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腹黑老攻坏透了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

Ctrl+D 收藏本站

  腹黑老攻坏透了by蘑菇头叼炸天

  文案:

  主角:顾凉城、王谦。

  片段:“宝贝儿,我好想你,真的好想……”

  “想我干嘛?不是都说好分手了……”

  “想干你算不算很好的理由?”他赤裸裸的问,

  他哭得更厉害:“就这点破事,值得想吗?”

  男人揪住他下巴,任由他眼泪汹涌,目光灼烫的盯住他看,

  好久才重重吸气,“值得啊!”碧瞳中翻涌着亮晶晶的闪烁:“就这点破事,值得我想一辈子……”

  1V1双洁,腹黑坏透狼人攻X悲催炸毛受,甜虐交加,苏爽刺激,从校园迈入娱乐圈。

 

 

第1章 

  不喜欢一个人,却被迫要跟他在一起,是什么感觉?

  仅仅是蛋碎的感觉吗?

  不,简直活生生的爱情买卖:出卖我的爱,感觉要挂彩,最后失去贞CAO的我眼泪掉下来……

  夜幕已降,王谦放学许久了,却怀抱一块廉价的滑板儿,蹲在马路边抽烟,瞥眉凝望这满城灯火阑珊,思索这让人想把智商弄到地上摩擦出火花的题儿。

  烟头的红乎明乎隐,与那街霓虹辉映。轻雾模糊着年少俊姣的面部轮廓,他的眸光图添几分迷蒙,泛起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

  “哎!”

  他想学最崇拜的偶像蘑菇头叼炸天,叹气后还能吐出漂亮的烟圈,却被刺鼻的尼古丁呛到肺,呛得他一个劲儿咳嗽。

  本是不会抽烟的人,偏偏学什么人,抽什么烟。

  “哟呵!小宝贝,在想什么呢?”几个彩色头发的小青年叼着烟朝他走来,嘴角是不怀好意的笑!

  “小宝贝,我们观察你很久了呃!看样子你是学生吧?不会抽烟就别抽了吧!”蓝色头发抢掉他嘴里的烟,塞自己口中。

  王谦被几个人推攘着站起,抓紧滑板连连后退,想离开。

  紫头发一个闪身拦住他退路!

  黄毛伸手去挑他下巴,笑如黄鼠狼:“一个人吗?哥几个带你去玩啦!”

  他们迅速将王谦围在中间,手毫不客气地朝他身上探去。

  “小宝贝,你屁股很翘呃!看上去很娘呃,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该不会是女扮男装吧,让我们检查一下呀!”

  王谦眸色一暗,将滑板横在胸前:“无聊,我劝你们快点滚开!否则,”故意牵起唇角笑了下:“我就喊顾凉城了!”

  “喲,是个男的!不过没关系,哥几个男女通吃!不过,顾凉城是谁呀?”

  几个人嬉笑着,有人抢走他手上滑板,有人去拍他屁股,更有过分者,去扯他衣裤!

  王谦气极了,顾凉城是谁,顾凉城就是那个强迫他跟他在一起的混蛋!

  怒吼一声:“顾凉城!给爸爸现身!”

  这一吼气壮山河,如涛涛江水蹦涌至海,几个小混混愣是给吓懵了几秒,不过很快大笑:“哈哈哈,好二,这里鬼都没有一个,那有什么顾凉……”

  可他们还没笑完,耳畔突然传来一记魅邪欠欠的音儿:“不好意思各位,我叫顾凉城,刚才谁在叫我?”

  几个小青年面面相觑,纷纷扭头去看。

  烁烁霓虹笼罩着一男人。

  他生得颇为俊美,一双明眸程浅浅的蔚蓝,晶亮如琉璃,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无聊转动,双手插在短裤兜里,被路灯浑浊光线勾勒出迷人线条。

  “哇!来了个更俊的!”

  几个青年像是见到油滋滋的大肥羊,馋得快流口水,互使了会儿眼神:“一起弄回去玩!”

  顾凉城眸子亮了亮,掏出一只手,指了下王谦:“放开那个男孩!”

  黄毛瞬间笑了,一口吐掉烟:“你不会想说让你来吧?哈哈……哈……”

  可是他还没笑完,一道劲风携带大片影子划过,硬生生把一串连贯的哈,给切成分段。

  美逸男人就出现在他眼前,整张俊脸凑过来,晶蓝瞳仁泛起冷冽的光,“对呀,我就是这个意思。怎么,你有意见?”

  一股不属于人类强大危险的气息突袭而至,黄毛脊背刹时冒起恶寒,像是见了鬼,腿都吓得狂颤:“不,我……没,没。大,大哥,你慢,慢用……”

  顾凉城拉出口中棒棒糖,斜斜勾起唇边儿,笑得美如天神,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几个青年见识到他的速度,深知这种货色不好惹,顾不上王谦连滚带爬跑开!

  王谦趁乱猫腰捡起自个的滑板儿,想溜之大吉。

  却被顾凉城一只轻轻松松手提溜起。

  俊美容颜凑近惊慌失措的脸,男人音色瞬转,柔暖似温水:“宝贝儿,你放学又乱跑哦!”

  说话间,他发丝里却冒一对银灰色尖尖的狼耳朵,身上大花衬衫挂得很随意,隐隐可见绝色姓感胸线,美至近乎邪姓。

  王歉被他单手拧在空中,像只扑腾的小鸡仔,气得破口大骂:“放开我!顾凉城,你也是个混蛋,流氓土匪强盗头目,你跟他们没有区别!”

  顾凉城微微侧头,眉眼含星的睨他:“宝贝儿,你生气啦?我可是救了你呃,你不应该奖励我一个亲亲嘛?”

  旖旎深醇的音儿从男人薄美唇瓣中吐露,像是阳光下被揉碎的水波,能荡漾人的心扉。

  可对王谦来说,假象,这全他妈都是假象!

  这人的一颦一笑,一个勾指头的小动作,都让他毛骨悚然。

  面对那群臭流氓他没哭,面对班上同学老师的欺负他没哭,偏偏面对这个男人,他却想哭。

  死劲搓了下已然发红的眼眶,努力挤出笑:“奖励?我说我很生气你会怎样?放过我吗?”

  男人眸光忽地幽深,很认真的盯着那双泛起红漪的眼睛对视,良久才浅声道:“不可能!”

  “呵!”

    • 上一页
    • 16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