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救火 作者:摘月太白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他被医生判定于四月死亡,见了你后,他撑到了六月。”

  鹿城早春,火烧角楼。

  项戎在烈火中救下晏清时,以为他要自寻短见。

  项戎:“要是真的不想活的话,就写个愿望清单,找个人陪你把愿望实现了再走。”

  晏清:“那找你可以吗?”

  项戎看着清单,上面的愿望有看大桥,看流星,看日出,看向日葵。

  “这么多?”

  晏清:“多写一点就可以多活一会儿了。”

  项戎:“那我偏偏不帮你实现,这样你就能一直活着了。”

  晏清离世后,项戎收拾遗物时才注意到,那张清单里还写有最后一个愿望。

  “项戎哥哥,雁山的向日葵开了,你要亲自去看一看,慎江大桥也修好了,你得亲自去走一走。

  我只能陪你到这儿了,但漂亮的花,清澈的水还在那里,你要向前看,向前走,愿你能好好活着。”

  “我扑灭过连天的烈火,横渡过高涨的洪流,我扛过伤患,抱过孩童,正因为我背负着救生的使命,我才总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可我救过那么多人,唯独救不了你,救不了我最想救的人。”

  PTSD消防员 × 骨癌晚期美术生

  短篇/be

  “项戎哥哥,你去救别人,我来救你。”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清,项戎 ┃ 配角:江策,温怡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去救别人,我来救你。

  立意:惜时

 

 

第1章 起火

  三月开春,鹿城下了一周的雨。

  五里街的小吃店纷纷招呼着客人,有些还支起了雨棚,来往的生意红火,没受到雨势影响,不少路人驻足停留,采买些点心后转身离去。

  项戎背着黑色双肩包,也挤在队伍里。

  他面前的摊位做的是桂花糕,这是鹿城的特色小吃,而五里街的最为正宗,他虽隔三差五来这里买晚饭,今天却是第一次碰上刚出炉的糕点。

  只可惜今天人多,项戎排了很久,轮到他时,桂花糕还剩最后三个。

  店老板拿起夹子:“就剩这些了,你要几个?”

  这糕点一口一个,根本不够吃,项戎想都没想,拿起手机扫着一旁的付款码:“全都要了。”

  话刚说完,江策从一旁走来,胳膊搭在项戎肩上,说:“老板,排了这么久,你这剩的也太少了,不再做一笼吗?后面还有那么多人呢。”

  “不做了,小雨下得没心情做,”老板抬头,看了看将沉的天,又对着后面的人喊,“收摊喽!想吃的明天再来吧!”

  项戎接过塑料袋子,系了个死结后走出店外。

  江策紧跟在身后,打趣一声:“你说说你,等了半天,就买了三个小点心,你再看看我买的,锡纸烫、关东煮、铁板烧,肯定够咱俩今晚大吃一顿了。”

  项戎不看他,自顾自地走着:“我这队人多,说明味道好。”

  “行,死鸭子嘴硬,等回去了我倒要看看有多好吃。”江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包烟,两指夹出一根,递了过去,“来一根?”

  项戎斜头,没有接:“平时火场里的浓烟没吸够吗?”

  这呛人的话像鱼刺卡在喉咙,江策本已经把烟叼在嘴里,打火机都掏了出来,硬是按不下去点火开关。

  项戎又补了句:“下雨天空气清新,还不多吸点氧。”

  江策白了他一眼,扫兴地塞回了烟盒:“好了好了别念叨了,我不抽就是了。”

  雨势不大,撑伞显得多余,水滴落在地上,溅射出转瞬即逝的银花,打湿了石缝里的青苔和行人的裤脚。

  江策拿的东西多,他瞥见项戎手里只提了糕点,又瞧了眼黑色书包,说:“戎哥,别耍帅了,双肩包你非只背在一个肩上,还不如让我把这些东西塞进去,怪沉的。”

  “就当锻炼了。”项戎回说。

  江策一愣,把手里的袋子都递到他面前,埋怨道:“你怎么不锻炼?”

  项戎默默接了过去:“我又不用训练。”

  听到这话,江策用手肘一顶项戎:“你真不回队了?”

  项戎平淡地“嗯”了一声。

  “也是,本来你就快要到期了,”江策说,“我还以为你会选择继续留在中队里,跟老李再续三年,这回你走了,队里就只剩我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咱俩这三年一起战斗了这么多回,少说也进过十几次火场,算是患难与共的亲兄弟了。”

  说着,他空空的手也没闲,拍了拍项戎的肩膀。

  项戎淡淡回了句:“矫情。”

  雨没有加大,可路上的伞却变多了,项戎两手提着饭菜,向消防站加速赶去,或许是常年体训的原因,即便走得快,他的姿势也又正又直。

  “真心话,不矫情,”江策指了指眼前的岔路口,“走走走,陪兄弟我绕点路,想跟你多待一会儿。”

  项戎斜过眼,早就摸透了他的心思:“你是想绕路去医院给你女朋友送晚饭吧。”

  “嘘!”江策小声道,“看破不说破。”

  五里街不远处,是一座临江而建的古代角楼,如今的角楼在鳞次栉比的大厦中显得格格不入,这里被当地政府加以文章,炒成了网红景点,不少旅客专门来这里打卡拍照,待发现名不副实后,没人愿意多停留一分钟。

  这种历史遗留下来的古楼大部分都是用木头所建,天一热甚至还有自燃的可能,消防队不喜欢这种房子,不过名迹是不能随便拆除的,因此他们也无计可施,只能尽可能做好防患。

  好在近些日都在下连绵小雨,很少会有火灾发生。

  项戎甚至都没集中注意力,匆匆赶路,马上就要临近角楼时,突然就听到了前面惊惧的高喊声。

    • 上一页
    • 78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