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中)

Ctrl+D 收藏本站

 

第83章 够解渴了吗?

  ===========================

  83

  纪嘉誉脑子一热,就完全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在看到浅灵愣住的表情后,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本来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在看到浅灵被盛离搂在怀里,做着如此亲密的事,他就无法遏制心里的嫉妒。

  是嫉妒。

  他紧紧看着眼前的浅灵。

  偏偏生的一张谁看了都忘不掉的漂亮脸蛋,姓格却软得要命,就是被欺负了都没有办法反抗。

  他的视线落在那方红润的嘴唇。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浅灵的唇色原本就比普通人还红润,被反复啄吻后,红得像是熟透的樱桃,点缀在白白嫩嫩的脸蛋上,一双眼睛委屈巴巴地挂着没干的水汽。

  纪嘉誉深吸了一口气。

  “手还疼吗?”

  浅灵看着他,不说话。

  纪嘉誉凑近,想要牵起他的手。

  一直不说话的少年,在纪嘉誉即将碰到他的手臂时,将手默默地挪开。

  纪嘉誉动作一顿。

  他抬眼去看浅灵的表情。

  因为生气的原因,双颊的腮肉鼓鼓的,像是一只塞满粮食过冬的小仓鼠,傲娇地将视线偏到一旁不看他。

  这就生气了?

  纪嘉誉伸手,不顾浅灵的拒绝将他的手腕牵起。

  手很细但是并不硌手,他一只手就可以轻易地牵住。

  浅灵瞪着他,紧紧攥着手心。

  “松手。”

  纪嘉誉就当做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圈着他的手腕,指腹磨着白皙的手腕,“手心别握这么紧,小心碰到伤口。”

  “不要你的关心。”

  浅灵无论怎么拧巴,都挣不开纪嘉誉的手,气得只能张开嘴,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

  “嘶。”

  纪嘉誉倒吸一口气。

  浅灵的口腔里传来淡淡的血腥气,但对方还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浅灵气恼地松开嘴。

  他没有收敛力度,纪嘉誉的手背上浮现了一个清晰的牙印,虎牙的位置透出了淡淡的血痕。

  浅灵紧紧皱着眉头,是很烦躁的表情,“纪嘉誉,你到底什么意思?”

  一边骂他骂的这么起劲,一边还拉着他不放。

  纪嘉誉不仅没有松手,反而还凑了过来,几乎将浅灵整个人圈在了手臂和墙面的狭小空间。

  微凉的唇擦过他柔软的发丝,从发丝到耳垂,迷恋贪婪地嗅闻着浅灵身上的香气。

  “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走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你,跑遍了整个学校,我都要急死了,我好担心你出事,浅灵。”

  “我一听到你安全了,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找你,浅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低声又卑微的讨好。

  还在生气的浅灵偏着头不理他,侧脸的鼻尖挺翘,浓密的眼睫毛跟把小扇子似的,身上香香甜甜的,纪嘉誉忍不住蹭着他的脖颈。

  “看到你和别人亲近,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浅灵的眼睫颤了颤。

  想到刚才盛离抱着他,而纪嘉誉还站在门口的场面,尴尬的他脚指头又要开工扣出一套三室一厅了。

  想到这,浅灵的脸颊更红了些。

  纪嘉誉更加无赖地凑近了点。

  刚才在病房里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浅灵很软,身上也很香,特别适合圈在怀里,无论怎么碰,都觉得不满足。

  浅灵的力气小。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生气对方刚才说的话,但被搂着的时候,脖子很痒,他推开纪嘉誉一次,对方马上又会黏上来。

  浅灵皮肤又白又细,平时随便摸一摸就容易红,纪嘉誉就格外偏爱看着他,皮肤一点点染上红色。

  自从资料室拿试卷之后,他就有无数次想要和浅灵靠近,近一点,更近一点,是完全超出正常同学关系,成为对方眼里独一无二的存在。

  浅灵只能任由他抱着。

  纪嘉誉能够一脸地正义,指摘他“你根本不反抗是吗?”又做着相同的事。

  算来算去,能在现在这个时间和地点出现,把纪嘉誉拉开的也就只有盛离了吧。

  这到底是什么社死场面。

  ——呵呵,都是狗男人的把戏罢了。

  ——骂老婆的时候这么凶,自己还不是真香了。

  ——纪狗敢骂我家宝贝,就该罚他不许和老婆贴贴。

  ——啊,我也好想搂搂抱抱宝贝啊!!

  ……

  浅灵被抱着,还要听纪嘉誉在他耳边,不厌其烦地说着些暧昧又黏腻的话,就算浅灵捂着耳朵,对方也会将他的手拉开,然后更加过分的说些有的没的。

  原本他以为躲开盛离就万事大吉了,没有想到是把自己送进了另个窝里。

  这时,身后不远的房门被敲了敲。

  盛离双手环胸地望着两人,“打的什么水?够解渴了吗?”

  浅灵整个人瞬间愣住。

  好家伙。

  梅开二度。

  想什么来什么。

  明明很正常的话,从盛离的嘴里说出来总是多了一层微妙的气氛。

  而纪嘉誉似乎要报复盛离刚才的无耻行径,见到人来了,还抱着浅灵不撒手,张开嘴在浅灵的脖颈咬了一口,浅灵的眼里是闪出的泪花,气鼓鼓地训了他几句。

  纪嘉誉这才悠悠地放开搂着浅灵的手,冷睨着盛离。

  “挺解渴的,怎么。”

  盛离轻笑一声,视线一直盯着脸红得像是发烧了一样的浅灵。“我问的是浅灵。”

  他双手环胸,缓缓踱步靠近,压低身子幽幽开口,“是我刚才没有喂你喝饱,才放你出来找水喝?”

  浅灵麻了。

  灵灵不在,灵灵不知道。

  浅灵顶着盛离晦涩不明的视线,活像是干了坏事的好学生,找了个借口,道:“我突然想起来,药放到房间里了,我回去拿。”

    • 上一页
    • 16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