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和直男大佬上恋综后他弯了 作者:金玉其内(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过气小童星凌霜降参加一档恋综,却发现嘉宾中只有他一个gay。当他准备一路佛系时,来了位颜值逆天的直男大佬。他对大佬一见钟情,奈何大佬是钢铁直男。

  意外的是,第一次约会大佬选他;第一次写心动信大佬选他;第一次共享浪漫晚餐大佬还是选他。大佬腰细腿长,禁欲自持,迷得凌霜降哐哐撞大墙。

  凌霜降疑惑:“为什么一直选我。”

  谢妄语气严肃且认真:“你是我的童年偶像。”

  ……

  节目播出,效果异常轰动。凌霜降和谢妄的CP大爆,全网在线嗑糖。但谢妄只把凌霜降当好兄弟。

  某天吃饭,谢妄见凌霜降对gay分析透彻,开玩笑问为什么。

  凌霜降淡淡道:“因为我是gay。”

  谢妄刀叉猛然掉落。

  ……

  从那天起谢妄刻意避嫌,疏远凌霜降,凌霜降坦然接受。不久,来了位新嘉宾,对凌霜降疯狂展开追求。眼瞧着两人即将约会,谢妄急切拉住凌霜降,咬牙切齿:“凌霜降,不许选他。”

  凌霜降慵懒笑着:“不用避嫌了?”

  谢妄语气认真:“我们的友情单纯,不用在意姓向。”

  ……

  恋综结束,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形影不离。谢妄却渐渐发现好兄弟不太对劲。

  舞会偶遇,凌霜降会主动邀请他跳舞。

  酒宴偶遇,凌霜降请他帮忙擦掉锁骨的酒渍。

  饭桌偶遇,凌霜降会撒娇求他抱自己回家。

  某次豪门交友派对,谢妄无聊从包厢出去,再次偶遇凌霜降。他开口:“凌霜降你不会喜欢我吧?我是直男”

  话还没说完,凌霜降身后走来一名优雅男士问道:“阿降,这位是?”

  凌霜降慵懒开口:“合作伙伴。”

  谢妄当即情绪失控:“合作伙伴有你家备用钥匙?合伙伙伴盖过你家床上四件套?就连你家浴室热水温度都是合作伙伴亲手调的!”

  ……

  最近谢妄怀疑自己弯了,因为他每天都在担心凌霜降跟其他野男人在一起。正巧家中长辈让他和少时订下的娃娃亲对象见面。他冰冷回绝:“退了吧。”

  弟弟自告奋勇:“我替哥哥去!”

  为感谢弟弟,谢妄下班特意买礼物送去弟弟大学,却在门口看见弟弟拉着相亲对象的手:“到了我家,我会好好对你。”

  谢妄正笑弟弟没出息,可娃娃亲对象回头时他骤然愣住,礼物掉了一地。

  凌霜降淡笑:“大哥,你好。”

  谢妄神色淡定,拨打120:“您好,心脏异常。”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霜降 谢妄

  一句话简介:清冷娇气美人vs直男醋精霸总

  立意:真诚面对本心

  作品简评:过气小童星凌霜降偶然间参加一档恋综,却发现嘉宾中只有他一个gay。他本打算一路咸鱼下去,却意外与一位姓格冷冽的大佬组成CP。大佬待他温柔贴心照顾有佳,看他的眼神甜的能拉丝,却称他们是最好的兄弟。终于有一天,他对大佬吐露心声:“当兄弟也行,但我是gay…”本文文风诙谐幽默,主角攻沙雕直男的姓格可爱又上头,与温柔清冷的主角受互动时张力满满,将细腻温柔的感情羁绊展现在读者面前。情节生动紧凑,让人捧腹大笑,值得一读。

 

 

第1章 恋综

  [欢迎来到南星卫视联合美天影业出品的恋爱综艺《恋爱的讯号》!一个月的恋爱游戏即将拉开序幕。海边别墅、荒岛探险、卡司阵容、绝妙风景等等应有尽有!明晚七点半,全网在线直播,我们不见不散!]

  伴随着浑厚的广告音,镜头缓缓前移,一幕幕美景呈现在观众视野。

  辽阔远大的海浪袭卷着沙滩。

  幽静的雨林小径、藤蔓缠绕的丛林、部落生存的遗迹、岩石海峡等原始美景令观众目酣神醉,身陷其境。

  《恋爱的讯号》作为南星卫视年度巨献,未播先火,一溜单身当红小花小生倾情加盟,节目组更是提前一天在全网造势,抢先各大直播平台登陆,让观众和粉丝们一睹节目录制现场真容。

  尽管还未开始直播,直播间在线人数已经突破200w,弹幕数量越滚越多。

  [节目组真是下血本了。除了参加的明星嘉宾,居然还请了影帝影后当观众现场聊天,这跟参与录制几乎没区别了。]

  [恋爱嘉宾需要单身,那几位重量级大咖除了沈影帝都成家了。]

  [期待我的小墙头参加综艺~不过我听说,这次阵容除了有明星,还有几位素人。]

  [恋综有素人参加老传统了。期待这季整体颜值高一点吧,否则真的磕不动。]

  “这就是阿降要参加的综艺?”

  苏州的古镇,古色古香,惬意舒适。刚下完雨的缘故,整座小镇蒙上一层水墨,房檐墨重,流水墨轻。

  林音辞拿着小梭穿梭于缂丝画中,温柔地等待凌霜降的回答。

  书桌上残留着水墨画的毛笔和墨,凌霜降正在收拾。他的背影清瘦如竹,宽松的衬衫白裤虽略显简单,但难掩出挑的气质。

  “对,就是那个综艺。”

  凌霜降抬起头桃花眼微微浅笑,眼角缀着一颗黑痣,清绝明艳。

  林音辞问他:“这次录制综艺结束后,阿降就直接去滨潭市的新经纪公司了吗?”

  凌霜降抱着宣纸:“还不太清楚,如果有时间,我回家一趟。”

  宣纸放在柜顶,凌霜降需要轻轻垫脚才可以够到。他身子薄,抬臂时白衬衫向上滑动,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腰身。

  裤腿朝上滑去,漂亮纤细的脚踝显露,阳光下皮肤细致如美瓷。

  闷热的天气,稍微动两下身上便出了一些细密的汗。凌霜降专注整理书柜,转眼的功夫,眼窝、唇瓣、眉梢、腰窝处的细汗悄然滑落,眼眶蒙上一层湿热的雾气。

  “你还记不记得你爷爷给你定下的娃娃亲?”林音辞挑着绣线,忽然打趣:“算着时间,那孩子大概28岁了。那天我听你奶奶提起这件事,说他们家族现在挺有名。”

    • 上一页
    • 13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