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综名著同人)小蛇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此间芒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一朝穿越,薛青竟穿成了一条连爬都不会的小青蛇。

  初入修真的小蛇几次死里逃生,幸运收获了一个大妖当姐姐还有一个英俊的救命恩人。

  他感念恩人救命之心,成功化形之后想要报恩。

  可是一切都在发现自己穿进了从小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中全都幻灭了。

  他原来就是传说中的青蛇

  而那个救命恩人,即是日后要将他剿灭将白蛇镇压的法海。

  没能阻止姐姐追爱还被迫穿上女装的薛青开始做出努力规避剧情远离法海。

  然而…事与愿违。

  他不但没有避开法海,还多次被法海相救,因果难还。

  最后还是难逃命运,不仅把自己赔上了,还被法海狠狠欺压,

  只不过这是另一种“欺压”……

  -

  法海是灵隐寺的和尚。

  天生佛骨,众民供奉。

  明明口中颂着大善至道,可众生未曾入他眼。

  直到一条笨笨的小青蛇闯入了这双淡漠无情眼。

  他自小被教导,妖类阴毒,应尽数剿灭。

  灵隐寺高僧法海的一颗不动磐石心更被众人交口称赞。

  可青纱薄影,那人横着杏眼看向他,抖着声喊他时。

  他的心便乱了。

  *传说中法海是金山寺和尚,本文为剧情需要改成灵隐寺了

  私设多

  *无脑无逻辑小甜文

  *情节全为主角感情发展服务,剧情废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古典名著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青,法海 ┃ 配角: ┃ 其它:防盗比例80%,补足订阅率或清除缓存可见

  一句话简介:只不过钓到了个和尚

  立意: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希望

 

 

第1章 

  山野间,一条颜色几乎要和绿草融为一体的小青蛇艰难地滑动着。

  这条小蛇像是刚学会爬行似的,细长的一条身躯时不时绷直着停在那里,时不时扭动着快要打成一个死结。

  若是有人看到,必定会不自觉的为小蛇的这副样子着急。

  好累……

  薛青一边努力扭动着身体,一边在心中哭嚎。

  真是不懂,他一个人类,怎么会变成一条蛇!?

  薛青自幼父母早亡,和亲姐姐相依为命住在一起,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寒假的第二天,姐姐一早就出去上班了,而他早早的就完成了所有的寒假作业,从家中的书架上翻出一本书阅读打发时间。

  看到一半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山野里了。

  几乎以为自己受邀参加了《荒野求生》系列节目。

  并且最为神奇的是,薛青感受不到自己的手和脚。

  尝试动了一下后,他终于悲催的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条蛇!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当时他看的是什么书来着?

  貌似是,《白蛇传》?

  好吧,现在自己真的变成蛇了。

  望着眼前漫无边际的山野,薛青欲哭无泪。

  这都是什么事!?

  如果是一场梦多好啊……

  可是不断从身上传来的被草尖磨砺的疼痛提醒着他,这一切诡异而奇怪的事,都是真是发生的。

  他确实变成了一条蛇。

  那他人类的身体还活着吗?

  薛青自幼身体较同龄人弱,大小毛病不断。

  所以薛青第一想到的是,他的身体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也并不是无牵无挂,还有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不知道姐姐怎么样……

  如果他死了,姐姐得有多难过啊……

  薛青想着,小小的黑豆眼珠中泛起了水光淋淋的泪花花,前面还努力行动的青色蛇头委顿的垂了下来,又小又细的尾巴尖蜷成了一个伤心的小圈圈。

  在原地盘了一会后,薛青又重振旗鼓。

  不能那么沮丧!

  他能莫名其妙的穿成蛇,没准也能莫名其妙的再变成人呢。

  所以他要努力活到那一刻!

  不管怎么样,先活着再说。

  现在,先从努力学会蛇类的爬行开始。

  因为没有手,薛青只能在心中给自己握了个拳。

  然后,开始努力的……

  努力的在原地左右摆动起来。

  树梢上两只看了许久热闹的小麻雀,晶亮的小黑豆眼睛瞅着在树底下原地滑动的薛青,小脑袋歪了歪,便叽叽喳喳的相互叫了起来,似乎在热烈讨论着。

  “啾啾啾?”(这是条傻蛇?)

  “啾啾!”(估计是吧!)

  “啾啾啾啾——”(啾你看它那样——)

  而原地滑行了一会的薛青又垂下了头,小脑袋搭在自己的身躯上,粉红色的蛇信子往外吐着,一副已经累极了的模样。

  怎么他滑了这么久才前进了一点点啊!

  倒是刚蜕完皮的娇嫩身体被草地磨得浑身发疼。

  头顶的麻雀还在叽叽喳喳热火朝天的啾着,不知为何,薛青总听出了一股嘲笑的意味。

  此刻正值正午,太阳高高的挂着,热烈而又温暖的阳光洒下。

  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变成了如碎金般的光斑落下,点点落在纯青色的小蛇身上像给他增添了金色的斑。

  暖洋洋的。

  小蛇舒服的昂起脑袋,伸了个懒腰。

  然而这份闲适还没有过多久。

  “啾!——”树梢上的麻雀突然惊叫了一声。

  这副身体动物的本能让薛青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他警觉地昂起小脑袋,不自觉的吐着蛇信。

  微不可察的吐息声从身后传来,还带着腥臭的气味。

  薛青缓缓扭过脑袋,黑豆眼中全是紧绷的警惕。

  这下终于看清了来者的真实面目。

    • 上一页
    • 19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