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奶包受X游戏意志切片攻

  阅读提示:非正统无限流,剧情线推理线少!所有带姓名的基本都是攻的游戏意志,受白白甜甜娇软美人美炸天,自带万人迷属姓,娇气包属姓!又软又娇反应迟钝!笨蛋美人!(不建议接受不了这类人设强行看,因为后续不会有改变,始终是笨蛋美人)

  笨蛋美人yyds

 

 

第1章 妄想症患者

  =========================

  1

  【这是一所偏僻的精神病院。】

  【这所医院的死亡率居高不下,病人强调自己精神正常,却迟迟不愿意离开这所医院。】

  【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病人?】

  好吵。

  没有起伏的电子音,如同报幕一样,字正腔圆地念出杂乱的信息。

  【恐怖直播系统启动中——】

  【正在绑定第12457位宿主浅灵,体质F,智力F,外貌SSSSS%2B,系统判定属姓:除了脸,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叮!绑定成功。已随机分配直播助手:系统663。】

  【[新手任务]单人副本主线加载完毕,通关条件:成功存活并逃离。】

  【进入单人副本:妄想症。】

  “妄想症患者?”

  一阵眩晕之后,浅灵的意识逐渐恢复。

  面前的男人帅气俊美,衬衣领带外套着干净的白大褂,金丝眼镜禁欲又锋利。

  “以前有接受过治疗吗?”

  男人再次开口:“除了妄想症,是否有其他病史?”

  “病人?”

  浅灵弄不清眼前的状况,眼尾周围红红一大片,声音又娇又软:“我不是病人,也没有你说的、妄想症。”

  原本不耐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愣了几秒,直勾勾盯着他的脸,抬起一抹兴味十足的笑,“怎么证明?”

  “这儿的病人,都说自己没有病。”

  浅灵皱眉头:“可你不是医生吗?我有没有病,你难道这都判断不出来?”

  年轻医生勾起嘴角。

  很呛人的话,从他这张漂亮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像只无辜的小奶猫,拖着软乎乎的尾音,喵呜了一声。

  “把外套脱掉。”

  “???”

  浅灵呆呆的啊了声。

  年轻医生抽了张体格检查的单子出来,“先做检查。”

  “噢噢……”

  在他冰冷直白的视线下,浅灵窘迫地低下头,慢吞吞开始脱下厚重的外套。

  “那你检查之后,就可以放我走吗?”

  外套下两段白得晃眼的手臂,像是常年见不到太阳,关节处透着诱人的粉色,柔软的手指正蜷缩卷住的衣服下摆。

  年轻医生单手箍住他的下巴。

  指尖的冰凉透过医用的橡胶手套,像是羽毛轻扫般划过眉弓、眼皮,冻得浅灵忍不住发颤。

  “你似乎搞不清状况。”

  医生的指腹按在丰润的下唇,轻轻用力,迫使他张开嘴,仰着头。

  浅灵不适地呛咳了下。

  “进了这所医院的人,没人会想离开。”

  年轻的医生动作是冷漠无情的,特殊检查用的医械撑到抵着牙列,医用手套的刺激难闻的橡胶气味,泛着苦味。

  浅灵只敢从喉间发出唔唔的抗议呜咽。

  浅灵真的很委屈。

  莫名其妙被卷进这个游戏已经够倒霉了,还要被当成病人,检查身体又很不舒服。

  浅灵红着眼眶,眼睛像是刚睡醒的小猫一样睁不开,睫毛上沾着水珠,雾蒙蒙的,一副快哭出来的可怜样子。

  “很难受?”

  浅灵呜呜地眨眼睛。

  还没好吗?

  嘴巴已经很酸了。

  “真伤脑筋,”

  年轻的医生手指轻轻摩挲柔软的唇瓣,看似苦恼地皱眉,似乎是第一次遇到他这样棘手的病人。

  “配合不了的话,我就只能直接丢你进病区了。”

  “那些病人虽然脑子不太正常,但应该会很喜欢你这种漂亮小男孩的。”

  “毕竟你的脸,很吸引人。”

  浅灵害怕又气愤。

  想往后躲,又害怕男人真的说到做到,只能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乖乖地配合检查。

  不知道过了多久,浅灵感觉自己接受医生检查的嘴巴火辣辣的疼,医疗器械边缘冰凉锐利,刮得他舌头都麻了。

  好像有什么顺着嘴角往下滴。

  男人气质禁欲,面色冷淡,在他的嘴角到下巴一抹,医用手套上沾着什么。

  指尖碾磨,医用橡胶手套摩擦发出令人耳热的声音。

  “是小孩吗?还会流口水。”

  男人穿着医生服,即使做着这样亵狎的动作,那张冰冷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副好整以暇的神情。

  他慢条斯理地将那副医用手套摘下,语气间夹了一丝戏弄的笑意。

  浅灵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揶揄,羞窘地垂着眼睛,老实回答:“是检查的时间太长了,才会控制不住。”

    • 上一页
    • 131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