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替身他超乖的 作者:知更鸟的发发

Ctrl+D 收藏本站

  小替身他超乖的作者:知更鸟的发发主角:姜晏,郁小雀。

  剧情风格:【真不是人衣冠禽兽渣攻×脑子不灵光软糯失忆受】双洁狗血破镜难圆你不像任何人,因为我爱你。【渣攻一见钟情而不自知】

  简介:【追妻火葬场开始啦!!】姜先生在金笼子里养了只小笨雀,小笨雀蠢唧唧的,乖乖软软,满心满眼都是他,就连睡觉都要勾着他的小指才睡得安稳。小鸟雀养的再金贵,也是只杂毛的鸟,到底是拿不出手,哪里比得上白月光一身矜贵。白月光偷了小金丝雀画了半年的作品参赛一举成名,一时风头无二。金丝雀被关在家里,整日对着窗外哭哭唧唧,水润的桃花眸子哭得快要瞎了。姜先生不耐烦极了,成名无非就是为了钱,老老实实在家为他洗衣做饭不好吗,非要出去现脸。他给他的钱还不够多吗,要死要活的不懂事,哪有白月光识大体。正巧金丝雀和白月光的肾配型成功,姜先生琢磨了下,毫不犹豫地要了金丝雀的肾。白月光没了肾源可是会没命的,而少了个肾金丝雀也能活着,大不了他以后对他好点。小笨雀可算聪明了一回,笨呼呼地抱着大肚子连夜跳窗跑了。“先生……我还不够乖吗?”无家可归的小雀缩在垃圾桶里,抱着溜圆的肚子抹着眼泪。姜先生寻到他的小雀儿时,平日见他就傻兮兮笑着的人早已没了气息,蜷在脏臭的垃圾桶里冻得僵硬,那双小手还紧紧护着肚子。他的小鸟儿带着崽崽永远留在了那个冬日的清晨……后来听说那手可遮天的姜先生疯了,逢人就问,你看见我的小雀了吗?他的头发软软的,笑起来很好看……我好像不小心把他弄丢了。先生,在你心里我是谁呀?

 

 

第1章 小雀会乖,先生别不要我

  暮色越发的浓了,慢慢地,连天边都黑沉沉的。

  郁小雀看了眼天色,擦了擦额头的汗,急匆匆地跑进更衣室换衣服。

  今天课上耽误了些时间,收拾完东西,眼看马上就要八点半了。

  他登时心底一个咯噔。

  他好不容易求的先生让他来上课,这过了门禁,怕是又要好一阵不能出门了。

  不听话,一向是男人的大忌。

  想起男人折腾他的手段花样百出,郁小雀腿脚发软,开柜子的手都在打颤。

  “小雀,怎么这么着急?”一同上甜点课的孟楠见他状态不对劲,温声询问道。

  郁小雀长得颇为艳丽,面如桃瓣,目若秋波,仿佛随时随地都在用那双含水眸子勾着人。

  乍一眼看便是个不安分的,瞧起来满肚子坏水,像只妖媚的狐狸精似的,眼波流转间顾盼生姿。

  可一起上了没多久的课,她就发现这只小狐狸精实则软乎得很,一口软绵的江南口音,戳一下怕不是都能流出糖心来。

  手比她一个女孩子都巧。

  白长着一副精明样,其实是个被娇养得不知世事的单纯小金雀。

  “要……要回家。”郁小雀小脸煞白,话都说不清楚,手忙脚乱地掏着柜子里衣服,“来不及了……”

  “你家里有门禁?”孟楠看他这副惊慌的样子猜测道。

  可能有钱人家规矩多,瞧着郁小雀的模样,她深以为是的点点头。

  若是她家有个这么精致的弟弟,也是要放在手心里的,恨不能时时看顾。

  “有的……”

  “别急,老师拖堂了也不是你的错,好好和家里人说说就好了。”孟楠见他真的怕的厉害,轻轻拍打郁小雀的后背,“他们会理解。”

  哪知郁小雀咬着下唇摇摇头,“他不会听我说的。”

  那个男人从来只看结果,他定下的规矩就是铁律,莫说是集团上下不敢越雷区一步,就连他这枕边颇得宠爱的小宠物,都不敢有一丝懈怠。

  孟楠终于感觉出古怪。

  正常人对宠爱自己的家人会怕成这副样子吗?

  还没待她细问,这时柜子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郁小雀一个激灵,颤着手不敢去接,急得直跺脚。

  大脑都没法思考。

  但就是连看一眼手机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郁小雀犹豫的功夫那铃声猝然停了,更衣室里静悄悄的,郁小雀站在原地,脑子都是麻的。

  完了完了,错上加错。

  郁小雀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眼眶通红,要哭不哭的。

  孟楠不由地开始好奇手机那头是谁了,一个电话就能把一贯安静腼腆的少年吓成这样,平时得是积威多重。

  铃声停了一下,又响了起来。

  郁小雀不敢再耽搁,双手捧起手机,颤巍巍地点了接听。

  孟楠不小心瞥见了来电人,似乎是先生?

  郁小雀小心地把手机放在耳边,微微弯下腰,小声叫了句,“先生。”

  仿佛是对着高不可攀的上位者似的,诚惶诚恐。

  “怎么不接电话?”男人那边渐渐从嘈杂变得安静了些。

  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像是冬日的暖阳般,清透明朗,又仿若山间的泉水泠泠落下。

  郁小雀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低声道:“对不起,先生,我没有听见。”

  他实在是脑子转不动了,扯了个这么一戳就破的谎。

  说完就后悔了。

  果然男人轻轻笑了两声,透过电话碰了下郁小雀的耳朵,有些发痒。

  “是耳朵不大好的问题吗?”男人像极了真心的询问。

  “不!不是!”郁小雀与男人朝夕相处三年,自是清楚男人言下之意。

  耳朵不好,那便是要好好治治耳朵了。

  “那是什么呢?”男人不紧不慢追问道,“难道小雀撒谎了吗?”

  郁小雀憋得脸都红了。

  “或者是小雀不乖,偷偷静音了?”男人话里听不出半点不虞,像是在话家常一般。

  郁小雀一颗心都高高悬了起来,抓着手机的手都在渗出细密的汗珠,“没有静音,有乖的。”

  男人曾严厉禁止过他手机静音。

  “哦。”男人笑了笑,一锤定音,“那就是撒谎了。”

    • 上一页
    • 15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