不去,无聊,我要训练,挂了。”闷闷的声音说着,发出了一阵窸窣声,大概是翻了个身。

  怕他挂电话,对方赶紧接了一句:“别——祖宗,时延也去。”

  床头的小台灯被打开,一束偏暖色调的光照亮了屋子,头发略长的少年模样的人坐了起来,他一只手还握着手机,眼睛倒是睁开了,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又精致。

  就是看着脸色不是很好,平添了几分不好惹的气息。

  “所以,谁给你的勇气打电话找我?”少年嗓音还有点哑,但听着还是很悦耳,他喉结滚了滚,眉心拧了起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嘴唇稍微张了张,刚想说话,一道男声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我给的。”

  少年的表情一滞,缓了几秒才倏地抬了抬长睫毛,有点不敢置信地咽了下口水。

  “叶梓,我让谭竖给你打的电话,可以吗?”电话那头换了人,男人声音很好听,说话像是带着蛊惑buff,让人忍不住就想点头附和。

  叶梓畏冷般往薄毯里缩了缩,只把脖颈往上的地方露出来。

  他一改刚才的乖张态度,像是闯祸被家长发现了似的,现在老实得不像样子。

  “时哥,我,我等会儿还要训练,就不过去了。”叶梓快速眨了几下眼睛,脸不红心不跳地找了个借口,试图搪塞过去。

  电话那头的时延轻声笑了一下:“别告诉我Miracle战队连周末都没有。”

  叶梓连忙看了眼日期,皱着鼻子闭上了眼,特别想直接挂断电话,结束这场尴尬的对话,但他又有点舍不得,毕竟很久没和时延说话了。

  “算了,不为难你了,你好好休息,想出来玩的时候再说。”时延像是觉察到了他的万分不情愿,也没再强求,低声交代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叶梓看了眼自动变暗的手机,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把手机随意丢在一旁,闭着眼躺了下去,没过几秒,他翻了个身。

  一分钟后,他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听见时延的声音了,他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

  叶梓睁开眼,朝着墙发了会儿呆,等熟悉的闹铃声响起后,干脆坐了起来。

  他关了闹铃,揉了揉头发,掀开被子下床,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

  放完水,叶梓站在盥洗池旁洗手,他抬了抬单薄的眼皮看镜子,镜子里的少年冷着张脸,头发有点乱,五官凌厉精致,看着就感觉不是善茬。

  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是什么软柿子。

  叶梓从小就是个典型的孩子王,上得了树,下得了水,闯得了祸,斗得过嘴。他不高壮,但打架的时候总有一股子狠劲,时间长了,周围的小孩虽然畏惧他,但都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玩。

  顽劣的同时,他又算得上听话乖巧,成绩永远都是班里第一,作业永远都是最好的那份,不逃课不翻/墙,不打瞌睡不顶撞老师,长得还酷帅酷帅的,因此,老师对他是咬牙切齿却也喜欢偏爱的。

  那时候,大人们都喜欢用一句话来评价他:这孩子以后肯定是个出类拔萃的Alpha。

  不管说者是否出自真心,这句话算得上对他的一种肯定。

  叶梓也一直认为自己会分化成一个Alpha,他还曾经苦恼过,万一比他大两岁的时延也分化成Alpha,那他们不就没法领结婚证了吗?

  时延当时还住在他家旁边,每天都会坐在小院子里给他讲故事,每到这个时候,叶梓都格外听话温驯,双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看着时延。

  其实他不太喜欢听那些幼稚的故事,但他喜欢时延。

  时延的爷爷和他的爷爷是老战友,过命的交情,两家关系很好,别人还说他们两家早就定了娃娃亲,他和时延长大了是要领结婚证的。

  叶梓那时候虽然小,但也早就知道领了结婚证的两个人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他没什么抗拒的心理,因为时延对他真的很好。

  时延每次讲完故事,都会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朝他笑一笑,然后悄悄往他手里塞一颗糖果,以示奖励。

  叶梓喜欢看他笑,这让他有一种被温柔的微风细慢吹拂的感觉,很舒服。

  他还暗地里祈祷过,等时延十六岁的时候顺利分化成一个Omega,这样他就能一辈子都看时延笑了。

  可事与愿违,时延分化成了Alpha,叶梓都没来得及悲伤,时家就搬了出去,一别就是三年。

  叶梓十六岁那年也正常分化了,Omega,他郁闷了很久,那段时间没人敢跟他提和姓别有关的事,生怕他冷脸不高兴。

  也是那一年,时延所在的TCS战队拿了MOBA竞技游戏Blast的总决赛冠军。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时延的新闻,叶梓看着照片里时延对着队友笑,心里苦涩涩的,总感觉他的时延哥哥把他忘了。

  不知道是哪个瞬间,他灵光一闪,忽然打定了主意要去当职业电竞选手。

    • 上一页
    • 105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