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童话后遗症 作者:暮雀啾啾(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34章 深长巷

  一场电影看完, 岑稚还没从遍地横尸的画面和抵死缠绵的声音里缓过来。

  两人坐手扶电梯下楼,出商场时谢逢周转头瞧她,发现这姑娘双目无神, 一副精神受到双重创击的样子。

  手抵着玻璃推开门,谢逢周站在原地没动,目光扫过不远处的站牌,诶了声:“今天晚上等车的人好多。”

  岑稚心不在焉地跟着抬头,路灯白刷刷地亮着,公交站牌底下空荡荡。

  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

  也!没!有!

  身后的人突然紧紧拽住他的大衣, 谢逢周淡然高冷地单手抄着兜, 嘴角抿成直线,忍上几秒, 还是没忍住, 扑哧笑出声:“还真信啊你?”

  岑稚:“……”

  不动声色地深吸口气,岑稚松开手, 仰脸看他,神色认真:“信的。”

  她温温和和道,“小时候爷爷告诉我,狗能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

  “……”

  行吧。

  谢少爷摸摸鼻尖。

  被骂了。

  深秋十月末温差大,夜晚凉意攀升, 刚从暖气和煦的商场出来,就被迎面扑来的料峭寒风吹得一个激灵。

  岑稚将毛衣领拉高, 遮住下巴颏儿, 听见谢逢周道:“走吧,送你回去。”

  他们看电影的商场在金华路, 离四季海只有一个红绿灯的距离。

  岑稚不知道谢逢周的车停在哪儿, 但她知道, 他肯定和她不顺路。

  她把手机拿出来按亮屏幕,十点多了:“不用麻烦,这里离我家很近。”

  谢逢周闻言停下脚,低头看她一会儿,意味不明地抬眉:“你确定?”

  岑稚本来挺确定。

  他这样一问,她不由得回头望一眼十字路口,车水马龙,阳气很重。

  于是放心地把脸扭回来,对谢逢周点点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谢逢周没强求:“行。”

  他把一只手从兜里拿出来,漫不经心地朝她挥了下:“那拜拜。”

  岑稚应声再见,转身往反方向走。

  心理学上有一种现象,叫做白熊效应,通俗讲就是后抑制反弹效应。

  越控制自己不去想某件事。

  大脑越会被某件事占满。

  拐过红绿灯之后是条长巷,两边是高低错落的居民楼。也许是太晚,巷子里幽深寂静,爬藤植物层层叠叠挂满墙头,连风吹过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这条路岑稚平时走过很多次,哪一次也不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

  月亮被飘荡的云雾笼罩,路灯明晃晃地洒下,有种惨白的洗地感。

  岑稚手指紧紧捏住包带,硬着头皮快步上台阶,身后传来哗啦响动。

  电影场景一股脑全冒出来。

  她猛地转头。

  墙头跳下只三花猫,黄澄澄的眼珠和她对视一秒,昂首挺胸地走了。

  岑稚:“……”

  暗暗松口气,岑稚稳住砰砰直跳的不争气的小心脏,正要继续走。

  低垂的视线定格在地面上。

  一道影子被路灯拉长,浅浅地铺在青石地砖上,和她脚尖平齐。

  再往前延展。

  渐渐超过她的影子。

  影子的主人闲庭信步似的不紧不慢走到她身侧,和她并肩:“跟我说再见的时候不是挺豪横吗。”

  他微微歪下头,玩味地弯起唇角,“怎么一只猫就把你吓成那样?”

  这人居然一直跟在她后面,岑稚窘迫的同时,还有丝难言的安全感。

  每次丢脸都被谢逢周撞个正着,岑稚开始逞强:“谁说我被吓到了。”

  说完她还故作轻松地哼个小曲儿,大步往前甩开谢逢周。

  可惜谢少爷腿长,她跨两步他一步就能追上,慢悠悠地和她聊起天。

  “给你讲个故事吧,岑同学。”

  他一这样叫她,岑稚就觉得没好事,警惕地瞥他:“哪种?”

  谢逢周顿了下,笑起来:“不是鬼故事,一则很普通的寓言。”

  走得再快他也跟轻松跟上,岑稚放弃抵抗,和他并排:“哦,你讲。”

  不知名的秋虫在草堆里鸣叫,风卷枝叶簌簌响动。长巷深沉寂静,衬得谢逢周声音有种清澈懒散的磁姓。

  羽毛般轻柔扫着耳畔。

  岑稚听他娓娓道来:“从前有个渔夫,他下水打鱼时捉到只鸭子,于是拎回家想给久病床榻的母亲炖汤补身体,有个地方却怎么也炖不烂。”

  谢逢周转头问,“知道是哪儿吗?”

  这是谁家的寓言故事,岑稚老老实实地摇头:“哪儿?”

  “嘴。”谢逢周居高临下地睨她,轻嗤道,“因为死鸭子嘴硬。”

  岑稚:“…………”

  如果再听不出来,她这二十三年算白活了:“你在内涵我?”

  谢逢周抄着兜笑得散漫,朝她混不吝地挑眉:“这叫明讽,宝贝。”

  这人承认得理直气壮,岑稚反而被噎住,有点纳闷:“我惹到你了?”

  “没啊。”谢逢周快她两步走到前边,面向她,慢悠悠地倒退着往后走,“不觉得那只鸭子跟你很像吗?”

  “就比如今天晚上你不想看那部电影,你说没事我可以。刚才在街上你明明很想我送你回家,你也说不用我自己行。”谢逢周没给岑稚否认的机会,自顾自继续,“从咱俩认识开始,你就只会说,不用麻烦了谢逢周,谢谢你谢逢周,没关系的谢逢周。”

  “但其实呢?”

  路灯从墙头洒下,拢着年轻人高高瘦瘦的身形,他懒洋洋地耸一耸肩,“其实你也可以说,谢逢周我怕黑不喜欢看恐怖片,谢逢周你送我回家吧,谢逢周我能摸摸五折的耳朵吗。”

    • 上一页
    • 8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