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和直男大佬上恋综后他弯了 作者:金玉其内(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章 你对我是爱情吗?

  [啊啊啊!这是真的谢总吗?]

  [谢凌is rio!好甜啊啊啊~]

  [黑子打脸吗?人家自己愿意的。]

  [谢总果然是博学多才, 小学到现在学过的成语都用上了吧!]

  [所以说,人家关系好着呢,非要颠倒黑白, 估计我降最近太火,挡了谁的路了。]

  [自从霜降火起来, 一波接一波的黑他,就连直播都不太太平。]

  网友“霜降是谢妄老婆”:谢总谢总!恶意爆料这个人太恶心了,颠倒黑白, 一定要把他抓住!

  谢妄回复:已经找到了, 随后我们会发表声明。

  网友“兄弟cp最甜”:谢总,你跟霜降现在有联系吗?会经常约出去玩吗?

  谢妄回复:嗯,我们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出去吃饭。

  网友“谢凌是我的神”:妄哥, 帮我们照顾好小霜降呦,他在滨潭无依无靠,肯定很孤独。

  谢妄回复:我会的,放心。

  网友“妄霜在一起”:总有一堆小人看不得别人好,人家俩关系好着呢, 没准啊两人穿一条裤。

  谢妄回复:虽然霜降想穿我的我不会拒绝,但我们没有。

  谢氏公关部正在拟声明,公关部总监看着微博实时动态,发出疑问:“谢总这是,要公开吗?”

  “公开?”其他员工问:“什么意思?谢总干什么了?”

  公关部总监缓缓道:“你们去看谢总,他正在回复网友们的评论。”

  旁人:“挺正常的啊。”

  公关部总监:“你们看他回复那些人的id…”

  所有人:“……需要问一下谢总吗?”

  公关部总监:“你们永远别想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谢氏恒泰官方微博:近日, 我集团董事长谢妄先生与他的挚友凌霜降先生因正常社交遭受恶意曲解攻击, 造成不可逆的恶劣影响和名誉损失。联合社会多方, 我们于今天上午九点收集到明确的证据, 确认造谣者的身份@陈樱女士,目前已经报警立案,后续情况会陆续公开,感谢大家的关注。

  此微博一出,惊动了半个内娱。

  虽说这种被污蔑泼脏水的事情,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但明确抓到造谣者并且公之于众,而对方还是个热度不低的明星这种事前所未见。

  [陈樱就是恋综时邀请谢总跳舞被拒绝的电影学院学生吧?]

  [怪不得啊,这是嫉妒心作祟?]

  [是呗,谢总没跟她跳,却跟霜降跳,觉得没面子吧。]

  [我说句公道话。陈樱那天邀请谢总跳舞,谢总以自己跳舞像猴子为理由拒绝,通过损自己形象的方式给足了陈樱面子,已经非常礼貌绅士。而陈樱没情商也就算了,居然还通过这种方式污蔑谢总和霜降?这人怎么这么恶毒啊!]

  [从她上恋综第一眼我就不喜欢她,虽然她长得很好看,温温柔柔,可我就是觉得假。]

  [嫉妒心太可怕了,陈樱也算毁了。以后娱乐圈谁还敢找她演戏呢?]

  [你们快去看!滨潭电影学院发微博了。]

  @滨潭电影学院官微:近日,针对我校大二年级表演系一班学生陈樱的相关行为和实名举报资料,我校已经成立专门调查小组开始着手调查。未来,我们将以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处理相关事宜,给广大师生和关注者一个交代!

  [开除吧,依我说。]

  [说个八卦。今天白天有人将举报信送去校长办公室,揭露了陈樱许多违反校规的行为,最后的处理结果很有可能是直接开除。]

  [不会有人不知道,电影学院的学生只有大三以后才可以出去接通告,大二之前必须留校修满学分吧?]

  [大二的话,向导员申请也是可以的,但学校贴吧有人算了算,从九月份开始,陈樱仅仅在学校上了半节课,还没签到。]

  [表演系一班的导员吗?他是什么样我不说,懂的都懂,反正已经被停职了。]

  [可惜了啊,这么漂亮的女生,好好学习表演,不走歪门邪道,不至于这样。]

  [一把好棋被自己玩烂了,能怪谁。]

  网络上,关于这场闹剧终于落幕。

  凌霜降拿着手机,在考虑要不要请谢妄吃个饭谢谢他。

  到达公司,他和李曼下车准备上表演课。李曼滔滔不绝地说着:“要我说,谢总真是个干净利落的姓子,一上午事情就摆平了。陈樱这个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不值得怜悯。”

  凌霜降:“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极端。明明能查到造谣者,自己没想过后果吗?”

  “有的人啊,嫉妒心一上来,理智什么的就都消失了。”李曼啧啧摇头,“不过你别以为真的很容易查到造谣者,也就你老公有这个能力,一般人怎么也得四五天才能抓到这个人。”

  说完这句话,李曼自己愣了一下。

  凌霜降扬着唇:“谁老公?”

  李曼捂着嘴:“啊?我有说什么吗?”

  凌霜降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来到表演厅,拿着提前准备的茶叶准备帮老师沏茶。

  这位老师是中戏的教授,已经年近七十,老人家一般都喜欢养生喝茶。

  李曼试探地跟着他:“我说霜降,你到底喜不喜欢谢总?我觉得他对你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还不在一起也不怕别人把他抢走。”

  凌霜降声音低沉:“不会。”

  李曼酸溜溜地啧了一下:“你们俩不会已经在一起了吧…我不是打听你的隐私,只是想嘱咐你,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及时伸手。”

  “嗯,我知道。”凌霜降烧好热水朝她笑了笑,“我一直在伸手,只是在等他。”

  李曼:“说得太文艺。老师来了,我去接他。”

  凌霜降:“我和你一起。”

  把陈教授接过来,两人进入紧张的训练时间。

  上课之前,陈教授先从诗歌、声乐、形体和表演等各个方面考察凌霜降的基础,发现意外地不错。

    • 上一页
    • 125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