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童话后遗症 作者:暮雀啾啾(上)(2)

Ctrl+D 收藏本站

  上星期组会结束,加班到半夜,顾兆兴点名几个女同事说要请大家去附近酒吧,酒水花销他买单。

  “看你们加班辛苦,放松放松。”顾兆兴西装革履人模狗样,话也说得冠冕堂皇,还在往上搭高架,“都来啊,谁不来就是不给我面子。”

  简直要把心怀不轨写在脸上。

  在场的人私下里交流眼神,有的嫌恶有的无奈,谁也不敢先开口。

  枪打出头鸟。

  “那就这么说好了。”顾兆兴眼睛笑成一道线,转身要走。

  离他最近的工位冷不丁传出道清软干净的声音:“不用了,主编。”

  顾兆兴脚步一顿,回头。众人目光跟着他齐刷刷地转向声源处。

  小姑娘从资料里抬起头,一张皙白瘦圆的巴掌脸,荔枝眼润黑剔透,衬得人甜净乖巧。说话语速却不紧不慢,甚至透出几分不容置喙的平静。

  “不用破费,主编。”像是怕顾兆兴听不清,岑稚又重复一遍,同时按亮手机屏幕朝向他,“已经十一点了,明早还要来公司。如果主编真想体恤员工,建议直接包车送我们回家。”

  话音一落。

  全场鸦雀无声。

  坐在岑稚对面的洪怡惊掉下巴,默默在桌下给她竖个大拇指。

  这还是她进A组两年以来,第一次有实习生敢跟顾兆兴当面杠。

  初生牛犊不怕虎。

  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勇。

  虽然大家心里很爽,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顾兆兴何曾这样被人打过脸,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

  大无畏的岑勇士次日就被针对了。

  顾兆兴本想从工作入手,但岑稚次次任务完成度极高,撰稿漂亮,出稿更迅速,每天准时准点打卡上下班,不划水不摸鱼,还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简直能被评选个年度最佳实习社畜奖,挑不出丁点儿毛病。

  像一枚刀枪不入的软钉子。

  顾兆兴这人吃不得任何亏,干脆从鸡毛蒜皮上找茬。昨天开会岑稚罕见地晚来一分钟,被他逮到机会批评得狗血喷头,一路上升到工作态度。

  洪怡本来担心实习生脸皮薄,会被骂哭,余光往会议桌角落瞟一眼。

  实习生坐姿端正,手也规规矩矩摆在桌上,跟课堂听讲似的,仰头注视着领导唾沫星子乱飞的脸。

  认错的表情无比诚恳。左眼写着“我错了”,右眼写着“你都对”。

  以假乱真敷衍大师。

  洪怡当时就觉得,这小姑娘可真他妈有意思。

  岑稚显然也回忆起昨天挨骂的场景,点点头,将会议记录再检查一遍。

  她时间观念很强,二十二年来没怎么迟到过。昨天临时接到电话耽误一分钟,不巧被顾兆兴逮个正着。

  非必要情况下,她不会允许任何人从她身上挑出差错。

  这是程家从小对她的要求。

  发完记录,还剩半个小时下班。岑稚难得开始摸鱼,又点进微博。

  热搜词条挂在榜上没下来,评论区纷纷猜测没辟谣就是锤实了。

  更何况有图有真相。

  照片上那块表岑稚再熟悉不过,去年程凇生日,她攒钱送的。

  欧米茄海马,和他表柜里那些动辄上千万的完全没法比较,但也花光岑稚一小半兼职积蓄。

  他很少戴,这次被她碰上。

  岑稚宁愿他扔角落积灰。

  对着电脑安静几秒,岑稚从充电格里拿出手机,点进微信。

  被置顶的人待在她信息最上方。

  日期显示最近聊天是四天前。

  她不开口。

  他很少主动联系她。

  反正最先忍不住的都是她。

  岑稚轻吸一口气,平静地准备返回,好友方子奈发来消息。

  奈奈:【岑哥岑哥!】

  奈奈:【我在黎安酒庄,你晚上要来玩儿吗?】

  岑稚计划着加个班把下午那篇新闻稿写了,正要拒绝。

  对面又弹来一张照片。

  墨尔本风的品酒会现场,铺着流苏绒布的方形长桌上,玻璃杯搭成小塔,杯中各色酒液晶莹剔透。

  岑稚在错落人影里一眼捕捉到照片角落,那里有两条搭起的腿。坐姿闲散,澄黑西裤往上收起一截,露出穿着黑袜子的脚踝,细瘦修长。

  屏幕上的指尖停顿两秒,岑稚将原来的话删掉,重新打字。

  茨恩岑:【嗯。】

  –

  岑稚下班简单收拾了一下,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连全妆都没化。

  酒庄在青城半山,出入要扫车牌,安保很严。出租车到山脚被拦住,要出示酒会邀请函,岑稚从车上下来,给方子奈发微信。

  这片净是些富二代销金寻乐的场所,东侧山道还有个赛车俱乐部。跑车轰鸣声阵阵传来,响彻半边天。

  七月中旬的汀宜暑意正浓,前些天才下过场雨,青城山脚空气格外清新,车扬起的热浪里都带着樟树叶香。天边火云如烧,卷起一趟绯红。

  岑稚拎着包耐心地等在路边,不多久眺见一辆火红小跑,从山道风似的冲下来,稳稳停在她跟前。

  方子奈左手搭上车窗,瘦白腕上叮铃叮咚地挂着串细银链,棕色方框墨镜推到头顶,冲她吹个打旋的口哨。

  “岑哥,上车。”

  岑稚惊讶:“又换车了?”

  “对啊。”方子奈笑嘻嘻地帮她开副驾车门,“我哥送的,帅吧?”

  岑稚坐上车,忍不住感叹:“你们有钱人集车怎么跟集邮似的。”

  “谁都有点爱好嘛。”方子奈发动车子,“我哥喜欢收唱片,程凇哥喜欢藏表,你就没个想要收集的东西?”

  经济实力与这群人犁着鸿沟的岑稚沉默片刻,反问:“收集表情包算吗?”

  方子奈:“……”

  跑车一路畅通无阻穿过大片葡萄园荫道,到酒庄正门。

  停车坪一溜豪车依次排开。

  黎安酒庄老板脾气古怪,藏酒和酿酒却是一绝,经常请人来品酒。

  从他这儿收到邀请函的大多是有钱又会玩儿的圈里人,也有小部分别有用心来谈生意拉投资的。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