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身为队长,必须高冷[电竞]+番外 作者:芝芝猫猫(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58章 

  虞照寒不知道时渡为什么会有点乱。男生和男生交往又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他在网上偶尔看到也会尊重且祝福,从来不会多想。不过确实,小老板和老板娘是他在三次元中认识的第一对男男情侣,两人站在一起,养眼又般配。

  他和时渡站在一起的画面,是不是也这么养眼般配呢。

  时渡会乱,难道是歧视男生和男生谈恋爱?不太好吧,小老板是他们的金主哥哥,就算歧视出于礼貌也不能表现出来。

  虞照寒想找机会提醒时渡,但时渡又说现在先别和他说话,连入座的时候,时渡都没有坐在他旁边,而是在离他最远的斜对面坐了下来。

  齐献发现了异样,问:“以前弟弟不都是和队长一起坐的吗,今天是怎么了?”

  时渡乱归乱,在外人面前皇贵妃的气度仍然拿捏得很稳:“看你们平时没什么机会和队长坐,可怜你们,让让你们。”

  芝士大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芝士想陪伴在队长身边,不料晚了一步——江頔和石头分别坐在虞照寒左右,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羞涩腼腆。芝士退而求其次,抢到了队长对面的位置。

  时渡对面是李跃希和南叙,他晏然自若地看着这对小情侣。

  休学之前时渡在读高二,班上早恋的同学不少,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认识的小情侣大多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当着同学的面都能眉目传情,腻腻歪歪。时渡每次被秀恩爱,鸡皮疙瘩能掉一地。

  读书的时候,时渡就对谈恋爱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后来他打职业了,能接触到的大部分是同姓,更是从来没想过恋爱。

  而他现在看着小老板和老板娘坐在一起,两人之间的交谈举止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并不会给别人带来尴尬和困扰,仿佛他们只是一对关系好的学长学弟。

  可他们就是情侣,货真价实的情侣。

  脚踩木屐的服务生给李跃希递上菜单。李跃希翻都没翻,问:“你们这里有什么清淡的热食吗?”

  这家日料店主打海鲜刺身,清淡热食也有,但比较少。李跃希每样热食都点了一份,然后又给每个人点了一份价值3888的套餐。

  套餐里有海胆刺身,三文鱼籽,黑松露,河豚白子以及各种寿司和手卷。芝士日料吃得不多,很多东西都不认得。他夹起一块寿司,问他无所不知的队长:“队长,这上面的肉是什么肉呀?”

  虞照寒瞥了时渡一眼。

  他好想装逼,但时渡不让。为了小耳朵不掉,他必须忍着。

  虞照寒言简意赅:“喉黑。”

  芝士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什么黑?”

  “喉黑。”南叙道,“学名‘赤鯥’,这类鱼身体是红色的,喉咙是黑的。”

  芝士“哦哦”了两声,拍上了老板娘的马屁:“学长好懂啊!”

  虞照寒的装逼之心蠢蠢欲动。别的清冷美人都发话了,他再不装就要被比下去。就算他因此要被时渡叫老婆,他也认了。

  “喉黑口感独特,有白色金枪鱼的美称。”虞照寒一边说,一边用余光观察时渡的反应,“单说喉黑的刺身,脂质柔软丰富,粗品香气四溢,让人联想到涓涓细流;细品之下又能感觉到大海的神秘浩瀚。”

  南叙:“。”

  李跃希迟疑道:“啊这。”

  芝士马屁拍得更响:“队长果然是最懂的!”

  虞照寒很满意芝士的马屁。让他奇怪的是,时渡居然没什么反应。男生默默喝着味增汤,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我错觉吗?”齐献说,“我总觉得Timeless今天的话比以前要少?”

  时渡回过神:“我……”

  老谭打趣道:“孩子长大了,有心事了。”

  时渡一笑:“我有你大爷。”

  “时渡,”虞照寒沉声道,“注意礼貌。”

  时渡深深地看了眼虞照寒:“哦。”

  李跃希笑道:“我发现大家都好听队长的话啊。”

  时渡不置可否。他注意到南叙面前的刺身几乎没动过,问了句:“学长怎么不吃刺身?”

  南叙道:“胃不好,不能吃太多生冷食物。”

  时渡问:“那还来吃日料?”

  南叙说:“李跃希喜欢。”

  李跃希喜欢日料,南叙虽然不能吃太多,但因为喜欢李跃希所以愿意陪他吃。而李跃希也在第一时间帮男朋友叫了适合他的清淡热食。

  时渡心中一动,再次意识到这两个男生是情侣关系。

  一个男生,喜欢另一个男生……老板娘私下会叫小老板“老婆”么?

  时渡喝下一大口味增汤。

  打住,不能再想了。要想回去想,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得像个傻逼。

  吃完日料,小老板心血来氵朝说要回基地和他们一起开黑。他和南叙,加上一队的六个人刚好可以打4v4。

  虞照寒看到齐献活动着手腕,对他说:“你去休息,我让老谭找学院队的人替你。”

  “不用,小老板难得带老板娘来一次,别扫他们的兴,”齐献笑道,“而且我今天一共只练了两个小时,别担心。”

  训练室只有一队六个人的电脑,基地里多的是不用的电脑,但搬来搬去,又要组装也麻烦。虞照寒说:“我和Timeless的游戏本姓能尚可,我们回房间拿。”

  时渡心事重重地跟着虞照寒上楼。到了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虞照寒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对时渡说:“时渡,你叫吧。”

  时渡光是看着虞照寒的脸就心慌意乱。他强自镇定,问:“我叫什么?”

  “你不是说如果我装逼了,你就要叫我老婆吗?”虞照寒说,“我刚刚装逼了,你叫吧。”

  时渡:“……”

    • 上一页
    • 97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