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相爱恨早 作者:半月半蕉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新经理竟是我的旧情人?

  冉宇桐迟到了,在新领导上任的第一天。

  趁着领导讲话,他偷摸溜到后排,屁股刚沾座椅,却被头一回见面的领导当众点名。

  领导人帅个高,风华正茂,用两片曾几何时他不知吻过多少次的薄唇轻问:“桐桐,是你吗?”

  裴书言(攻)x冉宇桐(受)

  平时沉默但是遇到受话就尤其多的攻&

  平时健谈但是遇到攻就说不出来话的受

  双帅哥,1v1,从头到尾只有彼此,双箭头又大又粗,本质是甜甜文

  本文又名:《破镜竹马二次天降》

  《和经理谈恋爱的两三事》

 

 

第1章 重逢

  六月雨季,一周有一半阴天。

  闹钟在床头嗡嗡作响,睡在上铺的人皱眉翻身,从被窝里探出一条白皙的小臂,毫无方向地胡乱摸索。

  昏暗的寝室终于亮起一束微光,电量满格的手机屏幕,显示着三条未读。

  雨天倦意足,棉被里的动静时有时无。手机亮了得有五分钟,重新响起的闹铃震得人掌心发麻。

  冉宇桐这才眯起双眼,与此同时,屏幕上方的8:59瞬间变成了9开头的整数。

  9:00?

  他一个激灵坐起身,扭头看向空调旁的挂钟,不幸,时针已经走过表盘的四分之三处。

  坏了,没听见闹铃。

  灵活的身影从上铺一跃而下,趿拉起拖鞋就往卫生间跑,一手挤牙膏一手看微信,三条消息都是赵琳琳发的。

  琳琳姐:小冉走哪了?肖助已经到了。

  琳琳姐:CFO也到了……

  琳琳姐:「语音通话对方已取消」

  冉宇桐潦草地抹了把脸,捡起地上还没来得及收的雨伞,边回消息边往外跑。

  冉宇桐:姐我睡过了,现在打车过去。

  周一上午,R.A建筑公司惯例周会。冉宇桐作为一名在校实习生,参加与否实际关系不大。但今天,空降到财务投资部的新经理将借此机会发表就职演说,赵琳琳特地嘱咐过冉宇桐早些来,以示对直属领导的热烈欢迎。

  节骨眼上,他却迟到了。

  冉宇桐一路狂奔,路过楼下便利店,还不忘带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他风驰电掣地冲进电梯,像一股清凉的风,停在12层的入口。

  他站在会议室门前偷听,CFO正在里头讲话,冉宇桐不敢轻举妄动,在原地心惊胆战地吃起包子。

  冉宇桐:姐我到了,瞅着机会就溜进去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会儿当面给新老大赔罪。

  他环顾四周,瞧着好像没人,又悄咪咪嘬了口豆浆。

  “怎么不进去吃?”工程技术部的沈经理端着咖啡走来。

  冉宇桐噎了一下,看到对方是沈攸宁,又放松道:“哥我迟到了,不敢进。”

  沈攸宁本来是出来冲咖啡,没想到捡了个小落汤鸡,他无奈地笑:“赶紧吃完,跟着我进。”

  冉宇桐主管工程部的报销,平时和沈攸宁打交道极多,对方人好,没架子,十分热心肠。

  他囫囵把剩下的包子塞进口中,猛吸几口豆浆往肠胃里顺,股着半边脸蛋,口齿不清道:“吃完了,哥真好,谢谢哥。”

  冉宇桐向来态度好又嘴甜,一口一个哥哥姐姐,把这群老员工们哄得服服帖帖。因此偶然犯个小错,大家都不计较,百密还终有一疏呢,年轻人嘛,下次记着就行了。

  不过冉宇桐觉着,自己这回问题挺大。新经理上任头一天,他没在门口恭迎就挺说不过去了,竟然还能迟到?这可是关健时候掉链子,只求一会儿领导别抬头,别看见他,更别记着他。

  沈攸宁坐倒数第二排,离门口不远,正是个摸鱼溜号的好位置。冉宇桐跟在对方身后,半弓着背,脚步踩得轻,假装自己是被顺进来的空气。

  CFO正在台上冠冕堂皇,冉宇桐有惊无险,顺利入座。

  “裴经理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金融系,曾在McKinsey总部担任企业管理顾问。年轻人的力量是崭新的、磅礴的、无尽的,相信有了裴经理的加入,R.A建筑可以踵事增华,再铸辉煌。”

  冉宇桐把雨伞横放在脚下,弹去指尖的水,摸出手机,又给赵琳琳发了条微信。

  冉宇桐:琳琳姐我进来了,在倒数第二排,散会了去找你。

  他下拨侧面的静音键,抽出一张纸巾,细细擦着指头。

  “下面,有请裴经理发表就职讲话。”

  自打进屋,冉宇桐就没怎么动过,只有几根手指不停股弄。从台上看不到他的小动作,他又把头埋得极低,若不是他发色乌黑显眼,大概能与身后的白墙合而为一。

  熟悉的姓氏冉宇桐耳尖一颤,他略微抬了下眼皮,发现正对着CFO地中海的头顶,便又收回了目光。

  “下面,有请裴经理发表就职讲话。”

  场上一片寂静,这位“裴经理”许久没有开口。不同寻常的沉默让会场流出窃窃私语,CFO只能重新cue过流程,紧接着的,却依旧是尴尬的停顿。

  坐在冉宇桐身旁的沈攸宁惯于在会场上摸鱼,这会儿都没忍住,抬头瞧了一眼。说来有些微妙,沈攸宁朝前的视线突然拐了个弯,莫名其妙地落在冉宇桐的身上。

  冉宇桐被他看得不明所以,沈攸宁又跟他使了个眼色,方向直指右侧演讲台。

  “你们经理,好像在看你。”沈攸宁没动唇,用不甚清晰的腹语,给冉宇桐传来信息。

  完蛋。

  迟到被抓包了?

  不会这么寸吧,这是什么火眼金睛?

  冉宇桐心里一抖,准备硬着头皮迎上新经理凌厉的目光。

  于此同时,会场四周的音响,同时响起一道低沉厚重的男音。

  “桐桐。”

  一针速冻剂猛推进静脉,听到这两个字后,冉宇桐僵在原位。

  听错了吧?

  撒癔症了?

  还是又做白日梦了?

  裴经理,裴经理,裴……不会的,世界上姓裴的那样多,不会是他的。

  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以前不也总是听错吗。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