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轮椅上的王冠[电竞] 作者:又生(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101章 

  ? 种子 ◇

  坦然而低调

  揭幕战, YG逆风翻盘打赢KIT,拿到首胜。

  小组赛随之紧张进行。

  如果说春季赛是百花斗艳,那么夏季赛则是刀尖上的盛会,伴随流量激增, 今年, 全球总决赛官方团队首次为各大赛区的战队拍摄宣传MV。

  作为NPL名至实归的首席中单, 且又是受过先进荣誉的残疾人代表, 夏凉是赛事方第一个邀请的「歌手」。

  同样受到邀请的还有KIT新晋人气打野红桃K、小天王星和YG能量流中单TaTa等人。

  拍摄流程是先在录音棚录音, 然后到凯迪拉克中心取外景。

  夏凉接受过不少采访, 却还从来没有到录音棚里唱过歌。

  一位网络艺人给他们做的曲,曲名为《地平线》。

  四周的墙面铺了消音海绵, 进门之后, 夏凉只觉得耳朵受到洗涤, 喧闹嘈杂顿无, 连光线都无法逃逸。

  工作人员中, 有一个模样突出的, V字脸金色卷发, 戴着森林海马牌耳机, 指甲涂的奶奶灰,脑袋一颠一颠地坐在调音台上, CAO纵着屏幕上一串跳动的曲线。

  夏凉听大家叫他「十麦」。

  “哈喽, 夜愿。”

  “嗨, 来了。”

  几张熟悉的面孔在和他打招呼,都是比赛时经常碰见的朋友。

  夏凉收起耳机,一圈一圈绕着盒子缠好。他找了一圈, 没有发现季天。

  “抱歉, 来迟了。”童曦推门进来, 手里还拉着行李箱,“刚下飞机。”

  夏凉把轮椅往旁边开几步。

  童曦说:“谢谢。”

  夏凉拿起一张打印好的纸质版歌词,递过去说:“你和TaTa一组。”

  童曦说:“哦,好的好的,谢谢。”

  夏凉说:“那个,季天他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童曦拿着歌词:“我以为你知道的啊。”

  夏凉说:“什么?”

  童曦看一眼周围,咳了咳,拍夏凉的肩膀,低声说:“你们在驾校练车的照片爆出来之后,季天就被禁足了,现在孙跃然怕参加个活动又起风波,让我替他来。”

  夏凉苦笑:“好过分啊。”

  童曦点点头表示认同,去和TaTa聊了。

  ?

  每个人一小段的歌词,词意通达,念起来朗朗上口。

  夏凉来前专注训练,也是到这临门一刻才开始抱佛脚。

  “汗水沉淀为信念,飞跃地平线……”

  一个纯净清亮的声音打断他:“夜愿,你好,我们被分到一组唱和声。”

  红桃K穿着一件经典GAP卫衣,拖着宽松的牛仔裤,很有礼貌地站在旁边。

  二人在场下交流的机会不多,红桃K的出色打野路线为KIT赢得不少胜场。

  但是上回被ART3:0的阴影还在,以至于这位初出茅庐的青训生每每在镜头前谈到夏凉,都是一脸崇拜的样子。

  网络都传红桃K是夏凉的小迷弟。

  夏凉说:“所以你能记住歌词吗?”

  “也不难啊。”红桃K听夏凉这么问,一手按住无线耳机,闭眼,跟随旋律轻哼了几句。

  ——

  夏凉呆住。

  这是他有生以来,亲眼见过的非职业歌手中唱得最好的。

  “你好厉害。”夏凉如是说。

  “啊,谢谢。”红桃K被夸奖,直接脸都红了。

  工作台前,十麦摘下耳机。

  录音室的玻璃门打开。

  十麦打一个响指,慢悠悠往里指,示意夏凉和红桃K进去。

  “十麦老师是韩国SBS的调音师。”红桃K对夏凉说,“这回破茧赛事方能请到他,也是很牛了。”

  夏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麻烦快一点。”十麦的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烦地说。

  “好,不好意思。”红桃K说。

  夏凉来到话筒前,握住防喷网。

  十麦通过耳机和他们对话。

  “好,别紧张,跟着唱就行。”

  前奏响起,激扬的音乐瞬间把夏凉带入另一个世界。

  他从小五音不全,也就是爱听些旋律简单的重金属乐或者没有旋律的说唱。

  但这个耳机的音质让他的灵魂都出窍了,仿佛看到层层叠叠的山脉,奔流入海的河水。

  “苦难将心志淬炼,新希望在跳跃,迎接光辉的明天……”

  红桃K和他对视。

  夏凉紧紧抓住话筒,前俯后仰,尽情地歌唱。

  ……

  三分钟后,他和红桃K从录音室出来,听见整个房间都回荡着自己走调到天涯的清唱声音。

  “Oh-Oh-飞跃地平线!”

  原来他的声音实在太不和谐,以至于,十麦单独把他的音轨拉出来大修大改。

  “Oh-Oh-飞跃地平线!”

  一遍又一遍。

  “哈哈哈。”童曦和TaTa疯狂鼓掌,“呵呵哈哈哈。”

  夏凉心里一万草泥马在奔腾,低下头,戳轮椅的按钮,假装在调节座椅。

  红桃K的部分一遍通过,而接下来数十秒,空气中都回荡着或快进或慢速的夏凉的鬼畜之音。

  ……

  夏凉的视线转移到红桃K的鞋子上。

  “这双匡威的帆布鞋是我女朋友送我的。”红桃K解释说,“她喜欢看我穿。”

  “但是打比赛要穿赞助商的鞋子吧。”夏凉说,“上次看到,你很纠结。”

  红桃K说:“是啊,唉。”

  两个人聊着聊着,多了几分了解。

  “有些事情我知道不应该问太多。”红桃K接着话题,插入一句,“夜愿,你和小天王星的感情一定十分要好吧,是比兄弟还亲吗?”

    • 上一页
    • 12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