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手后他哭着求我回去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

Ctrl+D 收藏本站

  分手后他哭着求我回去

  作者:蘑菇头叼炸天

  简介:

  任霄琰最近一直夜不归宿,江辰奕忍受不了与他saygoodbye,然而分手后渣攻却说:没你的日子好难受,老婆我求你回来吧!黑腹渣攻X傲娇嘴欠受,强强,双洁,四角。甜虐共存,不加任何幻想题材,走现实路线,可能有部分内容属实,欢迎入坑。另外:《替嫁疯子》《渣男沦为受》已肥待宰

 

 

第1章 你当我什么?

  私人豪华别墅内,橘色灯光软如纱,萦绕着贵妃榻上半躺半倚的人蹁跹。

  醉醺醺的男人推开门,瞅见榻上之人衣襟微敞,两条雪白似玉的大长腿在浴袍下若隐若现,忍不住扑上去就啃吻。

  江辰奕受到惊扰,蓦然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看向男人:“霄琰,你,你干嘛……你,你又喝酒了?”

  任霄琰一八九标准无死角完美身型,又生了张刀削般如王的俊脸,唇角随便一弯,便会写出迷死人的弧度,可面对江辰奕时,他却再无任何笑颜。

  黑着脸一言不发,残暴的拧起人,也不管他有多害怕,直接扔至床上,不带任何感情地强压下去。

  床垫像是承受不住两个男人的重量,凹下去很深的坑,要塌似的猛烈晃动,床单亦起了不要不要的褶皱。

  没有任何前戏,疼痛像刀割破着肉,痛得江辰奕大叫:“任霄琰,你疯了?你发什么神经,你放开我!”

  任霄琰咬着牙依旧不说话,不顾挣扎到演变成哭喊求饶至晕死,晕死后又被疼痛刺激醒的人,只是更加用力,直到最后完全发泄……

  然后像往常一样,扔掉破碎不堪的江辰奕,去洗手间随便冲了个澡,穿好衣服抬腿就要走。

  江辰奕像条死狗一样拉起自己的身子,一把抓住男人整理袖口的手,“你,你又要走?”

  “嗯,有事。”

  男人淡漠的说了句,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

  江辰奕极力挤出一抹笑容:“今晚又不回来?”

  “说了有事了,还回来干什么?”明显不耐烦的语调,还摘掉软绵绵来拽他腕苍白的手。

  江辰奕想再次去抓住他,可男人已经冷漠转身。

  “可不可以不走啊?”

  床上的人无力喊了声,男人微微顿了下脚步,未答,却继续走。

  江辰奕吼了:“你他妈把我当什么?鸭吗?”

  男人背着他浅陌一笑,“也许。”说话间已行至门边。

  “那我们分手好了!”江辰奕发泄似的扔过去一只枕头。

  “随便。”

  很无所谓的两个字,淹没在男人摔门而去的声音里。

  江辰奕无力了手脚,将自己重重砸回床上。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他俩本是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却也在七八年之后,走向冰碎般的破裂。

  江辰奕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直到身上残留着他的余温殆尽,才轻飘飘的起身,草草洗了个澡,从厨房端出一只未开封系了粉色闪亮蝴蝶结的蛋糕盒。

  无力瘫在沙发上抽烟,一口接一口的抽。

  烟盒空去好几只,烟灰缸里全是堆积如山的烟头,每一个烟头都被他捏得皱巴巴歪斜扭曲,就像他们现在扭曲的生活,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狠狠掐灭手上的烟头,江辰奕抖抖最后一只烟盒,纵然空心。

  摸出手机睨了眼,若不是10086发来条余额不足的信息提醒,他还以为,自己压根没装电话卡。

  整只手机定格在背景图为两男人抱在一起亲密接吻的画面。

  七年前刚在一起时拍的照片,像潭彻底死去灌进沙的枯井,里面堆满厚厚腐烂的落叶,即使狂风暴雨,也积累不起半点水洼。

  连个烂泥坑都没有。

  唯一的波动,便是屏幕上下午11:59的时间,变为00:00。

  日期也翻了页。

  江辰奕笑了笑,有几许莫名的傻气:“江辰奕,你的27岁生日就算过完了。”

  虽然他没有给你说一句生日快乐,但好歹,你俩还是做了。

  分手加随便,算是很刺激的礼物吧?

  哈哈……

  想想这些年跟着任霄琰东奔西跑,朋友越来越少,家也回不去了,快30岁的人,连个单身狗都不如。

  终于还是决定给任霄琰发条信息,在输入栏里按了一长串字:任霄琰,你是不是厌倦了,如果你厌倦了,说一声,没关系,我走。对了,你的西装还在干洗店,发票在床头柜第三个抽屉,冰箱有我白天包好的饺子,你早上起床,自己煮一点吃,钟点工阿姨会在每个星期三下午过来打扫卫生,你记得把钥匙放在门口左边第二个花盆里……

  按着按着又删除。

  老子焦心这些干什么?任霄琰又不是傻子。

  离了我他又不会饿死。

  他会照顾好自己!

  一个字一个字的删,删到我走之后。

  最后索姓整段都删除了,改成:任霄琰,吧。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做作。

  真正的分手,从来都是走得悄无声息的。

  就像任霄琰没回来的那些夜晚,他会在半夜醒来时,好像突然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或许任霄琰,早就忘了自己的存在吧。

  想草草收拾几套衣服,才发现自己所有东西全是任霄琰买的,连袜子裤,都是任霄琰买的。

  恍然记起任霄琰说过的话:江辰奕,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吃我住我的用我的,还想像个女人一样管着我吗?搞笑,你又不会生孩子,又不会给老子延续香火。

  是呀,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除了靠姓,没有共同的家庭,没有婚姻的约束,没有能对孩子共同承担的责任,还能靠什么维持?

  最后连姓都厌倦了,本质终于浮出水面。

  错误的,终归是错误的。

  荒诞永远就是荒诞,纵使你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不过是笑话一场。

  那就这样吧!

  江辰奕连手机都没拿,钥匙放在家门口左边第二个花盆,只是抱走桌上的蛋糕盒,他不想让任霄琰看见这个蛋糕盒,不想让他有愧疚之心。

    • 上一页
    • 118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